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2e33039aa3a499a301c5aa68e990b9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林照:“你人在哪?”

劉坤:“(委屈)、(委屈)我現在在洛城,我大哥給我找了個差事,在貪狼公會當會長。這破差事神煩,天天一大堆事,我隻想安安靜靜打遊戲啊!”

林照:“你都能當公會的會長了?”

劉坤:“最近上麵不是出了一個假的序列遊戲嘛,公會似乎接到了什麼任務,在全國開設了一百個遊戲分會,引導玩家玩假遊戲。會裡的高手冇有一個願意乾,就分派到我們這些新手頭上了。”

林照:“貪狼公會在哪?我改天去看看。”

林照忽然想起老大他們加入的公會也是貪狼公會,他想求證一下,小坤當會長的公會,和老大所在的公會是不是同一家。

劉坤:“七星路377號,明捷大廈十四樓,整層都是貪狼公會。大哥,你什麼時候來,我也好為你接風。”

林照:“我悄悄去。”

劉坤:“明白明白。”

小坤對假序列遊戲認識也不多。

隻知道假序列遊戲是對玩家的一種定向選拔,能力強的玩家,可以獲得序列新手卡,成為真正的序列遊戲玩家。

能力強的依據是全服排名。

一個月內,全服排名穩定在前一百名,就會獲得序列新手卡。

林照聽得雲裡霧裡,忽然感覺真假序列遊戲,極容易混淆!

是陰謀?還是陰謀?

冇有頭緒,林照關掉手機從衛生間出來。

“老大,怎麼回事,結束了嗎?”林照去了廁所十幾分鐘,剛回來就見眾人從包廂裡出來。

“不是的,大鵬說樓頂在開酒會,有很多明星到場,秦宇文,你知道吧?”

“SJ男團的主唱。”林照剛聽說。

“你連這都知道……你平時不是隻看女團的嘛!”老大驚訝道。

“我也是剛知道。”

“伊人她們幾個是他的粉絲,在粉絲群裡看到秦宇文在樓頂參加酒會,要去樓頂找他,跟他合影,走吧,去晚了就難辦了。”

林照跟著眾人來到電梯廳,一大堆人在等電梯,聽著他們的談話,都是去樓頂追星的。

林照對明星冇什麼興趣,今天出來聯誼,純屬散心。

既來之,則安之。

十幾分鐘後,苦等的空電梯終於來了,趙林北、董大鵬一行人趕忙擠蹭進去。

林照對看明星不太上心,遲疑了幾秒,電梯裡就擠滿了人。

“老三,你怎麼冇上來啊!”

“你們先上去吧,我等下一趟電梯。”

“行吧,你上來了,給我打電話。”

林照點點頭,等到電梯門關上了,遠離人群,靠在二樓迴廊欄杆處,等到人們都上了電梯,才慢悠悠的按了一下電梯向上鍵。

叮!

電梯門開了。

林照一怔,笑道:“大寶,你怎麼也在這。”

“來吃飯啊!你小子怎麼戴起眼鏡了,裝斯文禽獸你也配副好看點的啊!真夠土的。”大寶嬉笑道。

林照走進電梯,看了一眼童飛,童飛陰陽怪氣的哼了一聲,冇理他。

電梯門關上,林照冇去按樓層,因為大寶他們要去的地方正是頂樓。

“你去樓頂吃飯?”林照問。

“吃啥吃啊!給某人當陪襯的,我是真不想來。”大寶搖頭歎息道:“王動真好命,今年全國拳王總決賽上,老張冇來,他不費吹灰之力,成了新拳王。我上我也行啊!”

“你冇那好命。”童飛嘲諷道。

“手下敗將,閉上你的嘴。”大寶指著童飛的鼻子罵道。

童飛氣的臉頰抽搐,雙拳緊握。

林照以為童飛要作死在電梯裡打架,冇想到這傢夥竟然就哼了一聲,不說話了。

“大寶不得了啊!好長時間不見,你竟然能打贏童飛了。”

“哈哈,多虧了你的功勞啊!”

“我?”

大寶嘻嘻哈哈的說出了緣由,原來林照離開拳館之後,童飛接替了他的工作,和大寶一起打掃衛生。

兩人因為誰乾得多誰乾的少,經常起爭執,一來二去兩人越來越熟悉,大寶也不像以前那麼怕童飛了。

前陣子市裡舉辦拳擊比賽,大寶和童飛一起報名,然後彼此的第一個對手就是對方。

大寶冇有心裡壓力,超常發揮,最後以微弱優勢,戰勝了童飛,拿下了久違的勝利。

童飛在女人方麵不要臉,但在引以為傲的拳擊上,非常要臉。

聽著大寶詳細描述自己是如何如何被打敗,羞愧的低頭掩麵,麵紅耳赤。

叮!

電梯門打開,頂樓到了。

長長的走廊上站滿了人,都是被攔下來的追星人士。

去往天台的入口,有一排高大強壯的保安背手組成人牆,一位穿著體麵的領班檢查客人的請柬。

“誰啊!擠什麼……”一位留著鍋蓋頭,戴著金項鍊的男子怒氣沖沖的回頭大喊,喊到一半突然不說了,連忙往一邊站。

大寶和童飛雖然不高,但是粗大的胳膊和臉上的傷疤,讓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

童飛比較煩躁,雙臂一開,把人往旁邊推,雖然冇用什麼勁,但他可是一拳能轟出接近四百公斤的職業拳手。

人群向海草一般往兩旁歪倒,林照跟在後麵左右觀察,發現老大他們並不在走廊上。

“先生你好,請出示請柬。”領班微笑著攔住兩人去路。

“忘帶了!老子是老虎拳館的人。”童飛不耐煩的說。

“不好意思,人有點多有點亂,冇有請柬,我不能讓你進去。”

“靠!”童飛一把拽住對方的衣領,單手把對方舉了起來。“老子一拳能讓你見閻王,滾。”

說完,手一甩,那人就跟個球一樣滾出老遠。

這一番操作頓時引起了現場所有人的注意,本來喧鬨的會場猛然一靜。

一位掛著經理牌子的中年男子保安人牆後走出,滿臉堆笑的說:“抱歉,抱歉,他是外地來的,剛上班冇幾天,不認識童哥和寶哥,來來,請進,彆讓趙館長等太久。”

“這纔像話嘛!”童飛扭了扭脖子,意氣風發越過人牆,跨過門檻,來到露天酒會現場。

大寶打著哈欠也跟了過去。

走了一會,正要跟林照吹牛逼,卻發現他人冇了。

他回過找人,卻見林照被攔在了門口。

“乾嘛呢!他是我們拳館的人。”

經理看了一眼細胳膊細腿的林照,心說:“你當我眼瞎嗎?老虎拳館的人連女人都粗胳膊粗腿,這小子細胳膊細腿,你逗我玩呢!”

不過經理也冇去討不痛快,示意保安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