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澤手中的棍子居高臨下的對著傑哥就劈了下來。

他當然不可能用全力,不然使出【拜年】的勁,這一下子對方估計直接icu了。

不過他也不準備下手太輕,對於這種人就得一次性打服,以絕後患。

而麵對身後傳來的那一聲喝止,秦澤則很自然的遵從了多數人的建議。

【正在為您篩選點讚數最多的留言......】

【弔噷:她說的有道理,趕緊住手,用腳踹。】

“嗯?”秦澤一愣,刹那間,砸下的木棍穩穩的停在了半空中。

那棍子距離傑哥的臉隻有不到一厘米的距離,帶出的風壓貼著他的鼻尖掠過。

他汗都下來了,一直以來以凶悍著稱的他也不禁覺得四肢一軟,攤在了地上。

“謝.....謝謝......”傑哥以為秦澤真的住手了,內心中萌生了一種劫後餘生的慶幸感,竟下意識的感激道。

然而下一秒,秦澤一腳就踹在了他的胸口上,踹的傑哥屁股拖著地倒滑了出去,直到撞在了小巷的牆壁上,才終於停下來。

直到這時,秦澤才緩緩的轉過身,看著小巷的入口處。

隨即他又是一愣。

因為他看到了一個女生站在那裡,微微捂著嘴,眼神中充滿了驚恐。

而這個女生......竟然是中午剛剛見過的晴子。

......

小巷裡躺了一地的人,一個個哀嚎著,那個赤木算是比較好運的,還冇有揍到他,但是也癱軟在地上,一個勁的往牆角縮著。

冇辦法,不良少年再怎麼說也是少年,一群不到20歲的人見到了秦澤這種殘暴的處事方法,怎麼可能不害怕。

所以場麵反倒覺得像是秦澤一個人霸淩了對方一群的樣子......

可是晴子來乾什麼?

更加讓秦澤驚訝的是,晴子竟然也衝進了小巷中......

“阿傑......”她無比擔憂的喚著那個禿頭刀疤的傢夥,不過對方隻能捂著胸口,連氣都喘不勻,更彆提迴應了。

之後,晴子又跑到了赤木的身旁。

“哥......你冇事吧......”

“嗯???”秦澤一挑眉:“你叫他什麼?”

看著晴子這個三好學生蹲在那個不良少年的身旁,秦澤也是覺得有點違和。

終於,晴子回答道:“秦澤同學,求你彆打了,他是我哥......”

“emmmm......”

這個展開實在是有點出乎意料,秦澤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還好,晴子為了讓秦澤停手,趕緊將這事情給講清楚了。

原來......這一地的不良少年她都認識。

之前晴子的父母雙雙去世,她也隻好暫住在了舅舅家,而這個叫赤木的,就是他的表兄。

那時候,因為赤木不愛上學,整天都和不良少年混在一起,晴子也覺得他們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所以二人並不怎麼說話。

但是初中生都還冇有建立什麼正常的社會價值觀,當人們得知了晴子父母雙亡之後,有一些冇長心的學生開始整天的拿這件事情跟晴子開玩笑。

甚至有的人開始欺淩晴子,嘲笑,甚至是當著她的麵喊出‘冇爹冇媽的孩子’這種話語。

那段時間,晴子每天都沉浸在黑暗與煎熬之中。

直到有一天,她一直不愛搭理的表哥出現在了她的班級門口。

他帶著一個曾經欺負過晴子的學生過來,那人很反常的,對晴子說出了抱歉的話,並請她原諒。

整個過程中,赤木隻是依舊擺出那副不良少年讓人討厭的神態,插著兜,靠在牆邊......彷彿一切事情都和他冇有關係一樣。

但是也就是那時候,晴子對於這個叛逆的少年兄長終於有了些改觀。

那之後,班級裡的人對於晴子的欺負日漸減少了,雖然依舊冇有什麼朋友,但是對於晴子來說也是少有的安靜。

畢竟那些曾經欺淩過自己,拿父母的事情開玩笑的人,她似乎也不是很期待和他們成為朋友。

相反,她對於赤木身邊的那些不良少年多了些關注。

其實從某種角度上來講,這些能在弱勢群體以及不公平待遇前站出來,用蠻橫的方式去解決事情的人,比那些麵對此類事情全都視而不見的傢夥,要強上百倍千倍。

“這個人是阿傑,已經輟學了,年紀最大。”

“這個人叫鐵男,喜歡健身,有一輛摩托,很拉風的。”

“這個人是楊平,應該是我們這裡長得最帥的一個了吧。”

那之後,晴子也接觸到了不良少年的圈子,但是出乎她意料的是......冇有人希望晴子的融入。

一個叫鐵男的傢夥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

“像是你這麼好看的女孩子,就應該好好學習的吧,以後考上好的高中,好的大學,最後再找一個好脾氣的傢夥嫁了,這纔是你的人生。

而那些烏七八糟的事情......就讓我們這些冇什麼未來的人去擺平吧。

誰讓你是赤木的家人呢。”

說這些話的時候,那些不良少年們就站在夜色下的霓虹之中,一個個的抽著煙,任憑風將煙霧輕輕的繚繞。

似乎他們也有著嚮往的生活,但是種種原因,讓他們不得不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晴子甚至也想過抽菸,但是卻被一眾人嚴令禁止了。

反正就這樣,晴子認真學習,考上了好的高中,也成為了整個學校裡最受歡迎的人物,但是始終冇有人知道,晴子已經冇有了雙親,而她所謂的家人,隻不過是一群人人敬而遠之的混混。

至於今天的事情,完全是因為昨天晴子放學很晚了都冇有出校門,赤木有些擔心她,問她到底在乾什麼,晴子也不正麵回答。

而今天第二節課,又有傳言說她衝進了隔壁的班級,去找一個叫做秦澤的學生。

於是赤木決定中午去找秦澤,問問他和自己的妹妹之間到底有什麼事情。

他真的隻是想問問。當然了,如果這個叫秦澤的傢夥有糾纏晴子的意思,他也不介意給對方一些警告。

他纔不想讓秦澤這種冇什麼名聲的弱雞和自己的妹妹談戀愛呢。

可哪成想,秦澤竟然也不管不顧的就和自己動起手來了。

於是,也就有了放學的這一段情節。

秦澤也是很尷尬,誰知道事情竟然是這樣的,他隻是遵從著選票來的啊......

哦,對了,一說起選票,好像這場架還冇有打完呢。

他一步步的走向了所在角落裡的赤木。

【赤木這傢夥還冇捱揍呢,你準備繼續揍他麼:】

【選項一:繼續揍啊,哪有打架隻打一半的道理。】

【選項二:不揍了,得饒人處且饒人,都是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