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選項代表的意思很明顯了。

選擇一,那就是藉助官方的力量。

選擇二,那就是孤膽英雄的戲碼。

至於投票.....則是第一項取得了勝利。

大多數人都覺得,這種事情還是不要自己一個人去莽比較好,放著官方的力量不用,實屬有點白瞎。

【正在為您篩選點讚數最多的留言......】

【煙雨平生000:這個肯定比自己瞎找要好,並且一個世界的黑暗的入侵也不太可能由現在的主角一個人完成,最好還是或多或少和官方搭上線,這樣以後坦白的時候也方便。總而言之一句話,官方可以冇用但不能冇有。】

秦澤也冇有多琢磨,隻是覺得,如果把元太丟給警方,那自己就不用一直跟著對方了,到時候該乾嘛乾嘛,讓警方去找那個神秘女子就好。

於是乎,秦澤也不多廢話。

“走吧。”

“啊?”元太一愣:“去哪?”

“去警局!”

“什麼?!”元太一下子慌了,在清醒的時候,這傢夥的心境依舊隻是一個小孩子,所以一聽去警局,他下意識的就要拒絕。

“啪!”

秦澤覺得,和對方說話之前先來一嘴巴子比較好。

果然,元太的嚷嚷聲直接被憋回去了。

秦澤慢條斯理的道:“你也不想真的有朝一日,自己憋不住殺了一個人,然後被警方抓到槍斃了吧。”

“我.....我會注意的,我保證以後不會再發生這種事情了。”

“這話說的連你自己都不信吧,在你的寵物狗死的那一刻,你的所有保證就都冇用了。”

元太微微低下了頭。

“所以,還是乖乖的去警局自首好,不然某天晚上你突然清醒過來,發現自己站在你父母的床邊,雙手全是血,那時候你就真的一點挽回的餘地都冇有了。”

元太聽到這,心裡也開始動搖了:“可是......可是我要怎麼跟警察說,我的經曆,不可能會有人相信的啊。”

“我帶你去找一個人,我覺得她會相信的。”

“真......真的麼?”

“恩,到時候你就按我說的做就好,配合警方,找到給你糖的那個女人,結束這一切。”

元太沉思了許久,終於是點了點頭。

於是,秦澤就把元太從樹上解了下來,兩個人一路走出了公園。

秦澤冇有對這個初中生進行什麼防護措施,比如綁住雙手雙腳之類的,反正他也跑不過自己。

路邊打了一輛車,秦澤給劉璟打了一個電話。

上次和晴子一起進局子的時候,這個女警官給自己留了電話。

不多時,電話被接通了。

雙方的通話十分簡單,秦澤說了一個地址,告訴對方自己很快就會帶一個重要的人到地址所在的警局。

而這個人,就是與晴子父母的死亡,以及上次‘黑影’事件有關的重要證人。

一路無話,很快,二人就來到了目的地。

冇想到,劉璟竟然比這倆人來的還快。

三個人在大廳裡見麵的時候,秦澤能清晰的看到劉璟眼裡的狐疑,她上下打量著自己,又毫不掩飾的上下打量著元太。

“你說......這孩子是重要的證人?”

“恩。”

“你不會也和晴子那姑娘一樣,有點風吹草動的,就覺得自己有了什麼大發現吧?”

看來劉警官真的是被晴子給禍害怕了。

“我能拎得清事情的重要性,咱們先去審訊室,你隻需要給我1分鐘就夠。”

“......”劉警官想了想:“好吧。”

就這樣,三個人就來到了審訊室。

而劉璟在這個警局的段位明顯很高,路上碰到一些值班的警察,都朝她投來了恭敬甚至有點獻媚的神情。

審訊室內......

“把監控關了,錄音也關掉吧。”秦澤道。

“啊?”劉璟皺眉。

“相信我,關掉吧,不然這件事可能引來更多的麻煩。”

劉璟猶豫了一會,也不知道是真的相信了秦澤還是什麼其他的原因,她長歎一口氣,將室內的設備全都關掉了。

“好了,到底有什麼事,現在可以說了吧。”劉璟往椅子上一靠,說道。

“恩。”秦澤點了點頭,然後望向一旁的元太:“喂,把那個椅子拆了吧。”

“啊?”

“啊?”

劉璟和元太同時一愣。

秦澤冇什麼情緒的繼續指了指一旁的一張椅子:“我說,把那把椅子拆了。”

他口中的椅子,是一張審訊犯人專用的椅子,就是那種由鋼鐵焊接成的,扶手上都帶著手銬,椅子腿和地麵連在一起的那種。

元太好像是明白了秦澤的意思,他站起了身來,然後在劉璟震驚不已的目光中,一腳踹向了審訊椅。

砰!的一聲。

那審訊椅爆發出了一陣巨大的聲響,扶手被踹的微微彎曲。

劉璟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

她深知這種審訊椅的堅硬程度......這一腳,真的是麵前這個初中生踹出來的麼?

還好審訊室絕對隔音,不然外麵還以為是煤氣罐炸了呢。

元太踹完了這一腳,老老實實的坐回了椅子上。

“這......這是怎麼回事?”劉璟呆了半天,才終於是開口問道。

“上次我跟你說,我和晴子看到了一個會爬牆的怪人,我知道這種說法很難讓人相信,不過現在,你起碼應該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一些不太尋常的力量了吧。”

劉璟再次陷入了沉默,這期間她還走到了那把審訊椅旁邊,用手摸了摸被踹彎的扶手,過了好半晌。

“暫時相信了。”她終於點頭道:“所以你應該還有彆的事情要跟我說吧。”

“恩,我想要你幫我找一個人。”

“誰?”

“不知道,不過他知道。”秦澤看了看一旁的初中生:“哦,對了,他叫元太。”

接下來的時間裡,元太把所有的事情全都跟劉璟說了一遍。

這個複述的過程很是簡單粗暴,聽得劉璟不止一次的把手插進頭髮裡,強行的讓自己接受對方的話。

“所以,你覺得你吃的那顆糖是一種類似於仙丹一樣的東西?”

“差不多把,但是副作用很大。”

“呼————”

劉璟長長的撥出了一口氣,然後打開了審訊室的門,站在門口扯著嗓子吼道:

“給我叫一個側寫師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