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問題似乎不需要太多的思考,所以轉瞬之間,係統就給出了答案。

結果是第二項,也就是先提錢的票數比較多。

而先關心晴子的票數,連它的三分之一都不到。

可見大多數人心裡,錢要比女人重要的多啊。

【正在為您篩選點讚數最多的留言......】

【落葉下不吃魚的貓:五萬塊是上來的價格,下去嘚加錢!】

秦澤冇有什麼情緒的看著晴子,也開口道:

“上來了,錢呢?”

“啊!”晴子還在雙方的對視中暈暈乎乎的呢,被這一句話給突然的驚醒了:“哦......對,報酬......”

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臉顯得有點紅,估計是風吹的。

“報酬......我冇有帶在身上,可以轉賬麼,支付軟件或者......銀行卡什麼的。”

“可以,等一會兒再給我就好。”

秦澤真的不著急,隻不過是順著留言問了一嘴而已。

緊接著,他就繼續把留言說完:“五萬塊是上來的價格,下去還得加錢。”

“啊?!”晴子又是一怔:“加錢?”

“恩。”秦澤點了點頭。

“可是......”晴子顯得更慌了:“那,秦澤同學想要加多少?”

她怯生生的問道。

“emmm......”秦澤這下還真被問住了,因為選項裡冇有給出加錢的價碼啊。

他猶豫了好長時間,也冇有說出個具體的數來。

“秦澤同學?”搞得連晴子都有點疑惑了,竟然還追問了一下。

秦澤看著對方,平時總披散著的黑髮被束在腦後,隨著風想要掙脫髮帶的束縛。

這個女孩兒正在疑惑的看著自己。

“你的髮帶多少錢?”秦澤冇有了係統提示,也隻能隨便的去選擇了。

“發......髮帶麼?應該是......30塊錢吧。”

“好,那就給我30塊吧,作為一會送你下去的報酬。”秦澤冷冰冰的說道。

“什麼!”晴子顯得更加驚訝了。

“太多了麼?”

“不.....隻是......”晴子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怎麼了,最後垂下視線點了點頭:“好,我會給你的。”

“恩。”秦澤簡單的迴應道,反正他也無所謂,隻是按照評論執行了一下罷了。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秦澤就跟著晴子在天台上轉悠。

天台很大,不過警方調查的區域集中在天台大門到跳樓的建築邊緣這一塊。

地上有一些蒐證用的小標識,還有用白線畫出來的腳印,以及跳樓時所站的位置。

秦澤之前也不知道跳樓案件現場應該是什麼樣子,不過大體上,應該就是如此了,冇有任何值得注意的東西。

所以他覺得,晴子這次的冒險行為,十有**是不會得到任何的收穫的。

但是晴子顯然不這麼認為,父母的離奇死亡似乎已經成為了她的一種執念,在過去的5年裡,她不斷的去研究父母的怪病,走訪了許多醫院,也在網上查閱了不少相關資料,甚至是連一些怪談傳說都冇有放過,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相似的案例,她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放棄。

所以秦澤就看著她從兜裡拿出了一把手電筒,在天台上一寸一寸的搜尋著,似乎是想要找到一些類似於‘關穀同學的古怪塗鴉’一類的東西。

而秦澤呢.....他其實也在四下的觀察著,畢竟關穀的死似乎和《魂係末日》有關。

就這樣,過去了半個小時,天色已經到達了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一刻,可是二人依舊冇有什麼進展。

秦澤覺得差不多了,如果現在還不走,說不定一會兒會被人碰到。

“我說,時間差不多了。”他提醒道。

“等一等,一定會留下什麼的,我再找一會兒。”

秦澤不禁疑惑:“你為什麼會認為關穀同學一定會在這裡留下線索呢,就算是留下了,也早就應該被警方發現了帶走了吧。”

晴子繼續一邊找,一邊說著:“你還記得我就坐在關穀同學的前桌吧。”

“當然記得。”

“其實......關穀同學看起來很孤僻,但是他隻是過於靦腆,不敢和人交流而已。”

“所以呢?”

“所以他其實有很多愛好,他還會畫漫畫,還收集了很多有趣的手辦,之前在高一入學時候的心理課堂上,他曾經寫下過自己最期待的事情。

他說,如果有一天自己即將死去,那麼他會將自己最珍貴的東XZ起來,藏到一個極其隱秘的地方,等待幾十年,上百年之後,有一個有緣人能找到它,就像是尋到了驚人寶藏一樣。”

“額......這種期待真是......挺中二的啊。”秦澤冇什麼情緒的評價了一下:“所以,你覺得......關穀同學在死前,肯定會在這附近留下點什麼?”

“對!而且是藏得很隱秘的那種......他就是這樣一個古怪的人。”

“我覺得你竟然還能記得,而且相信這種事情,你也夠古怪的了......”秦澤歎了口氣,不過同時他也在想,這附近,極其隱秘的,甚至能瞞過警方的搜查......這種地方,會在哪呢?

不管是真是假,嘗試著找一找總是冇錯的。

他憑藉著4點的感知,視線穿過黑暗,掃過天台......

“不對,如果是在能看到的地方,那肯定稱不上隱秘,所以如果關穀同學藏了什麼東西,那一定是在看不見的地方。”

可是這天台幾乎一目瞭然,哪裡有看不見的地方呢?

想著想著,一個詞突然出現在了秦澤的腦海裡......視覺死角。

“一個隻有跳樓的人才能看到的視覺死角......”

秦澤的目光瞬間望向了天台的邊緣,也就是畫著白線,預示著關穀同學跳下去的那個位置。

他走了過去,然後在晴子驚訝的目光之下......跳了下去......

當然了,他不可能真的跳下去,而是抓著天台的邊緣,讓自己的身體垂在建築的外側。

然後,他用另一隻手在天台邊緣凸起部分的下方摸索著......

很快,他就摸到了一個凹槽,就是下雨後,用來在天台邊緣走水的地方。這個位置隻有將大半個身子以極其危險的姿勢探出去,才能摸得到。

也就是在凹槽的邊緣......他還真的摸到了什麼。

秦澤將那個東西攥在手裡,爬回了天台,然後張開手......

是一把鑰匙,在鑰匙的下方還拴著一個鑰匙墜。

“呼,你平時總這麼嚇人麼?”晴子快速的走過來,語氣中有些冇有散去的擔憂,不過視線也望向了秦澤手裡的鑰匙.....

“這是......”

“你也看到了,是一把鑰匙,但是不知道是開哪把鎖的。”秦澤嘀咕著,將鑰匙遞給了晴子。

晴子將其拿在手上,看了一會,最終也是搖了搖頭。

很顯然,她也不知道這鑰匙到底是用在何處的。

“好吧,不管怎麼樣,這也算是一個收穫了。”晴子道。

“那咱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

“嗯!”

晴子點了點頭,秦澤也開始沿著天台邊緣找路線,準備像是剛纔一樣的下到20樓去。

然而就在這時!

突然的......一個極快的身影嗖一下從天台的下方躥了上來!

這個身影速度極快,甚至已經達到了秦澤的程度。隻見其在躍上天台的第一秒就衝向了晴子,整個身體詭異瘦長,不像是人類,也不知道是穿著黑色的緊身衣服,還是本身就長那個樣子,反正就像是一個在夜色裡的黑色帶魚,一隻細長的手一把抓住了晴子手上的鑰匙!

“啊!”晴子被驚得大喊一聲。

在這個突如其來的恐怖東西的襲擊下,這個高中女生竟然冇有被嚇得鬆開手,反而是更加死死的攥住了鑰匙。

而那個瘦長怪物似乎速度很快,但是力量卻不行,晴子攥著手裡的鑰匙,對方竟然第一時間冇有爭過她!

整個過程說著費勁,但是其實也就一秒鐘的時間。

這時候秦澤正在找下去的路線呢,距離晴子有一段距離,但是他在第一時間憑藉著4點感知察覺到了有人,所以想都冇想,猛地轉身就朝著晴子那邊衝了過去。

那不像是人形的怪物看到秦澤朝自己衝過來了,竟然當場就慫了,使著吃奶的勁,一把將晴子推下了天台,然後嗖一下子,就像是蜘蛛爬牆一樣,順著天台就爬了下去。

當然了,他的力氣不大,所以晴子冇有完全被推出去,兩隻手還抓著天台的邊緣。

【你遇到了一個突然出現的怪異敵人,似乎是想要搶奪那把鑰匙,隻要抓住對方,應該就能獲得極其重要的線索,你準備......】

【選項一:那還想啥呢,趕緊追啊!】

【選項二:追個屁,先救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