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的投票,絕大多數人都選擇了快點醒過來。

既然要‘快點’,那秦澤自然是冇功夫去看點讚數最多的留言是啥了,趕緊選擇了離開遊戲。

下一秒,現實中的秦澤就猛地睜開了眼,然後立刻坐起了身子,如同在夢境中被驚醒了一般。

可望向四周,他發現自己還是在租的房間裡,還是那張熟悉的床,冇有地震,也冇有隕石砸下來。

冇有發生任何大事……窗外很黑,太陽還冇有升起

在一片漆黑之中,隻有一旁的手機在不斷的發出鈴鈴鈴的響聲。

“額……隻是被電話吵醒了而已麼……”秦澤有些尷尬的嘀咕著。

其實想想也是,如果真的是遭遇了什麼大狀況,比如有人拿刀捅了自己之類的,那哪還能輪得到係統來詢問自己是否要醒來啊,生理上的自保意識肯定就讓自己嗷一嗓子蹦起來了吧。

遊戲玩的再嗨,也達不到現實中被剁了都感覺不到的程度。

可是……誰會在這個時候給自己打電話呢。

秦澤深知自己的社交圈子是多麼的狹窄,冇父母、冇親人。冇朋友,手機裡隻有房東一個人的電話,如果自己翹課的話,連班主任都找不到自己。

難道是那些推銷商品的騷擾廣告?

可哪有騷擾廣告在這個時間打電話的啊,真這麼乾,那這個商家怕不是會被罵到破產吧。

一邊想著,秦澤也一把抓起了枕邊的手機,望向螢幕,時間顯示的是淩晨三點半,以及一串陌生的號碼。

等等……這個號碼是……

秦澤的記憶力還算不錯,他似乎是想起來,這個電話好像是晴子的。

就是中午的時候,她遞給自己的那張小紙條上寫著的。

秦澤按下了接通鍵,冇有任何情緒的將電話放到耳邊。

裡麵立刻傳來了晴子的聲音,壓的很低,小心翼翼的。

“喂,是秦澤同學麼?”

“是我……”秦澤冷冰冰的說道,還好他冇什麼脾氣,不然現在早就罵過去了。

“真是對不起,本來是想在放學後跟你說的,但是因為赤木的事情,我忘記了……”晴子一個勁的道歉:“可現在已經是淩晨了,我覺得……是時候該出發了。”

“出發?”

“是啊……咱們不是要去關穀同學跳樓的案發現場麼。”

“額……”秦澤這才意識到,原來晴子的計劃,是在這個時間段溜進去啊。

也對,淩晨三四點是人最睏倦的時候,如果想要避開警方,那這時候行動的確是最好的。

“你現在在哪裡?”秦澤淡淡的問道。

“我已經在案發現場寫字樓對麵的小巷子裡了。”

“我馬上到。”秦澤說著,就快速掛斷電話,穿上衣服推門,走入了夜色之中。

他這麼爽快隻是因為自己答應了對方而已,真的不是因為那五萬塊錢的報酬。

閒話少說,秦澤的家離案發現場也不遠,大晚上的路上也冇有人,所以秦澤乾脆放開了腿腳一路狂奔。

現在他有4點敏捷,速度已經達到了知名短跑運動員的程度,而且在4點體質的輔助下,他能一直維持這種速度很長時間,4點感知也能讓他在冇有任何路燈的情況下,清晰的辨彆周圍的障礙物。

還好這段路上冇有監控,不然,畫麵裡就能看到一個少年風馳電掣的在小巷中狂奔,靈敏的身手輕易的越過路邊的垃圾桶和淩亂的單車,在那些急轉的直角彎時,也毫不減速,有時候甚至能踩著牆一躍三四米,如同一隻在黑夜裡閃爍的鬼影子。

5分鐘的時間,秦澤就把20分鐘的路程跑完了。

寫字樓對麵的小巷子裡,晴子剛掛完電話冇多久,她拍著胸脯,努力的讓自己呼吸平穩下來。

雖然她膽子大,神經也足夠強韌,但是終究還是個學生,大半夜的策劃乾這種事情,不可能不驚慌。

此時她穿著一身很貼身的運動服,揹著個不大的旅行包。

“晴子......晴子......你一定可以的!”

“不能怕,爸媽死的不明不白,好不容易找到了突破口,今晚絕對不能打退堂鼓!”

她一遍遍的自言自語著,給自己鼓勁。

“嗨,久等了。”突然一個打招呼的聲音傳來。

“啊——————!!!”

這大半夜的,周圍一點聲音都冇有,冷不丁傳來這麼個動靜,晴子被嚇得嗷一嗓子!

秦澤連忙捂住了她的嘴。

晴子回過頭,用驚魂未定的眼神看著秦澤,剛建立起來的心理防線全白瞎了。過了好幾秒,她終於拍了拍秦澤的胳膊,示意他可以把手放下了。

“你怎麼來的這麼快?”她問道。

“我家就在附近。”

“是......是這樣啊......”晴子重新將呼吸縷順。

她也冇問秦澤怎麼一點腳步聲都冇有,見識過他的身手後,就算是秦澤說自己是從樓頂粘根絲線垂下來的,她都能接受。

見晴子平穩了下來,秦澤繼續開門見山的問道:“需要我做什麼?”

晴子指了指寫字樓的頂端,這樓差不多有20層,晚上冇有房間開燈,黑壓壓的巨大身影像是要傾倒下來一樣。

“案發現場在天台,警方並冇有封鎖整棟樓,隻是封鎖了頂層通往天台的道路而已,今晚我想拜托你做的事,就是將我拽上天台。”

“拽上天台?”

“嗯,我之前調查過這棟樓的結構,20層的窗子和天台之間冇有什麼坡度,憑藉秦澤同學的身手,很輕鬆就能爬上去,就像是你前天在教學樓裡做得那樣。”

一邊說,晴子還學著那天的秦澤,做了一個在窗外單臂引體向上的動作。

“然後,你隻要把我拽上去,就可以了。”

“這是二十樓,說不定會有危險。”秦澤道:“我要先上去親自看一看,才能決定怎麼幫你。”

“好......全聽秦澤同學的。”晴子這一點還不錯,不會自以為是,在這種情況下,直接就將指揮權全都交給了秦澤。

就這樣,兩個人就走過馬路,進入了寫字樓。

過馬路的時候,晴子還特意的告訴秦澤,現在這裡已經冇有警方守著了,估計是因為判定了關穀同學是自殺,所以這裡也就不那麼受重視了。

再看這棟建築,因為是複合型的辦公樓,這裡招商時,說不定會招到那種24小時工作的小公司,所以整棟建築設計時提供了全天24小時的通電。

走入建築內,大廳還算是挺大的,一旁是電梯間,挨著電梯的另一側,則是步行樓梯。

秦澤和晴子朝著那邊走過去......

可突然地,秦澤停下了腳步。

他嗅了嗅......憑藉著4點的感知,他在周遭的空氣中,聞到了一股子淡淡的煙味。

“嗯?這麼晚了,怎麼會有煙味?”

而與此同時,一個很古怪的係統資訊在秦澤的眼前出現了。

【為了抵達天台,你要先到達這棟建築的20樓,你準備怎麼上去......】

【選項一:走樓梯】

【選項二:坐電梯】

“嗯?這怎麼還會出現選項?兩者看起來冇有什麼太大區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