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澤的眼前係統文字閃過。

選擇第一項的有138人。

選擇第二項的是86人。

不過緊接著......

【經係統檢測,發現疑似刷票人員......】

【檢測中......】

【檢測完畢,以下人員:我猜你啥也看不見,爸爸ddd】

【其中‘我猜你啥也看不見’試圖偽裝成網絡卡頓,掩蓋自己的刷票行為,但被機智的係統發現......你卡的發不出留言,還能在自己的留言下麵回覆?哼!

至於爸爸ddd,此人無視係統規則,頭鐵硬刷,在此宣佈此人所有選票作廢,如若再犯,禁言12小時小黑屋。

哼!】

看完了這段留言,秦澤也不知道應該擺出什麼表情。

看來在這一次刷票的鬥爭之中,係統又一次取得了勝利啊。

而最終的結果.....雖然雙方都有刷票的,但是好像還是【選項一】,也就是想要打開盒子的人比較多。

既然這樣,秦澤也就準備將這個禮物打開了。

【正在為您篩選點讚數最多的留言......】

【夢碟:先不急著開,觀察一會,放電子秤上秤一下重量,聞一下什麼味道,舌頭舔一下看看有冇有苦味,拿一個長條攝像頭在邊緣伸進去看看是啥,或者找個朋友幫忙開。】

“額......好複雜的步驟啊。”秦澤有些苦惱的說著:“我哪來的電子秤啊,至於味道......”

秦澤湊近聞了聞,發現冇什麼特彆的味道,至於舔一舔......他還真的就舔了舔。

要是真有什麼毒藥的話,他估計就當場去世了,還好冇有。

最後.....由於他冇有攝像頭,隻好把手機的手電筒功能打開,然後切換成照相模式,將帶著攝像頭的那邊塞進了禮品盒子中,總算是從螢幕上看到了裡麵的東西。

那是一個用塑料袋包裹著的玩意,也看不出是啥,反正應該不是炸彈之類的。

而這一切,秦澤都是在門口完成的,做完了之後,他纔打開了自己家門,走了進去。

然後坐在沙發上,正式的將禮品盒打開。

......

就像是從手機畫麵裡看到的一樣,那裡麵是一個用塑料袋包裹著的東西,很小,還不如巴掌大......秦澤將其拿在手上,捏了捏,手感有些軟。

之後,秦澤也將那厚厚的一層塑料袋給解開,來來回回剝開了好幾層,才終於是真正看到了裡麵的東西。

一塊肉......紅色的。

秦澤又定睛看了好一會兒,才終於意識到,這到底是什麼。

那是.....一根舌頭......

“搞什麼啊?”秦澤嘀咕著。

要是一般人,在這一刻估計早就嗷一嗓子,嚇得把手裡的東西扔的遠遠的了。

但是秦澤冇有任何恐懼的心理,他甚至還扒拉扒拉那根舌頭,感覺還挺有彈性的。

可是會是什麼人要給自己送這種東西呢?

他暫時還想不到,所以就先把禮品盒的內側檢查了一遍,結果還真就發現了什麼。

就在盒蓋上,用紅色的墨水,或者說是血,寫著......【彆多管閒事】這樣的幾個字。

“emmmm......”秦澤看著這樣的幾個字,皺了皺眉。

如果按照正常的思路來想,這個東西十有**是一種威脅了,而威脅自己的人,應該就是昨天晚上遇到的那個長得奇奇怪怪的東西了吧。

畢竟他回憶了一下自己的這一輩子,應該從來冇有招惹過能給人‘送舌頭’這樣的人物啊。

等等......

如此說來,是那個怪人已經知道了自己所住的地方了麼?

“哎......”秦澤歎了口氣,顯得很是無奈,自己似乎是已經招惹到什麼奇奇怪怪的組織了啊。

不過也隨便了,當那條《你想玩一款叫做魂係末日的遊戲麼》的簡訊出現在手機裡的時候,自己的生活應該就註定會走到古怪的路線上了吧。

想到這,秦澤竟然神經極其大條的......將那根舌頭放到了冰箱裡。

是的......他冇有把舌頭丟掉,更冇有立刻報警,很是十分鎮定的將舌頭放進了冰箱裡,然後簡單收拾了一下,拉上窗簾,躺在床上準備補一覺。

早上起來的太早了,現在他真的很困,至於那根舌頭,就先放在那裡,睡醒了再說吧。

秦澤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在冇有選項幫助的情況下,他總是習慣性的去先完成‘吃飯’或者‘睡覺’這種生理上必須去進行的行為,至於其餘的,都無所謂。

所以,他閉上了眼,跟著晴子折騰了大半宿的疲憊很快就襲來。

他也進入了夢境之中......

【您正在進入魂係末日】

【倒計時】

【3......】

【2......】

【1......】

隨著倒計時的結束,秦澤悠悠的睜開了眼睛。

上一次,他下線的地方是王城的大門前,而現在一上線,他竟然發現,自己出現在了避難所裡。

同時,眼前也有幾行係統提示出現了。

【你在野外睡著了】

【在這個世界裡,睡在外麵是一項很不明智的選擇】

【一位巡邏的士兵也證實了這個說法,他遇見了你,然後輕而易舉的將你殺死】

【你丟失了所有的魂】

秦澤看了看自己的狀態欄,果然,魂是0.

不過之前他的魂也是0,所以一點都不心疼。

而且之前吃掉的煮狼肉buff還在,除了饑渴值有了一些變化之外,冇什麼太大的損失。

“還不錯。”秦澤點了點頭,站起身推開避難所的門。

昨晚運氣很好,竟然冇有受到野獸的攻擊,看來壁爐還是有點用的。

就這樣,秦澤按照之前的路線,再一次長途跋涉,終於是來到了王城的腳下。

“哎......總這麼走也不是個事啊,應該攢點魂,把避難所往這邊挪一挪了,不然每次死了,都要走好久。”

正想著呢,他也來到了上次下線的位置,離得不遠的前方,那個穿著鎖甲的活屍守衛依舊背對著自己。

【你的前方有個背對著你的敵人,你準備......】

【選項一:上去打個先手啊,讓他嚐嚐雙持拜年的威力,一發直接入魂!】

【選項二:剛到王城,還是小心一點為好,溜過去,先找找有冇有能進入王城的小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