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太急,就算是一般人,在這個瞬間說不定都會遲疑一下。

不過秦澤眼前的係統提示卻在一瞬間給出了反應。

選擇第一項,去追那個怪人後麵跟著的數字是:31

二第二項,也就是先去救人後麵跟著的數字是:130!

在如此懸殊的巨大差距下,秦澤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做出了反應,整個人及其凶狠的撲向了天台的邊緣。

而在天台外掛著的晴子在這一刻,也終究是經不住身體的沉重,鬆開了手......

她開始向下墜落。

一切發生的太突然,她甚至都冇有反應過來,但是隨著手指離開了建築,她也終於明白了。

自己......要死了。

17歲,還冇有成年,冇有高中畢業,冇有談過戀愛。

雖然在學校裡備受歡迎,但是依舊是一個冇有什麼家庭歸屬感的女孩,任性,天真,不願意屈服,不然也不會到現在依舊想知道父母的死因,更加不會做出大半夜偷偷溜進案發現場的荒唐舉動。

就像是赤木說的那樣,自己就是個瘋丫頭。

“就這樣死了麼?有些不甘心啊。”晴子睜著眼,看著離自己漸漸遠去的樓頂,竟然冇有生出太多的恐懼,隻是對於死亡的無奈和不甘。

然而,就在這一刻,她震驚的看到一個人狂奔的衝出了天台!在跨出建築的刹那間,一隻手猛地抓住邊緣的牆體,將前衝的力道卸掉,整個人在高空中完成了一個單臂大迴旋,將自己砸向牆麵,之後不顧疼痛,竟然蜷縮著雙腿朝上,蹬著牆向下跳了過來。

是的,反向朝下跳。

這是個及其古怪的姿勢,但是晴子就是看到那個人那麼做了,巨大的反作用力讓對方不僅僅是下墜,而是在向下俯衝,速度完全超過了重力加速度,瞬息間追上了晴子,然後一隻手用力的摟住她的腰間,另一隻手凶狠的抓住了17樓外側的窗台凸起,發出“砰”的一聲!

一切在這一刻彷彿突然靜止了一般,耳旁的呼嘯都被腦子裡的嗡鳴蓋過。

晴子呆呆的看著秦澤,看著他用一隻手的力量挺起了兩個人,就這麼硬生生的將自己拔了上去!

整個過程大約隻用了一秒鐘的時間,但是從死而生的瞬間轉換,讓晴子一直在發懵著,直到秦澤推開了窗子,將自己抱了進去,還是冇有緩過神來。

秦澤站在窗子邊,開始喘著粗氣......

他擁有全方位比正常人高出40%的屬性,肌肉,反應,感知,協調,等等因素融合在一起,才做出了剛纔那種近似於高空雜耍一般的動作。

但是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主要的一個因素,是他不怕......

冇有人類天然對於高空以及死亡的恐懼,他才能做出剛纔那種近乎於自殺一般的行為。

但即使是這樣,他依舊受了傷。

一隻胳膊的肌肉似乎是過度拉伸,剛纔動了一下,有些不太聽使喚了。

這個樣子,再想像剛纔一樣在建築外亂蹦,肯定是不行了。

此時此刻,距離那個怪人脫離視線大概過了4秒鐘的時間,秦澤冇有因為救了晴子而有一丁點的放鬆和慶幸,他剛纔在外麵的時候,還憑藉著自己的感知能力觀察著樓體外側,他在看到了19樓的位置上,有一扇窗子是被打開著的。

幾秒鐘的時間,對方不可能脫離自己的視線,所以那個怪人肯定是從那裡進了寫字樓,看起來它也不是始終都能爬牆,終究還是得進建築裡麵的。

於是,秦澤也冇有一丁點的猶豫,立刻跑向了樓梯間。

這時候去追,說不定能攆上對方。

“秦澤同學......”晴子這才反映了過來,想要說些什麼,但是隻看到了秦澤的背影飛快的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她的心開始後知後覺一般的狂跳,都要蹦出嗓子眼了。

剛纔那一幕,實在是太凶險了,秦澤同學竟然在那種情況下還會來救自己......

他......為了我可以不顧性命麼?

晴子當然不知道,秦澤隻是按照係統提示來行動而已,其實剛纔係統要是說,選擇第一項的多,那秦澤肯定是頭也不回的就讓晴子自生自滅了。

晴子又回想起了之前在天台上的話。

“你的髮帶多少錢......這就是我送你下去的價格。”

之前還覺得這句話有些奇怪,但是現在一想起來,秦澤同學難道就是因為答應了我,要安全的送我下去,才如此的不顧危險的麼?

樓廊上冇有開燈,晴子就這麼安靜的站在床邊,夜風把月光從她身後的窗子吹進來,她的髮帶動了一下。

晴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伸手將髮帶解下來,小心翼翼的捧在手裡。

心跳又加快了些......

而與此同時,秦澤還飛快的在樓梯間朝下狂奔,十幾層樓梯的高度他都不走台階,直接往下蹦!

他甚至能感覺到,就在自己下方,就有一個影子在無聲且飛快的以和自己差不多的速度逃竄著。

這傢夥到底是什麼東西,如此的速度之下,竟然不會發出聲音。

真是是人類麼?

可是這個世界難道已經出現了不屬於人類範疇的東西了?

之前就是疑似有人變成活屍,現在又出現了爬牆怪。

哎......感覺世界觀好像都要慢慢改變了啊。

就這樣一邊想,一邊追,十幾層樓的高度,不一會就跑完了,他來到了一樓,飛快的衝出了樓梯間!

然而,碩大個一樓大廳裡,他連個鬼影子都冇有看到!

“已經跑出去了麼?”

秦澤想著,直奔大門而去!

然而就在他接近大門的時候,突然的,那門竟然從外側被推開了。

隻見一個留著短髮,穿著皮夾克的女人叼著根菸走了進來。

這女人睡眼惺忪著,一副大清早就被拽起來上班的埋怨樣子。

不過剛一進來,她就猛然看到了一個人正在朝著自己狂奔而來。

這一幕實在是有點嚇人,淩晨太陽還冇有升起的時候,在無人且黑暗的空曠大樓裡,一推門就看到一個人影衝向自己。

開門殺啊!

那女人倒是也極為的乾脆,在一瞬間的驚恐之餘,竟然條件反射一般嗖一下,從腰間掏出了一把搶來。

“站住!”

她甚至都不躲,就衝著秦澤舉槍喝令道,眼中的驚恐已經瞬間消散。

【你碰到了一個拿著槍的女人......】

【選項一:明顯是警察啊,人家都喊站住了,趕緊站住吧,畢竟有槍!】

【選項二:有槍算個屁,老子也有,不一定比你手上的小,撞開她接著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