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選擇的結果便出來了。

絕大多數人都選擇了第一項,也就是跟上去。

而選擇第二項的人,則隻有13個。

在如此懸殊的差距之下,秦澤自然也是選擇了前者。

【正在為您篩選點讚數最多的留言......】

【大佬嘿嘿嘿鈾:追上去,女朋友 1,隻要多管閒事,女朋友 1 1 1 1 1....(獲得稱號:海王。技能:魚群大暴走,大範圍群攻技能。地獄修羅場,談之色變的氣場)】

“......”秦澤微噓著眼睛:“女朋友後麵那麼多的 1是什麼鬼?還有技能,誰會給技能起那麼奇怪的名字啊?”

額......一想到之前遊戲裡,好像還真的是可以隨便起名字啊。

如此說來,出現極其羞恥的技能名,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一邊嘀咕著,他也一邊朝著樓梯的方向走去。

他的敏捷隻有兩點,不過在這個速度之下,不發出太大的聲響還是很輕鬆的。而且在3點感知的幫助下,秦澤隔著兩層樓梯,都能辨彆出對方的行動軌跡。

所以,他就這樣靜悄悄的尾行著對方。

很快,晴子的腳步聲就來到了7樓......

整個教學樓一共隻有7層,再往上走,就是天台了。

“她真的是要跳樓麼?”秦澤疑惑著。

然而,晴子的腳步聲卻冇有繼續走向天台,而是突然的調轉了方向,朝著辦公區走去。

“???”秦澤愈發疑惑了,這第7層一半的房間全都是老師的辦公室,還有閱卷室,校長室等等,一般情況下,學生很少會來這裡的纔對啊。畢竟來這裡就意味著,不是要受批評,就是要找家長了......

那麼晴子班長為什麼要在放學後躲藏在洗手間裡,等到學校都走冇人了,又偷偷的跑到辦公區呢?

一邊想著,秦澤也一邊小聲的走到了樓梯的拐角,靠著牆壁,悄悄的探出頭來。

然後,他就看到了晴子班長蹲在不遠處的教師辦公室門前,手裡拿著什麼,在卡啦卡啦的擺弄著門鎖......

“這傢夥......在撬門?”

這個畫麵實在是有點出人意料,一直在學校裡,以好好學生形象示人的班長,校花,優等生,竟然放學後去撬老師辦公室的門?

這說出去誰信?還有......她一小姑娘,從哪學的這玩意?

在接下來的五分鐘裡,秦澤就一直這麼靠著牆,漏出一隻眼睛,安靜的注視著晴子。

而晴子壓根冇發現,就在空曠的走廊裡,哢哢哢的一個勁撬鎖。

但是她的技術明顯不行,聲音很大不說,這麼長時間了,竟然還是冇撬開,等的秦澤都有點不耐煩了。

於是,就在晴子急的滿頭大汗的時候......

“喂,你到底在乾什麼啊?”一個聲音突然從她的背後響起。

晴子本來就很是緊張,被這一聲嚇得幾乎魂都飛了,下意識的想要尖叫,不過一隻手搶先一步捂住了她的嘴。

“嗚嗚嗚————”

她掙紮了一會,發現對方的力量極大,根本掙脫不開,隻能發出一陣嗚咽。

“彆叫了,我不是壞人,你隻要保證不喊,我現在就鬆開手。”秦澤淡淡的說道。

晴子也冇有什麼反抗的餘地,隻能點了點頭。

捂住她嘴巴的手鬆開了......晴子怯生生的轉過頭,然後就看到了一個比自己高半個頭的男生。

麵容很是冷靜,額前的頭髮剪的有些隨意,但是和那些生怕髮型被弄亂了的男生相比,就顯得極為的清爽。

“你是......隔壁班的那個......那個......”

“秦澤。”秦澤幫對方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哦,秦澤同學,你好。”晴子強行的讓自己表現的鎮定些:“你......你怎麼在這裡?”

“這正是我想問你的問題,我值日之後要離開學校,看到你鬼鬼祟祟的,纔跟了上來。”秦澤說話倒是開門見山,直接就用上了‘鬼鬼祟祟’這個詞兒。

“我......我.....”晴子揹著手,支支吾吾的。

“你在撬鎖,我看到了,所以你到底在乾什麼?”秦澤懶著聽對方編造的理由:“你也不需要緊張,我隻是好奇而已,若是想要揭發你的話,我早就錄像了,也不會站在這兒跟你說這些廢話。”

“......”晴子皺著眉,明顯是在進行激烈的心理鬥爭,過了好一會兒,終於開口:

“好吧......我......我想進去拿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

“我也不知道......不過那東西就夾在關穀同學的作業本裡。”

“啊?”聽到這兒,秦澤也是一愣:“關穀?”

“嗯,就是關穀。”晴子點了點頭,似乎是接下來的話有點難以表達,以至於她需要組織一會兒語言。

就這麼過了兩分鐘:

“關穀同學的事情你肯定已經聽說了,所以我也就不瞞你了。

其實我......其實我在一個多星期以前,就已經發現了關穀同學有點不對勁了,他似乎是......突然開始畫畫了。”

“emmm......咱們這個年紀,寫寫畫畫什麼的,難道不正常麼?”

晴子擺了擺手:“我不是說畫漫畫那種,而是......而是很奇怪的一種狀態,就是他突然開始反覆的塗鴉一些詭異的圖案,不是具體的事物,而是有點像......像是什麼東西被點燃後,燒的特彆旺盛的那種感覺。”

“......”秦澤冇有做聲,繼續安靜的聽著。

“還有就是,他開始神經兮兮的唸叨一些關於火的詞兒。”

“火?!”聽到這個字眼後,秦澤終於是不禁疑惑的發出了聲音。

“恩。例如燃燒殆儘、焦糊、火種,這一類冇頭冇腦的話,由於我坐在他的前桌,時不時就能聽到。一開始我其實也冇有在意,畢竟中二病誰都會犯。但是直到一週前,他突然跟我說了一句話。”

“什麼話?”

“他說......‘我把柴薪夾在了作業本裡’。”

“柴薪?”秦澤猛地愣住:“什麼意思,他在作業本裡加了塊木頭?”

“肯定不是啊,那種事情在收作業的時候就會被髮現吧。”晴子道。

“也是......那然後呢?”

“然後就冇了,就這麼一句話。”晴子迴應著:“之後的第二天,他就不來上課了,又過了一週,也就是昨天,他跳樓的事情就在學校裡傳開了。”

秦澤捏著下巴,就算是他對什麼事情都不太上心,也不禁開始思考了起來:“所以,你就想去辦公室裡,看看他的作業本裡到底夾著什麼?”

“嗯。”晴子承認道。

“這事情你跟警方或者老師說了麼?”

“當然說了,這可是關係到死者的大事情。”晴子道:“可是......作業本裡什麼都冇夾。”

“什麼都冇夾?”

“是啊,似乎連警方都驚動了,但是作業本裡夾冇夾東西,那不是一目瞭然麼。

所以他們認為,那時候的關穀就是在和我胡言亂語而已。”晴子道:“但是我能確定,關穀那時候十分的清醒,他絕對是在跟我交代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可是......一個都開始胡亂塗鴉的人,怎麼想都和清醒不沾邊吧。”秦澤不由的這樣想著。

但是又一想到關穀的奇怪行為,以及他提到了‘火’這個字眼,還有‘柴薪’之後......

秦澤也陷入了矛盾之中。

【你和隔壁班的晴子班長聊起了關於關穀同學的話題,現在你準備:】

【選項一:這個晴子有點古怪,關穀的死十有**和她有關,報警!抓她丫的!】

【選項二:幫晴子撬鎖,進去和她看看,關穀同學的作業本裡到底夾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