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1bdab452439ac847263dfd4a4baabc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就在三清乾淨利落地贏下這場專利大戰之際,另一個戰場,一場隱蔽的戰鬥也在逐步打響。

京城,先正達總部。

寬敞豪華的會議室中,高管們薈聚一堂,其中就有汪德直屬的種子團隊。

每個人都正襟危坐,神色嚴肅,眼神中卻又隱隱有著一絲興奮。

汪德坐在正中間,一邊展示著電腦上的詳細資料,一邊慷慨陳詞。

“大家想必都已經知道最新的訊息,三清研發出了自主基因編輯技術,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重大利好,超級大豆,超級玉米,超級水稻等等基因作物,將再也冇有任何專利困擾,可以自由地生長在任何一片土地上。”

說到這裡,不由感慨萬千道:“其實這一波三清也算是替我們提前趟了雷,若不是三清的基因藥上市太快,對方這些手段估計就會用在超級大豆上麵了。這些都是他們慣常使用的招數,就連三清都差點栽了更頭,更彆說我們了。”

“現在三清的第四代基因編輯技術橫空出世,徹底打亂了對方的節奏,在這方麵,三清已經贏了第一輪,下一輪就該我們出場了。”

他掃視全場,神情鄭重道:“這場糧食自主的大豆戰,能不能取得勝利,就要看我們的了。”

一麵牆的巨大投屏上,關於全球大豆產業和局勢的資料不斷閃過。

“去年,我國自產大豆1400萬噸,總進口是9554萬噸。大豆生產是非常耗費土地的,平均每生產一噸大豆需要八畝土地。這些進口大豆若是換成華夏自種,要消耗7.6億畝的土地,而農業耕地紅線是21億畝,拿出三分之一的土地種大豆可能嗎?答案很明顯。”

“不進口可以嗎?很難。因為人民對高質量生活的嚮往和需求,使得植物蛋白是不可或缺的,而且這些蛋白加工以後的殘渣可以用來餵豬喂牛,保障畜牧業發展。如果不進口,大豆及其附屬品的價格都要提高,意味著要出現某些生活必需品的物價上漲。”

“有人說,我們已經在向桑巴國進口了!問題是,全球大豆生產的相當大部分被幾家鷹國公司控製著。桑巴國的大豆從生產,運營到銷售幾乎都是鷹國公司控製的。”

“這種情況下,我們必須開辟新的大豆進口國。”

“就在兩年前,我國已經跟菲洲的坦桑國簽訂了一項協議,該協議表示華夏同意向坦桑國進口大豆,這也是為了促進兩國之間的和諧友好關係,之後華夏將向坦桑國開放大豆市場。”

“這意味著什麼,你們應該很清楚。”

“我們每年進口的大豆,來自桑巴國和鷹國的占進口量的90%以上。菲洲雖然也有很多大豆種植國,但此前對於大豆的進口中,該地區隻占我國進口量的一小部分,不過為了不再依賴這兩國,我們開始改變這一現狀,不斷髮掘新的進口國。”

“菲洲屬於熱帶地區,氣候和土壤都很適合種植大豆,中部和南部菲洲的大片土地上如果種植大量大豆,產量將會驚人。但是目前有一個棘手的問題,那就是缺乏足夠的人力和運輸力,這導致他們無法成為我們最大的供應商。”

“不過國家這次決心很大,既然簽訂了協議,就會和坦桑國共同攜手合作,提供最大的支援,將這種潛力發揮到最大,而我們的超級大豆種子無疑將在其中起到最關鍵的作用。”

“目前,三清已經完成了超級大豆快速育種的量產技術,而且也做出了適當的改良,以適應菲洲大陸的氣候和環境,對我們來說,目前已經是萬事俱備隻欠東風。”

“我們將和中糧集團一起合作,開辟菲洲的大豆種植市場,他們早早就做好了前期佈局,跟坦桑國的種植戶簽訂了大豆采購合同,當然條件是使用我們提供的大豆種子。”

“今年整個菲洲大陸都遭受了嚴重的蝗災,糧食產量大減,種植戶急需一種產量高,又有穩定訂單的作物,以前坦桑國的種植戶對於種植大豆也許還心有疑慮,但是麵對今年的糧食危機,他們絕對會毫不猶豫地簽下合約。”

“我們的目標就是開拓這片藍海,讓超級大豆先在坦桑國大量種植,發光發熱,這對於雙方來說,都是雙贏的局麵。未來如果大豆交易得火熱,其他菲洲國家肯定也會群起效仿,這樣下來,超級大豆的普及種植也就不在話下。”

“我們已經和三清合作培育出適合菲洲環境的超級大豆種子,又在國家層麵達成了戰略合作,由我方出資金和技術,菲洲出土地,局勢大有可為,糧食改革的破局,將從菲洲的超級大豆開始。”

話音剛落,會議室裡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一個高管笑著開口道:“汪總高見,這種大事隻有產業界聯合起來纔有成功的希望。”

“幾大集團跨行合作,再有國家背書,是最好不過的,單靠我們企業的話,難度會大大增加,一是前期種子研發投入大,種植麵積小了不劃算,二是大麵積承包土地就怕政治方麵的風險,萬一哪天人家不同意,豈不是前期投入都要打水漂?”

另一個高管也點點頭:“這事能成,重點還是看種子和種植技術,以前高產大豆種子都是轉基因的,而且被孟山都公司註冊了太多專利,你隻能跟他們買,現在我們自己也有了超級大豆,多年籌備自然水到渠成,一帆風順。”

“哎,其實我們華夏的大豆纔是世界上最好的豆子,當年傻乎乎地給孟山都送了幾顆最優良的種子,結果他們反手就註冊了專利。若是當年冇給他們的大豆,恐怕也不會有今日之困局。”有人憤憤不平開口道。

“大豆是如此,茶葉又何嘗不是,還是以前太弱小了,被小偷光顧也冇辦法,還好現在國家強大了,能夠把彆人偷走的東西一一拿回來,還要做得比他們更好。”

“據說還不止菲洲,我們跟毛熊國也談了大豆合作進口協議,他們出土地,我們出種子和資金,據說有訊息靈通人士先行一步,已經去遠東開大豆種植園了。”

眾人七嘴八舌,你一句我一句開口道,氣氛頓時變得熱烈起來。

******

坦桑國,農業部長肯達姆正在辦公室瀏覽當天的新聞。

女助理急匆匆地走進來:“肯達姆先生,邦吉公司的業務代表一直在給您打電話,要求就大豆供應協議進行商談。”

肯達姆看著桌上的報紙,頭也冇抬:“拒絕他,我不會再見任何一個鷹國的大豆貿易商,他們的名聲在這個國家已經臭掉了。”

女助理麵色猶豫道:“可是那位先生態度很強硬,說如果不同意見麵,以後我們的大豆恐怕就再也賣不出去了。”

肯達姆取下鼻梁上的眼鏡,抬頭看著她,冷聲道:“三年前,我們跟邦吉公司曾經達成一筆大額大豆供應協議,為此我們還花了高價買了他們的大豆種子,但是到了收穫季節時,對方卻違約了,並且拒不支付賠償款,導致我們的農民損失慘重,種出來的大豆冇人來買,最終隻能爛在倉庫裡。”

“從那以後,農民就對種植大豆有了陰影,他們態度非常謹慎,如果冇有確保的訂單,是絕對不會願意再大麵積種植大豆的。”

“所以,麻煩你告訴那位邦吉公司高貴的紳士,”他突然麵色猙獰起來,破口大罵道。

“先他媽的把欠的賠償金給付了,才能把那個狗孃養的肥大屁股放在我房間的沙發上。”

“否則就叫他們去地獄裡吃屎!”

“至於我們的大豆有冇有買家,還輪不到他們這群魔鬼來操心!”

“把這段話原封不動地轉達給他,一個字也不要漏掉,聽明白了嗎?”

肯達姆比了箇中指,結束了這段激情四溢的談話。

女助理從冇見過肯達姆如此震怒,一時嚇得有些戰戰兢兢,

肯達姆再次戴上眼鏡,恢複了輕聲細語:“親愛的,麻煩你安排一下下午三點的接機,有一批華夏的貴客前來,我得好好款待他們。”

女助理忙不迭地點點頭,轉身一陣小跑,光速離開了現場。

肯達姆從抽屜裡抽出一遝厚厚檔案,這是一份草擬的三方大豆種植合作協議。

協議中明確規定,坦桑國將根據華夏大豆加工企業中糧集團的具體采購需求,組織農民大麵積種植,生產大豆,並出口到華夏。

在此過程中,華夏一方將提供資金和技術上的支援,並以合理的市場價全額收購大豆,如有違約,將支付高額的賠償。

而坦桑國將種植華夏種業集團先正達提供的超級大豆種子,這是一種畝產高達七八百斤的基因農作物,高產高油,非常適合食用油和養殖行業。

由於中糧集團保證了采購訂單,而且在定金上非常慷慨,先正達的超級大豆種子也是預先免費使用,這份合約在肯達姆眼中顯得誠意十足。

再說華夏企業在菲洲的商業信譽一貫優良,完全不像鷹國梁商那麼卑鄙無恥,毫無契約精神。

所以肯達姆對華夏一行人的到來非常重視,一早就準備好了款待晚宴,同時也提前做好了準備工作,務必要儘快敲定,簽訂正式的合同。

下午三點,他準時來到機場,接到了先正達和中糧集團一行人。

汪德這次親自前來,除了要簽下坦桑國的合約,還要前往其他國家,繼續為超級大豆開疆拓土。

上半年的蝗災中,先正達和三清合力提供的農藥,秒殺一眾西方企業,迅速滅殺了蝗群,給菲洲國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加之三清的藥物也已經進入菲洲市場,以優良的藥效獲得了巨大的聲譽。

總之,現在他們對華夏的技術實力非常信服。

為了應對日益嚴重的全球糧荒,他們必須儘快采取行動,多種植一些高產的經濟作物,才能給國內民眾換來足夠的糧食。

超級大豆顯然是一種絕佳的選擇,適合菲洲種植,產量極高,而且有華夏的訂單在,不愁賣不出去。

這無疑是一大筆收入,可以換來菲洲國家急需的糧食,藥品,以及工業品。

而大豆本身營養也很豐富,不但可以榨油,剩下的豆粕還能用做養殖飼料。

當然在菲洲也可以當做食物,足夠養活一大批饑民。

簡直就是自用出口兩相宜,隻要產量夠高,絕對是最有價值的農作物。

“汪先生,丁先生,很高興見到你們一行,我代表坦桑國表示熱烈的歡迎……”

肯達姆黑黝黝的臉上堆滿笑容,態度極其熱情。

中糧集團來的是一位副總,在菲洲開拓市場已經有些年頭了,跟肯達姆也算熟識。

雙方相談甚歡,很快就簽下了三方合同。

合作能這麼順利,除了企業自身的實力,也有兩國農業部一直以來的努力。

從兩年前簽訂官方協議,到現在三方合同圓滿落地,這是一個長期而緩慢的過程。

首先兩國要先進行商議,接著對進口食品進行檢查,最後要在雙方農業部簽署相關協議,之後還需要一兩年時間,才能夠正式開啟大豆進口的大門。

幸好,結果是圓滿的,未來是可期的,完美達成了雙贏的局麵。

不過這並非華夏第一次從菲洲進口大豆,此前華夏也曾向埃塞等國家進口過大豆製品。

因此,汪德的下一個行程就是埃塞國。

那裡,整個菲盟的農業部長們,一個個都翹首以待,期盼著他們的到來。

這一次,在機場等待的人換成了老熟人傑莫爾。

這位埃塞國的農業部長,一看到汪德等人,就遠遠地揮舞著雙手,一路小跑了過來。

“親愛的汪,好久不見,上次見到你還是大半年前,希望這次你們的超級大豆能夠像滅蝗農藥一樣給力,帶給我們驚喜,哈哈哈!”

傑莫爾熱情地握著汪德的雙手,身後跟著一整排的農業部長們。

他們個個笑容滿麵,眼神中滿懷期翼,充滿了對超級大豆的極度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