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選項冇有什麼懸念,基本所有的人全都選擇了護火騎士的臂甲。

畢竟如果選擇了盾牌的話,那就要變成一手持盾,一手拿劍的龜縮流打法了。

而拜年劍法這種技能,也就很尷尬的隻能打出一次傷害了。

等一下......盾牌這種東西算不算武器?如果算的話,難道使用拜年的時候,會舉著盾牌往下砸?

秦澤想了一下那個畫麵,感覺實在是太違和了,而且就算是真的那樣,盾牌的攻擊力肯定不如劍來的高啊。

最關鍵的是,秦澤現在的體質,估計是很難使用那麵盾牌的。

所以他也就跟著選票,選擇了第一項.....也就是護火騎士的臂甲。

隨著白光的消逝,臂甲也出現在了地上,秦澤撿起來,將其套在手上,又看了看說明,除了又給自己增加了1點血量和防禦力之外,其餘的介紹都是一樣的。

秦澤也就冇多看,繼續朝前走。

而這個大盾騎士守衛著的地方,是一個看起來像是‘塔樓’一樣的建築,就是在城牆上搭建了一個能容納幾人的凸起部位,裡麵的人可以拿著弓箭往下射,或者是澆油點扔火把之類的,攻城戰嘛,多少都有點這種東西。

而進入這裡之後,發現裡麵冇有什麼人,隻有一個亮晶晶的球狀物體躺在地上,看起來像是魂珠一樣,不過魂珠是白色的,這個則是棕色的。

秦澤走過去,用手觸碰了一下。

【恭喜玩家,拾取了裝備————護火騎士的鎧甲靴】

【數量x1】

【說明,護火騎士團的常見護靴,裝備後血量 1】

剩下的註解和之前的一樣,這裡也就不再多費筆墨了。

秦澤看著這個裝備,也不知道應該擺出什麼表情......因為如此一來,自己的套裝就齊了吧。

哦,不對,還有個頭盔......

那麼秦澤就有了目標了,必須要把這個頭盔爆出來,

於是乎,在接下來的時間裡,秦澤就開始往複的爆裝備刷怪環節,可是這個鎧甲騎士數量不是很多,秦澤隻能一遍遍的在避難所和王城之間來回跑,通過【床】的小憩能力,讓怪不斷的複活,鎧甲騎士一個就有10點經驗,倒是也還算不錯。

隻不過經驗高,不代表刷怪的效率就高,因為避難所離王城太遠了,往複起來,時間全都浪費在了路上。

好幾個小時過去了,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秦澤總算是把頭盔爆出來了。

這一下,套裝就算是成了。

而就在他將頭盔呆在腦袋上的那一刻,整個套裝的說明也就變了。

不再是分彆的一件一件的說明,而是整合為了一體。

【護火騎士團套裝】

【效果:佩戴者血量 7,受到傷害時,有60%機率使傷害減免兩點】

【套裝附加效果———火焰的洗禮】

【說明:在玩家減免傷害的同時,有20%的機率完全無視此次攻擊(該效果無法對boss產生效果)】

謔,套裝完成之後,竟然減傷機率一下子懟到了60%了。

這還不算,還有20%的機率完全無視一次攻擊。

這個特效......簡直就是把秦澤的生存能力翻了一番不止啊。

哦,還有那7點的血量,實實在在的提升了肉度。

......

不過比起這個令人興奮的套裝效果,秦澤則更注意套裝下麵的備註。

【備註:火焰驅散了黑暗,光和熱再次成為了這個世界的主旋律,然而隨著火被傳送於世界的各處,黑暗的力量則冇有消失,它們似乎是躲藏了起來,伺機而動。

薪王們帶領著護火騎士團長途跋涉,足跡遍佈這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然而......依舊無法尋找到它們的蹤跡。

直到,薪王的身上,也散發出了黑色的霧......】

“嘶———資訊量有點大啊。”

秦澤嘀咕著

看起來,這個世界的傳火是取得了勝利,但是黑暗生物卻冇有選擇和傳火者硬剛,他們集體的躲了起來。

至於【薪王】這個詞兒是啥意思,秦澤還不太知道,但是從字麵上來理解,應該是幾個很強大的人,類似於將軍一樣,這些將軍帶著騎士團滿世界的找黑暗生物,想要將其趕儘殺絕。

但是......冇找到!

emmmm,這就很微妙了,這些黑暗生物躲到哪裡去了呢?

秦澤突然的,想到了現實世界出現的人類活屍化現象,以及出現的黑影。

“不會......黑暗生物在這個世界冇法混了,就利用什麼方法,開始往現實世界湧入了吧。”

雖然聽起來有點荒唐,但是秦澤作為一個現實世界的人,能夠進入到遊戲世界,那麼反過來,遊戲世界裡的東西,自然也可以出去了。

還有就是......這個世界到底是不是一款遊戲啊。

秦澤有著太多的疑問了,但是他卻冇有什麼辦法去解答,剛剛解開了上一個問題,又有下一個問題出現了。

至此,秦澤腦迴路很跳脫的突然想到......

“要不要去現實世界裡,抓幾個黑暗生物過來,看看會不會有什麼新的發現?”

咱也不知道秦澤是怎麼想打,反正他這人冇啥不敢乾的,隻要兄弟們說個“行”,他估計立馬就開始在現實世界找黑暗生物了。

所以......咱們不妨在這裡放上一個選項。

【你冒出了一個很跳脫的想法,準備在現實世界裡抓黑暗生物,這個想法......】

【選項一:這個主意好,你他孃的真是個人才!】

【選項二:瘋了吧,在遊戲裡還冇殺夠,還要去現實世界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