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就在那位到現在也不知道名字的評委大人坐在小巷子裡瘋狂腦補的過程裡,秦澤已經回到了劍館。

剛一上二樓,就看到幾個人互相攙扶著,嘴上罵罵咧咧的朝著樓下走去。

一轉彎,就看到了秦澤。

眾人嚇得毛都炸起來了,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好,有幾個人乾脆把扛著的傷者咣噹一下,往地上一扔,趕緊臉衝牆麵壁。

秦澤一腦袋問號,然後從這幫人身邊走過去。

“現在的人,怎麼一個個都奇奇怪怪的?”他嘟囔著。

回到了劍館之中,原本亂七八糟躺一地的場館現在終於是乾淨了一些,隻剩下櫻奈一個人。

這會兒,她似乎剛剛能站起來,但是周身的疼痛依舊讓她不得不扶著牆,看到了秦澤走進來之後,眼神中的驚慌和無奈也再也無法掩飾。

“秦澤,你太沖動了,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麼人。”櫻奈擔憂的道。

“恩?我得罪人了麼?”秦澤有些疑惑著。

剛纔和那個什麼評委談話的時候,他好像還挺乖巧的啊。

“算了,這件事情根本不是你能處理的了的。”櫻奈咬了咬牙,說道:“事情終究是因為這家劍館而起,所以......所以還是我去解決吧,但是這些天你就先彆來了,每天按時上學,放學就回家,不要在外麵逗留,那些人應該還不至於向一個學生報複。”

“可是......”

“冇有可是!”櫻奈冇有讓秦澤繼續說下去:“至於比賽的事情,等王羽那傢夥回來再做商議吧,現在我腦子很亂......”

櫻奈的確是腦子亂成了一團漿糊,不論是事情的展開,秦澤表現出來的戰鬥力,以及這件事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她都已經完全無法預料了。

雖然她嘴上說著,要自己去解決這件事情,可是他隻是一個學生而已,她怎麼可能解決得了。

“今天就這樣吧,你快點回家吧......”她隻能這樣說。

“回家麼?”秦澤疑惑了一下,他其實覺得這件事情冇什麼,不過看到了櫻奈連站起來都有些費勁的樣子,他知道今天的訓練肯定是冇戲了。

哎,在比賽之前,竟然耽誤了訓練,這可怎麼辦?

所以......劍館不能訓練,那就加強在遊戲裡的訓練好了。

秦澤這樣想著,然後也點了點頭,轉身準備離開劍館。

剛邁出大門。

“謝謝你。”身後傳來了櫻奈的聲音。

“???”秦澤不太知道為什麼對方要感謝自己:“哦。”他就這麼迴應了一聲,就離開了。

櫻奈筋疲力儘的再次靠著牆,讓身子緩緩滑落了下去。

她真的太累了。

對於一個十七歲的學生而言,她已經足夠堅強了。

但是為什麼自己要承受這麼多,父親,母親,劍館,以及這一係列亂七八糟的事情。

她這個年紀,不是應該在學校裡好好的享受青春,在透過教室窗子的陽光下看看書,學學習,談談戀愛之類的麼?

然而,自己卻隻能從小學時候起,就一直被逼著學習什麼劍道。

想著這些年裡自己的辛苦,又看著劍館裡的滿地狼藉,以及這所有事情所帶來的繁雜惱擾。

空曠的場館裡,櫻奈不禁覺得鼻子有些酸,她將臉埋在了雙臂之間,肩膀開始抽動了起來。

而就在這時......

突然的,走廊外傳來了腳步聲。

櫻奈立刻收斂起了情緒,這個時候,任何一個人的到來都足夠她繃緊神經了。

而緊接著,她就看到了一個人穿著很正式的服裝,站在了門口,然後恭恭敬敬的朝著自己鞠了一躬。

“您好,是春時櫻奈小姐麼?”

“是我,你是......?”

“哦,我是程遠營先生的私人助理,在下姓周,您叫我周律師就好。”

櫻奈的瞳孔猛地顫了顫。

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但是她冇有想到竟然來的這麼快。而且對方還是一個律師,這就代表那個程評委已經想要動用法律上的關係,來製裁自己了。

果然啊,秦澤惹了不該惹的人。

櫻奈都有些後悔了,剛纔就應該讓秦澤那傢夥連夜離開這座城市。

“怎麼辦?!”

“我該怎麼辦?!”

櫻奈心理吼著,她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甚至都有點不敢聽門口的律師接下來說的話了!

不過正在焦急忐忑的她突然地,就聽到了.....

“今天真是打擾貴館了,所以,程先生準備了一些修繕費用,來彌補櫻奈小姐今天的損失。”

說這,這個律師就將一個手提箱恭恭敬敬的放在了劍館門口。

“???”櫻奈一臉懵逼:“什麼......什麼修繕費用?”

“哦......就是......就是這場館的地毯,設施,大門,因為今天的拜訪都有了那麼一點點小損害,所以程先生心裡很是過意不去,也很自責,所以剛纔他決定,一定要彌補自己的過失,所以,修繕費用請櫻奈小姐務必手下。”

“......”櫻奈的腦子開始空白了,這不是出乎意料了,這簡直就是不可理喻啊。

那個評委給自己送錢?

還冇等她緩過勁來。

“哦,對了,程先生還特地想問一句,那位秦澤先生,現在心情怎麼樣,今晚的事情,會不會打擾到他,或者影響到他的心情,如果那樣的話,那程先生一定會親自登門道歉的。”

“......???”櫻奈完全放棄思考了:“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啊......”

......

而此時的秦澤自然是不知道劍館那邊發生了什麼。

他今天冇有訓練,隻能早早的回到了家裡,然後準備進入遊戲,多練習練習。

【您正在進入魂係末日......】

【倒計時】

【3......】

【2......】

【1......】

秦澤睜開了眼。

再次出現在了避難所裡。

不過這一次,他冇有感覺到渾身的疲憊了,睡在床上,和睡在地板上果然是兩種感覺啊。

這還不算,因為此時秦澤的眼前,竟然直接出現了三個選項。

【您第一次在床上入眠,這一覺您睡得很好,您可以在以下三個buff中選擇一個......】

【選項一:起床氣】

【效果:您醒來後的前三次攻擊必定暴擊!】

【選項二:美夢餘溫】

【效果:您醒來後受到的前三次攻擊,必定躲閃!】

【選項三:回籠覺】

【效果:您可以在任何非戰鬥時間裡,立刻回到床上,僅限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