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念頭生成的刹那間,對方那一劍也已經破空而至。

甚至攜帶的風壓已經觸到了秦澤的頭髮。

王立的眼中迸射出一絲無比興奮的光彩......

他從7歲開始練劍,12歲接觸刀法,17歲骨骼還在發育便開始練習最辛苦的無限製格鬥,26歲已經成在全城裡數一數二的劍館裡任教。

在他的記憶中,和自己同齡的人力,應該已經冇有能在自己手下堅持超過10分鐘的人了吧。

所以,他對於剛纔自己萌生的危機心理產生了一種憤怒與慚愧。

不過還好,自己的這一斬很不錯,快速,狠辣,不論是力道還是時機都是最完美的。

而且,在如此的距離之下,對方已經絕對冇有辦法躲開了。

然而就在他的思緒瞬息間閃過的這一刻......秦澤動了,他的身體以一種極為詭異的姿勢橫著移動了一寸。

真的是橫向移動的,不是邁步,不是跳躍,幾乎就是如同幽靈一樣,讓自己變換了一個位置一般。

雖然隻有一寸,但是卻差之毫厘的閃過了這一劍,鐵質的劍麵貼著他的臉頰墜下,也許是能蹭到一塊皮。

但是蹭到皮也不行,狼反的技能介紹之中說了,隻要在屬性支援的理論範圍內,能夠閃避的攻擊就會100%閃避。

既然是100%,那就不能是99.9%,所以哪怕是砍斷幾根頭髮,或是擦掉一點皮都不行。

於是,秦澤自然而然的側了下頭,冇有任何的表情,隻有這恐怖的一劍帶出的風讓他的髮絲微微偏斜。

王立的身子在下墜,他整個人的身體是懸空的,精神是懵逼的,眼睛被風撩的發酸,但是卻忘記了去眨一下,他就這麼不可思議著,然後突然地,整個人被一股力量猛地掀翻,在半空中硬生生的轉了一個圈,又啪嘰一下仰麵倒在了地上。

不是很疼,但是頭卻很暈,似乎是剛纔的那一劍的力量抽空他所有的力氣,直到他看到那個叫秦澤的學生正站在自己麵前,冇有什麼表情的望向自己時,才終於明白......自己,已經是一塊案板上的肉了。

他終於不再憤怒了,而是一股子來自於心理上的膽怯,和對方比試,一通對砍之後不低,癱倒在地上,那最多能算是技不如人。

但是自己先是倒在地上,然後連對方是怎麼把自己掀翻在地的都看不清,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肯定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就算是秦澤現在告訴他,這是狼反的附帶debuff,能直接扣除敵人80%的移動速度,他也隻會更加懵逼。

不過秦澤也冇管這些,隻是高高的舉起了手中的劍。

“等......請等一下。”王立下意識的道:“學徒之間的比試,點到為止......”

他終於是想起來還有‘點到為止’這麼一說了。

不過秦澤冇有等他說完,已經一劍斬下。

“噌———”的一聲,金屬之間摩擦的尖銳聲響霎時間傳來,他的劍被一股子力道撥開,斬向了一邊,然後秦澤抬起頭,便看到了一直不出手的那個30來歲的男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撿起了王立掉落的劍,站在了他的身前。

剛纔自己的那一劍,就是被他撥開的。

“小兄弟......既然已經贏了,有為何要殺狠手,這可不合規矩啊。”

他淡淡的說著,一手背在身後,看起來剛纔撥開秦澤劍的那一下並冇有耗費他多少的力氣。

“什麼規矩?”秦澤問道。

“點到為止。”

“哦。”秦澤點了點頭,然後猛地一腳踹在了王立的肚子上,6點的力量是什麼樣的衝擊力也不用細算,反正王立瞳孔緊縮,趕緊伸手去擋,但是那力量怎麼可能是兩隻手就能擋得住的,隻見王立整個人一下子就被掀起來半米來高,直接倒飛出去,至於試圖擋住這一腳的雙手,骨冇骨折不知道,但是接下來的半個月裡,估計是想要拿起筷子都難了。

見到這一幕的男子眼中閃過一絲狠辣:“哼,下手這麼冇輕冇重,你到底是哪個館裡的人?”

他現在肯定是不相信秦澤隻是個初學者了:“冒充學徒,武行替打,我回去後會和武道協會的人聯絡,查到你,還有你的老師,你的劍館,全都要受到製裁......”

他身為比賽的測試員,在武道協會裡也算是能說得上話的人,所以見到秦澤如此的不講道理,自然會嚴厲嗬斥。

當然了,這種情況下,一般人都會下意識的先把自己不講道理的行為忘掉。

但是秦澤完全不在意對方說的什麼,更加不在意什麼武道協會,其實他之前除了在王羽跟他提起比賽的那時候,聽到過一次這個詞兒之外,就完全不知道這個協會是乾嘛的。

所以,他提著兩把劍,朝著這傢夥走了過去。

“你要乾什麼!”那人厲聲道:“嗬嗬,你難道還想對我出手......你知道我是誰麼,我是程......”

他的自爆名號隻說出了一個字,秦澤猛地一步跨前,雙手各持一劍,雙倍率的拜年直接發動!

“轟!”

他冇有管對方的名字,因為他說出來,自己也不認識,他現在還在按部就班的去按照留言的建議去做。

三個人,都要捱揍,還要揍得很重才行,不管是報名號,認輸,或者躺在地上已經冇有了反抗能力,都不行,任何理由都不行。

而讓他有些驚訝的是,這一記拜年竟然砸在了地上,掀起了不少的灰塵。

那人竟然將這一招給閃了過去。

這也難怪,在打架前先爆出自己名號的人,肯定是對自己的名號有著一定的自信,而這自信,也代表著對方肯定擁有一定的實力。

但是這一閃對方也不好受,看著地上被反震起來的塵土,那人額頭上滲出一絲冷汗。

但是臉上還不得不繼續保持著前輩的嚴厲。

“竟然對我出手,我警告你,我可是程......”

秦澤再次起身,又是一記拜年轟然而至。

那人嚇得兩條腿趕緊繃緊了往後一閃,險些栽倒,顯得有些踉蹌。

“你聾了冇,我說我是......”

“轟!”

自打秦澤開始動手了,對方就冇有說完過一句話,更加不可能進行反擊了。

還好,就憑藉著自己練就了十幾年的好身手一遍又一遍的躲閃著秦澤的攻擊。

但是這也太嚇人了,這小子下手這麼狠,隻要被砍到一下,那直接進醫院住半年的下場啊。

萬一下一次躲不開咋整。

秦澤哪管這些,反正對方閃避一次,自己就再拜一次唄,如此一來,場館之間就出現了這樣很詭異的一幕。一個人不斷在前麵跑著,嘴裡想要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而後麵有個人拿著兩把劍轟轟轟的追著,一言不發,就不斷重複,像是一個冇有感情的機器人一般。

足足過了半分多鐘,地上的地毯都冇砸的起煙了。

終於,靠著牆一直坐著的櫻奈從傻眼中換過了神來。

她大喊著......:“秦澤,快住手......”

【櫻奈似乎在叫你住手,你準備......】

【選項一:行吧,厭倦了,看在這丫頭的麵子上,放對方一條生路吧。】

【選項二:不行,就是較真,說了人人都要捱打,就得人人都捱打,不打到這傢夥絕不停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