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可怕的事情?”秦澤終於是眯起了眼睛。

元太點了點頭:“恩......事情是半個月前開始發生的,那時候班上曾經欺負我的那幾個學生已經完全的不敢再動我了,而且在年級之間也開始有關於我的傳言,大概就是說,我可能是偷偷找世外高人練習了功夫之類的,總之就是把我說的很玄乎。

我很喜歡這種傳言,也很享受人們遠遠看著我的那種驚訝,畏懼的表情。

那天我在放學的路上走著,一個初一的學弟撞到了我......你知道的,那種程度我是根本不可能感覺到疼的,但是也不知道怎麼著,我卻極其的憤怒。

一伸手.....我把對方掀飛出老遠,那個學弟撞到了花壇的邊緣,受了傷,頭流血了......事後我被叫了家長,受到了批評。

可是.....可是我當時真的不是想要動手的,或者說......”

到這裡,元太組織了好一會兒語言:

“或者說,那時候動手的,不是我.....”

“不是你?”秦澤眉頭皺的更深了。

“恩,那好像不是我,就是有另一個人,或者什麼東西在我的身體裡,那傢夥控製著我的情緒,讓我憤怒,讓我對撞到我的人大打出手......

不過那時候我還冇有注意到這一點,依舊沉浸在壓抑爆發後的快感之中。

直到三天後的一個夜裡,我醒來了。

然後......我發現我站在家裡的後院,穿著睡衣,而我的手上......拎著‘豆漿’。”

“啊?”聽到這,秦澤也不得不插了個嘴:“豆漿?那隻狗還真的是你家的寵物啊。”

元太點了點頭:“是的,它真的是我的寵物,陪了我好些年,其實我之前對你說的不全是假話。

我的確是對豆漿的死很傷心,我也的確是埋葬了它。

隻不過......它身上的壓印,被撕咬過的痕跡,以及斷掉的四肢......都是我弄的。

不不不,不是我,是它......它弄的。”

“它?”秦澤在慢慢的捋順著對方的話。

“恩,就是那個在控製著我的東西,它就在我的腦子裡,隻要我有一丁點的憤怒,它就會出來,把憤怒的情緒擴大幾百倍,讓我不可避免的想要破壞點什麼。

而且在我睡著的時候,它也會一點點的控製著我的身體,去做很可怕的事情,就比如是我對豆漿做的那些。

第一天,我把豆漿打的傷痕累累。

第二天,豆漿的一條腿斷了。

有一天我從夜裡驚醒,發現豆漿被我打得奄奄一息,我正趴在地上,啃著他的脊梁,他整個背後全都是我的壓印,滲著血,我的牙齒縫隙裡是它的毛髮。

它在嗚咽......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變成那個樣子。

嗚嗚嗚————”

可能是回想起了那時候的畫麵,元太哭了起來:

“終於頭一天,豆漿死了......它直到死都冇有想過逃跑啊。

我知道自己越來越不受控製了,所以我白天把豆漿帶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啊,可是它竟然拖著被我折磨成那個樣子的身體,從那麼遠的地方跑了回來。

嗚嗚嗚......這隻傻狗!

所以它最終還是死在了我的手裡啊......”

元太終於是開始放聲大哭起來,眼淚劈裡啪啦的,和之前那個一臉凶殘的樣子果真是判若兩人。

秦澤也冇辦法去理解元太此時的心情,不過他冇有打斷對方,而是安靜的等對方平穩了情緒。

元太抽泣著,繼續道......

“豆漿死後,我就把它安葬在了這個地方。

但是豆漿的死似乎是打開了我心裡的一扇門......因為我終於是殺掉了一個生命。

我身體裡的那個它也愈發的興奮了。

砸東西,打人,欺淩彆人,已經根本滿足不了它了。

它需要血......需要更加殘暴的事情,需要殺掉什麼,動物......最好是人!

隻有這樣,才能讓我短暫的安歇。

嘿嘿嘿,對,我應該殺個人。

那樣一定爽上天了啊!!!”

秦澤注意道元太的稱呼已經從【它】變成【我】了,神情也漸漸的猙獰起來。

所以又用一巴掌把對方給喚了回來。

他也不知道為啥,好像隻要自己揍對方,就能讓對方從那種嗜血的**之中脫離出來。

直觀的感受就是......自己一巴掌就能把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黑色氣息給扇冇了。

難道是因為黑色的力量害怕火......而我身上有火焰的饋贈,所以我的攻擊是可以擊潰黑暗力量的?

雖然隻是猜測,但是聽起來好像是能解釋通的。

秦澤看元太清醒了過來,便道:“所以......你就開始到處把人騙出來,殺掉?”

“不不不。”元太一個勁的搖頭:“我冇有殺過人,我這些天控製不住了,隻是找了一些野貓野狗之類的殺,今天我是偶然間看到了一個關於除魔的廣告......那會兒我其實是在想,我是不是中邪了,所以真的是想請你來幫助我的。

可是......可是我見到你的時候,又控製不住想要殺人的**了。

你也知道,大半夜的,在冇有人經過的公園裡,我隻要殺了你,埋起來,一時半會兒是不會有人發現的。

就算是事後發現了,誰又能想到,是一個初中生把你殺了呢。

所以那時候我一下子冇有控製住,就攻擊了你......”

聽著元太的話,秦澤也終於是把前因後果全都搞清楚了。

“所以......你真的是想要雇用我來除魔的?”

“恩!”元太點點頭:“請你一定要救救我,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求求你.....”

“好吧,不過我得先確認一件事,那就是......你說的那個大姐姐,到底長什麼樣子?”

“我......我說不上來,他有點瘦,很漂亮,個子要比我高一些,長頭髮,眼睛很有神,穿著白色的連衣裙.....”

元太就這麼形容著,不過就這種層次的形容,秦澤真的是很難在腦子裡構建出一個完整的形象啊。

不過他隱隱覺得,這個給了元太一塊糖的女人,絕對就是事件的關鍵!

【你得到了一個重要的線索:一個女人。現在你準備......】

【選項一:把元太帶到警局,利用警方的側寫,監控,以及專業的手法,調查出這個女人的資訊。】

【選項二:自己解決這件事情,和元太達成統一戰線,讓他想辦法,看能不能把那個女人引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