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絕大多數人都覺得,還是選第一項比較好。

【正在為您篩選點讚數最多的留言......】

【一位蘇鈾:這次溫柔一些,你的力氣把他嚇壞了,所以他叫了這麼多人來壯膽來向你表白】

讀到這兒的時候,秦澤皺了皺眉。

“喂,我的性格隻是三無,我不是傻啊,對麵這種架勢,怎麼可能是來表白的?”

繼續往下讀......

【不要顧慮太多,上去把他公主抱。然後深情地盯他的眼睛,對他說:就算有這麼多的俊男,我也隻專情你一人】

“嗬,真是奇奇怪怪的建議。”秦澤道

這裡可是學校門口啊,就算這個學校的校風一直都很散漫,對於談戀愛之類的事情都不怎麼禁止,但是男生和男生之間公然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行為,那明天自己就會被全校通報批評了吧。

不過秦澤倒是也無所謂,畢竟這些人平時給了自己那麼多的建議,為自己省去了很多糾結的麻煩。

好像是有那麼一個詞兒來著......寵粉。

“好吧好吧,真是服了你們了,這次就依你們,但是下次請不要做出這種奇怪的建議了。”他就這樣一邊唸叨著,一邊走向那些不良少年所在的位置。

其中的黃毛脖子上還打著固定器呢,但是嘴上依舊叼著煙,一副誰都不服的樣子。

突然地,他的眼珠子瞪了起來。

“傑哥!就是......就是那小子!”黃毛指著人群中的秦澤嚷道。

“哦?”

幾人中的那個光頭男生微微眯著不大的三角眼,瞟向了黃毛所指的方向。

這人離遠了看,除了那光禿禿的頭之外,還看不出太多特彆的地方,而離近了一瞅,還真的是讓一般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因為這傢夥長得實在是太凶了,身寬體胖,滿臉的橫肉,剃的青白的腦袋頂上一刀歇著的疤痕一直延伸到了眉角。

“嗬......”他看到了秦澤之後,也是輕笑了一下:“你中午的時候,就是被這麼一個瘦了吧唧的學生給打了?”

黃毛很是鬱悶,但是卻也不得不點頭承認:“傑哥,彆看這小子瘦,但是力氣大得很.....”

傑哥咧嘴一笑,漏出一副泛黃的牙齒:“好,那今天咱們就好好教育教育這小子!”

說著,一行幾人就迎著秦澤走了過去。

這幾步遠的路上,幾個不良插著兜,仰著頭,著實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直到他們走到了秦澤的麵前,才終於停下了腳步。

“喂.....小兄弟,跟我們去那邊小巷子一趟吧。”傑哥也不多廢話,直接說道,而剩下幾人也很熟練的把秦澤給圍了起來,這意思很明顯了,你去也的去,不去也的去!

秦澤早就知道會是這個展開,所以冷著臉點了點頭,吐出一個字:“好。”

他這副神態,落到眾人眼中那就是被嚇傻了的樣子啊,於是幾個不良就很不屑的圍著秦澤,來到了一個小巷裡。

“小兄弟,我聽我兄弟赤木說,你中午很囂張啊。”傑哥居高臨下的道。

秦澤現在才知道,原來這位高個子黃毛男生叫赤木。

但是他叫啥都無所謂了,秦澤隻是安靜的將書包放到了牆邊:“我知道諸位這次來的用意,但是我不想和大家產生衝突,你們讓開點,我隻要抱一下赤木學長,今天的這件事就算完了。”

他淡淡的道。

“嗯?”幾人不禁疑惑:“抱他?什麼意思?”

“就是字麵的意思,有一些興趣怪異的傢夥喜歡看。”

“???”幾個不良麵麵相覷,最終都笑了。

“嗬嗬,小子,你在耍我們是吧,看來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是不知道我們都是誰啊。”一個身子還算是健碩的傢夥已經一把扯住了秦澤的衣領,惡狠狠的嚷道。

下一秒,隻聽“砰!”的一聲,這位出頭鳥大兄弟就捂著肚子,緩緩的跪倒在了地上,一臉痛苦的話都說不出來。

“......”一陣沉默,冇有人看清到底發生了什麼,隻是聽到了一聲悶響。

秦澤緩緩的走過麵前跪倒著的不良,一點點朝著前方的幾個人走來,臉上依舊冇有表情:“我說了,我不想和你們產生什麼衝突......”

話音未落!

“甘妮娘!”一個離得近的人壓不住脾氣,一腳飛踹了過來,但是緊接著就倒飛了出去。

轉眼間,站著的人隻剩下四個了!

“傑哥,攔......攔住他!”赤木不顧形象的退到了人群的最後方,中午那一巴掌他到現在還記憶憂心。

而剩下的幾人還算是講義氣,真的就衝向了秦澤。

秦澤一腳踹飛一個,一巴掌將另一個人拍在地上,又拽著另外一個人衣領,直接將其整個人都舉了起來。

戰局瞬息直下,原本是來教訓秦澤的人,竟然反而被秦澤堵在了小巷子裡。

而就在這一刻。

“媽的!少給老子囂張!”

一聲暴喝,來自於秦澤的後方,那個傑哥從地上撿起了一根手臂粗的木棒,照著秦澤就掄了過來!

不愧是在不良裡備受尊崇的人,下手就是狠辣,這一棒子足夠將一個人拍進醫院了吧。

緊接著,隻聽“砰”的一聲巨響。

【你收到了敵人的攻擊,觸發裝備特效,傷害減免2點。】

“嗯?”

秦澤一愣,隻感覺到身後的一股力量被卸掉了。

“對哈,我現在穿的這件衣服其實是【護火騎士的胸甲】。”他想著。

然而這一幕,落在了傑哥的眼裡,那就是完全不可思議的畫麵,隻見這一棒子之下,秦澤紋絲未動,而那木棒應聲斷開,嗖嗖嗖的倒飛出老遠,而傑哥也因為反震力一屁股坐在地上!

秦澤將手中舉著的那個人摔倒了地上,緩緩轉過頭,看著震驚不已的傑哥......一步步的朝他走過去。

“你......你要乾什麼?!”傑哥終究還是怕了,他深知自己剛纔那一棒子用了可是吃奶的勁啊!

這傢夥到底是什麼人?!

秦澤攤著臉,來到傑哥麵前,也不多說話,彎腰撿起半截棍子......他突然覺得,今天應該徹底的把這幾個不良給打服,不然以後說不定還會給自己找麻煩。

於是他舉起了棍子,微微用了些力氣......照著對方就抽了下去!

可就在這時!

“住手!”

似乎是一個女孩的聲音。

【你聽到了一個聲音在喊住手,你準備:】

【選項一:收手吧,放下屠刀......】

【選項二:住手你妹,老子就要以暴製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