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的選項看起來冇有任何的懸念。

選擇第一項的,有99人。

而選擇第二項的,隻有3個人。

秦澤甚至不知道,這三個人是不是覺得第二項一個人都不選,有點太孤單,所以去湊了個數。

【正在為您篩選點讚數最多的留言......】

【蕭門梟生:上!】

【PS:給你寄舌頭的人之前在監視你,大概三十歲左右,臉上有胡茬,後麵注意觀察周圍。】

看著這條留言,秦澤微微一挑眉。

“恩?給我寄舌頭的人在監視我?”他朝著四周看了看,從二樓望向遠處,高矮不平的建築與熙熙攘攘的人群,在這種情況下想要找到一個正在監視著自己的人太困難了,感知能力似乎還不太夠。

不過先是威脅自己,然後又監視自己,這是為什麼?

有膽子給自己郵寄一根舌頭,那應該就不怕我報警吧,既然不怕我報警,為什麼還要遠遠的監視?

直接過來,把我裝進桶裡灌滿水泥,然後沉江不就得了。

秦澤有點不太明白對方這種既囂張又萎縮的行動方式,不過他也不在乎。

先按照著留言中所說的,朝著前麵那群人走過去。

“對不起,讓一讓。”他走近了那幾個人之後,很平淡的說道。

隨著聲音,前麵那幾位也轉過了頭。

一共六個人,穿著各異,最大的差不多40來歲了,小的應該也有20多,從他們的身形和體態來看,應該都屬於‘練家子’的範疇。

秦澤一個十幾歲的中學生站在這樣一群人中間,就顯得過於單薄了。

距離秦澤最近的一個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臉上的表情明顯很是不耐煩:“滾。”

他說了這麼一個字。

秦澤當然不能滾啊,留言是讓他過去。

可這群人偏偏就堵在過道上。

“麻煩讓一讓。”秦澤隻得很無奈的重複道。

麵前幾個人的表情有些古怪起來,他們互相望了一眼,然後又齊齊的看向秦澤:“你......是這家劍館的人?”

“我是這裡的學徒,所以請讓一讓。”

此話一出......

“嗬......有意思啊,王羽那傢夥竟然還真的在教人練劍。”人群中有個人不削的輕笑著:“他自己連劍都拿不起來了吧。”

“是啊,那傢夥當年牛的不行,現在就是個老廢物。”站在秦澤麵前的一個很高的男人笑著:“我說老弟,你彆在這個破地方學了,過幾天這地方就關門了,趕緊找下一家吧。”

“哈哈哈———”後方幾個人跟著笑道。

“哦。”秦澤冇啥情緒的應了聲:“所以請你們讓開一點,我要過去。”

笑聲停了下來

“你小子是聾還是怎麼著,跟你說的話聽不懂麼,叫你滾啊!”

秦澤覺得和這些人說話有點浪費時間,所以直接越過那人身旁,朝著裡麵走去。

“媽的,現在的學生都這麼囂張麼!”

那人見自己被無視了,脾氣一下子也上來了,一隻大手朝著秦澤伸了過去,想要將他拽回來。

不過,秦澤隻是隨意的一側身,就躲過了對方的抓取。

“恩?”

那人一愣。

剩下幾個人也都一愣,不過很快緩過了神來。

“喂!你不能過去!”

幾個人嚷著,就湊過來想攔住秦澤,有幾個人也很不客氣的伸手去抓他的衣服。

秦澤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乾什麼的,也不知道自己為啥就不能過去,他也冇多問,畢竟選項裡給的,是讓他不管這些人,像平時那樣進入劍館而已。

可是難受就難受在,這些人非要攔住他的去路,

秦澤掙開了兩個人的手,然後又推倒了另外一個人。

似乎是被一個學生推到讓那人感覺到了一點被羞辱的味道,所以他竄起來,開始對秦澤大打出手。

總之,事情就這樣,順理成章的成為了一場六個打一個的鬥毆事件。

結果,秦澤放到了那六個人,走向了劍館大門。

哎......其實挺簡單的一件事,但就是搞得這麼麻煩。

隨便了,反正能進劍館就行。

而秦澤現在有著5點的感知能力,剛一走近劍館大門,他就聽到了門內似乎傳來了一陣陣叮叮噹噹的碰撞聲。

“裡麵怎麼了?”秦澤疑惑著,然後推開了門。

緊接著,他就怔住了。

因為他看到了一道劍光在場館中央閃過,然後結結實實的和另一把劍撞在了一起,發出了一聲脆響,聽起來兩把劍都冇有開刃,但是卻也是實實在在的鐵劍。

而其中一把劍的主人,正是王羽的那個不用同一個姓氏的女兒,櫻奈。

另一個和她對砍的人,則是一個20多歲的年輕男子,身高足足比櫻奈高出一個頭,穿著短打衣衫,粗壯的手臂隨著每一次揮劍,都能看到清晰的肌肉輪廓。

此時的戰鬥似乎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雖然你來我往,看似勢均力敵,但是秦澤憑藉著強大的感知,能看到櫻奈握著劍的手已經開始顫抖了起來。

除了這兩個人之外,場館中還有四個人,年紀最大的30來歲,最小的和秦澤差不多,其中三個人都坐在地上,渾身是汗,隻有那個30來歲的男人還站著,雙手環抱,安靜的看著不遠處兩個人的決鬥,嘴角帶著絲絲笑意。

秦澤完全不知道這到底是在乾什麼,但是就在他疑惑的這一瞬間,隻見場中那個男子和櫻奈對拚了一劍後,隨著一聲悶響,櫻奈手中鐵劍猛地脫手!

但是那男人完全不收手,再次高舉長劍,對著櫻奈就劈了下去!

【你一推門就目睹了一場戰鬥!這一刻你準備......】

【選項一: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先看看到底怎麼回事再說!】

【選項二:管他什麼情況,衝上去先當下這一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