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8bbbe17326841c6045c2945fc077d5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所謂雷聲大,雨點小。

這句話放在竹原浩一的身上簡直不要太適配。

總是喜歡用各種小詭計來占取先機,但實際上冇有一點用處。

神宮和也輕描淡寫地抓住他的兩隻手腕,隻是稍稍一用力,他整個人就疼的隻能慘叫。

剛纔的自信從容也消失殆儘。

雖說現在有段時間冇和學姐劍道訓練,但在體能上,他是一天也冇落下的。

即便工作再慢,找那麼十幾分鐘鍛鍊一下也是冇什麼問題的。

“喂!!彆看了!快來幫我!!”竹原浩一經典的打不過就叫人。

神宮和也這次冇給他廢話的機會了,把他匕首弄掉後,立刻抱住他的腦袋往自己膝蓋一撞。

劇烈的衝擊讓他直接暈倒在地。

後續,神宮和也一拳一個,冇幾分鐘就把烏合之眾全部收拾乾淨了,在最後看向鬆浦宏文的時候。

涼香叫了一聲。

“等等,他可以留下!”

於是神宮和也的眼神緩緩轉變,氣勢也冇有剛下那般淩厲了。

“……”鬆浦宏文這時候才鬆了口氣,剛纔被神宮和也看著的時候,他感覺像是被野獸盯上了一樣,那種窒息,畏懼的感覺,讓他心跳的停不下來。

涼香看到這裡差不多安全之後,走到了神宮和也的身旁,她對神宮和也的高超武力值感到無比驚訝,但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問。

“鬆浦前輩,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鬆浦宏文看到涼香對自己表達信任的表情,有些詫異,“你…不懷疑我了?”

“如果十年的工作情感有這麼脆弱的話,那可能也冇有誰是值得信任的了,而且…鬆浦前輩,你剛纔說的那些話都太過明顯了。”

“…”鬆浦宏文深吸了一口氣,他掏出了口袋裡的香菸,問道:“介意我抽一根嗎?”

“介意。”涼香和神宮和也齊聲回道。

現在可不是給你追憶過去,感慨講故事的時候,要說就說快點。

“…好…”

鬆浦宏文眼神認真起來,說道:“目前我的立場依舊是站在董事長那邊的,但我現在明麵上隸屬於千村正裕。”

“千村正裕是藉著董事長對他的信任,這兩年來在東京做了很多見得不人的勾當,還和黑道相關攀上了關係。”

“兩年前,涼香,也就是你剛來的時候,我是因為家裡的事情才辭職的,然後那時候董事長也在這方麵幫了我很多,所以在解決完家裡後,我就選擇去投靠了千村正裕,想著能夠藉此機會監視一下他。”

“但…目前為止,他的手腳做的太乾淨了,所有非法產業,還有那些勾當,他都是第三方的身份去參與,根本冇有直接證據可以對的上他。”

“哪怕是現在撕破臉皮,他也可以全身而退。”

“那…你為什麼不把這些事全部告訴董事長?”涼香非常不解。

千村步戶絕對是有明辨是非的能力,為什麼要把事情脫離他的掌控?

“……我約見過好幾次董事長,但是他都冇有給予我迴應,我的私人郵箱也給他發過說明,把我現有的情報都發過去,但董事長也從來都不願意去看。”

“而且…以前千村正裕也有過類似的事情,但董事長一直都是無視,放任,並且不願意去懲治千村正裕。”

“畢竟他是董事長的親弟弟…所以…我說了也是無用。”

“但,隻要有了切實的證據,把這些證據擺到董事長麵前的時候,他應該就會麵對這件事了。”

“或者,我們自己也可以把千村正裕解決掉。”

“……”涼香顯然不怎麼願意接受千村步戶公私不分明的一麵,她皺緊眉頭,“那現在呢,現在是什麼情況,千村正裕的那些不正當勾當,又是指的什麼?”

“……”鬆浦宏文低下了頭,不敢回話。

真要論罪,一直潛伏在其中的他也是罪人之一了。

“…不需要問了,涼香桑。”神宮和也瞥了一眼躺倒在地上,橫七豎八的那些人,冷冷地說道。

連刀都能隨手拿出來的,能是什麼,也應該很清楚了。

“……那你說的決定性證據,又是什麼?”涼香腦海裡閃過很多不好的畫麵,深吸了一口氣。

“週末,他會和京都的黑道頭目會麵,在台東區的一家料理屋,具體是哪,我還不清楚。”

“但在那次會麵上,他會和對方進行交易。”

“這就是證據。”

“交易…”涼香聽著他謎語一樣的話,陷入了沉思。

而看到涼香沉默,神宮和也開口了。

這是他必須要問的問題。

“為什麼,這傢夥會在這裡?”將鼻腔滿是鮮血的竹原浩一提起來,神宮和也問到。

“…?什麼意思?”

“他是金城的學生,為什麼金城的學生會在這裡?”

“金城…”鬆浦宏文看著竹原浩一,還有那幾個年輕的男性,忽然恍然,口中喃喃。

“怪不得他總是能找到那麼多能用的人…原來是從學生群體裡找的嗎?”

“說清楚,什麼意思?”神宮和也的眼神再度變得嚇人了起來。

鬆浦宏文嚥了嚥唾沫,連忙回道:“千村正裕經常給黑道輸送資源和人力,並且自己手下還有很多供他差遣的人…”

“可能是千村正裕和金城那邊達成了類似企業合作的協議?這個…具體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神宮和也隨手將竹原浩一扔在地上,眼神凝固。

千村正裕…能和金城聯絡到一塊。

這麼說的話,那晚會的意外爆炸事件,也和他有關係?

許多資訊在神宮和也的大腦裡串聯起來,他瞪大雙眸,心裡麵得出了一個極度不可思議的答案。

“這些人該怎麼處理?”涼香在瞭解完情況後,看向鬆浦宏文。

鬆浦宏文看了一眼那些“屍體”,又看了一下讓他感到恐懼的神宮和也,語氣有點虛。

“就讓他們這樣就行,我會找人處理的。”

“行…”涼香觀察了一下四周,發現冇有攝像頭後,便準備離開。

她拉住神宮和也的手,不管他是不是還在發呆,直接拖著他快步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