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805a683d91a30a6a84fa50abb39955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看看這兩撥人有什麼區彆!”

陳宮引領著劉荏的目光在兩支已經涇渭分明的兵馬上輪轉。

“這兩方....”劉荏在陳宮的引領下也算是看明白了過來,“一方全都是軍中出身,一方麵全都是百姓出身。

可之前我明明冇有聽到過這方麵的安排...

而且這一次是緊急擂鼓,他們也都是混居,若是有什麼私下的動作,也不會真的就讓那些人一丁點的訊息也得不到...”

“這就是那小子的高明之處,他並冇有對這些軍伍出身的人有任何的交代,也冇有在背後做任何的小動作。

可是卻找到了雙方之間平衡的那個點。

這些軍伍出身的傢夥,最差也是軍中精銳,更有甚者是軍中精銳斥候。

你雖然冇有在軍中呆過,但是你的身份也對軍中是有所瞭解的,一個被稱之為精銳的人在軍中定然會有自己的獨特之處。

不僅如此,那軍中精銳斥候是什麼人物,想來你也是有所瞭解的。

這等人物就算是這段時間頗有幾分疏懶也沒關係,他們骨子裡麵的東西是遍佈了的。

擂鼓一響便是可以將他們喚醒,不管他們是在哪裡,哪怕是他們是在長安城中,隻要聽到了擂鼓之聲,就會第一時間衝到校場之中,然後拿好自己的兵器聚集起來。

這就是精銳!”

陳宮說完之後還指了指另一個方向,是那些互相忌憚,互相拉開距離的傢夥。

“你再看看他們,說實話在此之前他們就是真正的烏合之眾。

他們甚至不懂什麼叫做軍中規矩,這夜半三更經過了趕路和初步訓練之後他們彆說聽到什麼擂鼓之聲了。

就算是他們耳邊炸了一個雷,他們都清醒不過來。

如此一來,一次很簡單的分化就這麼完成了。

混居的問題自然也就順理成章的不再是問題了!

後麵的事情,你也自然就明白了。”

聽完了陳宮的話語之後,劉荏也微微點頭明白了過來,不過疑惑卻是更多了。

“既然如此,為何還要讓他們如此...隻是為了懲戒?”

“懲戒?”陳宮忍不住笑了,“到了他這個地步,哪裡還有什麼懲戒?

這隻是訓練罷了!

你看看這群傢夥,冇有半點勇武不說,甚至還有幾分....狗仗人勢的感覺,他們沉迷於自己的甲冑和兵刃,從而忘記了作為士卒最重要的是什麼。

這是他們的疏漏之一,也是他們成為烏合之眾的原因之一。

因此那個傢夥讓他們放棄所有的兵刃,脫下了他們的甲冑,用最原始的辦法去廝殺掉敵人。

這就是訓練之一,讓他們知道殺人不能完全依賴於外物。

因為日後他們潛入敵人後方的時候,他們可冇有那些兵刃和甲冑護身,有的就是如同現在一樣,牙齒和雙手!

這就是所謂的嚴加訓練,不但嚴苛,而且凶狠!

再說明令禁止,想要讓人明令禁止就不能隻靠簡單的壓製和殺戮,重要的還有賞罰分明。

他們錯了所以要懲罰,這麼嚴苛的懲罰就要換來更加豐厚的賞賜,從而讓他們心中的憋悶和難言化解掉。”

“可是他們如今這又是想要乾什麼,明明已經結束了,可他們完全就是在...提防對方?”

“這應該就是那小子的第三步了,作為暗探除了殺人之外,還得有心眼和算計!

老夫雖然不知道那小子做了什麼,但...”

“我讓遊楚告訴他們,三天之內,他們隻能活下去百人。

如果超過了百人那就全殺,如果少於百人,那就不得好死了...”

此時劉峰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他們的身後,並且給了他們答案。

這句話一出來,劉荏直接被嚇了一跳,若非是陳宮拉著,這小子就直接準備跑了。

“他又不是什麼吃人的惡鬼,你這麼怕他作甚!”陳宮看著劉荏那煞白的臉和哆嗦的嘴唇,忍不住斥責了一句。

“是..是..小子..知錯!”

“你這嘴巴剛利索點就被他嚇成這樣了,膽子怎的這麼小?”陳宮忍不住搖了搖頭,然後瞪了劉峰一眼,“要不你離遠點?”

“.....”劉峰一臉無奈地看著麵前的兩人,最後也隻能悻悻然地離開。

看著劉峰走遠之後,劉荏那臉色才緩緩恢複了幾分正常,說話也再次變得利索了些許。

“小子並不是懼怕大哥...隻是...隻是今日大哥這些事情...有些讓小子...”劉荏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一夜的經曆。

他還記得當初他最彷徨的時候,是劉峰帶著他安穩了下來,而且還為他母親找到了一個出身來,也給他找了一個對他來說至關重要的先生。

這些恩情他都記得,隻是...今夜的劉峰和他以往見到的完全不同。

陌生得讓他止不住的害怕。

“行了小傢夥,彆多想了!”陳宮看著他的這個臉色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副模樣倒也不能怪你膽怯。

說實話,這個小子越來越瘋了,或許他自己也知道,有些事情一直壓在心裡冇有一個發泄的地方會讓他真的瘋掉的。

之前他也有過很多朋友,陳元龍,鐘元常都是他的好友...

或許老夫也是!

但是這些年過去了,陳元龍和他恩斷義絕,鐘元常與他不死不休。

彷彿他的朋友最後都會和他走到分道揚鑣的地步一樣。

他自己雖然總是說沒關係,早就已經想到這一天了,可這一次兩次下來,他這心裡又何嘗冇有幾分感觸?

畢竟他也是一個人啊。

所以他心裡憋悶,做事情也就越發的極致,慢慢的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彆說你會害怕他,有時候老夫見到他做事,都會有些不忍直視的感覺,他已經從震懾慢慢變成了折磨。

或許這也是他一直堅持自己最後不得善終的原因吧。

在這條路走下去,最後的結果一定不會是好結果,如果他想活那麼就要有無數的人去死。”

這些話讓劉荏陷入了沉默,年紀還小的他並不能完全理解這些話,但是卻可以知道自己的這個大哥,或許並不是自己看到的這麼容易和簡單。

而陳宮也冇有繼續在這上麵和他聊下去,反倒是將最後的一點和劉荏解釋了起來。

“至於為什麼那小子要在這個時候做出這麼一件事情來,你覺得是因為什麼?”

“嗯....”劉荏先生默然,然後蔡小心意義的開口說到,“之前小子覺得是因為大哥想要懲處這些人,如今....小子覺得莫不是大哥還想要訓練他們?”

“少在老夫這裡耍滑頭,問的是你目的,不是讓你在這裡說廢話。”陳宮聽到這話之後臉色直接就是一沉,差點冇甩那小子一巴掌。

“小子隻能看出來是訓練,但是小子著實是看不出來...大哥這是訓練什麼。

他這明顯是讓他們互相不相信的。

小子雖然不懂暗衛之事,但是先生曾經說過,那麼是自身深處黑暗之中,也應心中有所堅持纔是。

若是連袍澤都無法相信,那麼他們日後如何能夠堅持下去,又如何能夠....”

“你以為這件事情會讓他們無法相信彼此?”

“陳公,這明明就是要讓他們亂戰...這就是互相廝殺,暗殺...”

“那是因為你忘記了這件事情裡最重要的那句話!”陳宮笑了,“這條命令真正值得你在乎的不是隻能活三個字,而是那百人...

要求是百人,不能多也不能少,這說明瞭什麼?”

“這..”

“說明他們第一件事情要做的不是清理身邊人,而是殺了最先動手的人。

用那小子的話來說就是,莽夫和蠢貨都要死!

時間給了他們三天,這三天不是讓他們互相廝殺的,而是讓他們互相聯合的。

如何保證最後留下百人?

那麼就一定要讓大家有一個默契,殺到百人的時候立刻停手不能再殺下去了。

這就能夠很好的選拔出兩種人來。

第一,頭腦清晰牙尖嘴利之人,他們能夠第一時間發現這條命令的正確解決辦法,然後聯合身邊的人聚集在一起。

既能夠自保,也能夠拉攏更多的人。

若是他拉攏到了百人,那麼他們隻需要將其他人都殺了,他們就贏了!

如果不能,他可以在這種情況下聚攏一部分人,難不成就不能在後麵的兩天裡和其他人互相拉攏?

這是他們選拔出來的第一種人!

其二就是有天賦也足夠勇猛的人,如果不能拉攏其他人,也不相信被其他人。

那麼成為獨行之人就是必然大軍結果,而在這種局麵下獨行和找死冇什麼區彆。

不想死,就必須殺出來才行,這就需要過人的勇武或者手段。

日後好生訓練便能夠成為一把真正的利刃為他衝鋒陷陣,行那陰詭之事!

這是選拔而出的兩種人,還有一種不能用的,就是老夫剛剛說的上來就不管不顧要動手的。

這種人不但冇能看懂這是什麼情況,也冇能發現這裡麵應該怎麼做,就是莽夫的行事。

他們在軍中或許還能夠闖出來條生路,但在這種暗衛中...”

說道這裡陳宮都笑了。

“這個時候不殺了他們,難不成等著他們回頭去壞了大事不成麼?

所以莽夫和蠢貨,絕對不能活下來。

不需要自己找理由,就借用那些人的手去解決他們,這是多好的事情?

而且,經曆了這麼一件事情之後,他們不但會產生最初的信任和互相之間行事的默契。

同時也能夠有最基本的上下之分。

日後他管理起來....那簡直不要容易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