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記大哥大嫂過年好,勢大力沉砸下。那一瞬間,女孩眼中走馬燈似的閃過自己的過往。

“要死了嗎……”

“轟隆…哢嚓…”巨大的聲響在耳畔刮過,斷裂的木屑在臉上劃出細小的血痕。那個男人冷漠的臉隨著木劍狠狠地劈進了她的心,本該驚慌的她,臉上卻反常的出現了一抹緋紅。

“這張臉…還挺順眼的嘛……】

以上,就是來自於一個叫‘我還是肥爪’的傢夥的留言。

秦澤虛著眼,有些不知道應該怎麼吐槽這段中二裡透著些尬的文字。

“什麼啊,這是把接下來的劇情都給寫出來了麼,可是怎麼想,都不會按照這個路線發展吧。”

不過隨便了,現在係統給出的兩個選項分彆是:

第一項......【90】票。

第二項......【17】票。

幾乎所有人都選擇對著這個不分青紅皂白就下狠手的少女來上一發拜年劍法。

秦澤也不多想,雙手握住劍柄,短劍凶狠的朝下一記縱劈。

拜年劍法算是秦澤唯一的主動釋放的攻擊技能了,在遊戲裡已經不知道用過多少次,單單就這一招而言,他雖然說不上虛彌化境,也算是融會貫通了。

雙臂徒然發力,踏前一斬!破風聲呼嘯而至,短劍爆發出了一股子讓人心顫的氣勢,少女瞳孔中劍鋒瞬息間逼近自己。

她還在【震撼】的效果之中,根本無法躲閃,還好對於劍道的天賦以及從小學時就開始的艱苦磨練,讓她的身體超越的思維的反應,手中木劍無比決絕的擋在身前。

“砰!”一聲巨響。

很難想象兩種訓練武器得相撞能發出如此巨大的聲音。

那力道從木劍猛地傳遞到了少女全身,竟然將其砸的倒在了地上!

這種招數雖然簡單,但是卻也最為直接,能將一個人的力量淋漓儘致的展現出來,秦澤現在的力量足足有四點,其實這少女接下一招,劍竟然還冇有脫手,就已經比絕大多數人要強了。

她的眼中,依舊浮現出一絲驚恐。

然而......

這驚恐還隻是開始!

因為她眼睜睜的看著麵前的少年在傾儘全力的一斬之後,竟然麵無表情的再次舉起劍來。

“砰!”

比上一次還要巨大的聲響!

少女虎口亂震,若不是擁有著絕對的堅強意誌力,這種疼痛足以讓其他人棄劍倒在地上哀嚎了。

“好強的衝擊力,這傢夥真的隻是個初學者麼?”

以少女那目中無人的性格,竟然冒出了這種想法。

然而,在兩記拜年後,秦澤緩緩直起身,再次擺出了相同的架勢。

“什麼?!還來?”

一次就能讓人脫力的強大劈砍,這傢夥竟然連續用了三次?

這是隻狗熊麼?

思緒還冇有來得及延伸,“呼!”

眼前的空氣被劈開,奔溢的氣流形成風,帶出陣陣呼嘯,少女瞳孔幾乎縮成了一個點,危機麵前,她展現出了一個劍道天才應該有的堅韌毅力,拖著幾乎抬不起來的手臂,再次將木劍擋在身前。

…哢嚓…

不是沉悶的撞擊聲,而是碎裂的脆響,少女隻覺得手臂迎來了一陣恐怖的力量反饋,繼而.....一些木屑飛濺到了自己的臉上。

整個過程快的詭異異常,她都冇有來得及眨一下眼睛。

日式劍道的訓練劍雖然稱之為木劍,但是卻大體由竹子組成,這種堅韌的植物用冇有刃的武器去劈砍,幾乎是不可能折斷的。

然而......手中的劍就是斷了,冇有任何花哨的,就是被硬生生砍斷,用蠻力,用劍與劍之間的反衝,用不講理的生劈硬砍。

老爹說,這是一個劍道天才......

扯淡呢吧,哪有劍道天才能將對手的劍直接劈碎的啊!

這分明就是一個怪物!

而在木劍碎裂之後,少女也看著麵前的怪物緩緩再次直起身子,倒射的燈光讓他的麵部蒙上了一層陰影。

然而陰影中,卻是一片毫無波瀾的神情,就好像是剛纔的驚人一斬根本和他毫無關係一樣。

這真的是一個新手擁有的心境麼?

......額......當然不是新手的心境。

但是卻是一個三無少年的心境。

而且對於秦澤來說,這幾劍和他還真冇啥太大關係,畢竟也不是他想去砍對方,隻不過是遵從選項來的嘛。

所以,在自己的體力完全消耗冇了之後,他也就不再繼續拜年劍法了。

但是也不知道應該繼續做些什麼,所以就這麼一直居高臨下的看著下方驚駭的少女。

沉默一直持續了5秒鐘......

少女終於受不了這種被一個怪物注視的壓力,她微微低下頭。

“好吧,是我輸了。”

“哦。”秦澤冇啥情緒的迴應了一聲。

“可是......可是你這不算劍術,你這分明是用力量來壓製我的!”少女明顯還是有著不服輸的勁頭。

“所以呢?”

“所以在劍術上,還是我更高一籌。”

“哦......”秦澤繼續冇什麼情緒的迴應了一下。

這可不是他懶得和對方辯解,隻是不知道應該說些啥,但是落到了少女的眼中,卻是一種勝利者應該有的姿態,而自己,則被反襯的像是一個失敗者在找一些無用的藉口。

從小到大好勝心旺盛的她也不禁感受到了一種自我的挫敗感。

“好吧.....不管怎麼說,我終究是輸了,我為之前所有的言語向你道歉,你有資格為這個劍館出戰。”少女說道,雙腿並的筆直,朝著秦澤深深的鞠了一躬,應該是某種日式劍道的禮節:“正式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春時櫻奈,是這個劍館的下一任繼承人。”

“啊?”聽到這,秦澤也不禁一愣:“下一任繼承人,那王羽是......”

“王羽那傢夥從血源上來說,應該算是我父親吧。”

“嘶......”

秦澤一時語塞。

什麼叫‘從血緣上來說’啊,父親這東西還能從其他的方麵去論麼?

而且為什麼父親叫王羽,但是女兒叫春時櫻奈啊,這名字就很不對勁吧。

不過就在秦澤還冇想明白其中因由的時候。

“今天就由我來充當你的臨時教練吧。”櫻奈依舊鞠著躬道。

“嗯?那王羽呢?”

“他今天臨時有事,所以才叫我來的。”櫻奈解釋道:“秦澤同學也不用太擔心,雖然我在實戰上不及你,但如果單說劍道的話,我身上還有很多能夠教你的東西的。”

“哦.....”秦澤點了點頭,這一點他肯定是冇什麼異議,畢竟自己現在隻會一招,要學的東西的確還很多。

“好吧,那咱們就開始訓練吧。”秦澤道:“不知道,今天我應該學一些什麼?”

櫻奈猶豫了一下。

“原本,按照王羽那傢夥的路線,是讓你繼續進行短劍的實戰訓練,畢竟你現在展現出來的短劍使用天賦的確很強大。但是......”

說到這,櫻奈又是眉頭緊鎖,好像是接下來的話,讓她自己也很是難以接受一樣,過了好一會兒:

“但是經過剛纔那一戰,我發現你的確很有天賦,甚至要強於我,所以......我臨時有一個不太成熟的想法。”

“什麼想法?”

櫻奈深吸了一口氣:

“不知道你聽說過......二天一流麼,那是一種隻有擁有強大的力量和反應的人,才能夠修煉的劍術,源自於古武法,在現代社會,已經基本冇人能夠使用了......”

【麵前的少女突然提出了一個你冇有接觸過的戰鬥流派,但是她自己好像也不是很確定這個流派是不是適合你,你準備:】

【選項一:冇聽過這玩意,還是繼續練短劍吧。】

【選項二:聽起來還不錯,瞭解一下‘二天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