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攻擊還是防守,秦澤肯定是拿不準注意的。

所以他慣例按照選項後麵數字的多少來做出決定。

而這一次,選項一,也就是‘攻擊’後麵的數字是【66】

選項二‘防守’後麵的數字則是【76】

秦澤冇怎麼猶豫,剛要開口說自己想學防守......

可是突然的,係統提示出現了。

【係統檢測到選票異常,可能存在故意刷票嫌疑。】

【正在檢測中......】

【係統篩選出以下人員:書友20210202080250270存在刷票行為,數額巨大,證據確鑿,故該人員的所有票選數量均視為1票。】

【從新計算選票......】

【選項一:66票】

【選項二:57票】

【注意:係統計算可能出現誤差,但大多數情況下不會數錯,另外,係統對於少量刷票行為大概率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你一個號哇啦哇啦刷了20票,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秦澤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係統提示,一時之間都不知道這口槽從何吐起。

所以還是先遵從新的選票結果,開口道:

“我想先學攻擊。”

“恩,也好。”王羽點了點頭:“那我先給你簡單的說一下理論知識,你不用去理解,隻要聽一遍就夠了。”

接下來,王羽便簡略的跟秦澤說了說他手中這一類短劍的類彆。

這種劍......屬於‘重短劍’,更細分的話,應該叫做【開成劍】,在中世紀是為了對付厚實的甲冑而製造的,由於厚實的劍身,它的攻擊力和防禦力都不錯,但是缺點是對使用者的力量要求極高,無法長時間作戰,基本掄上幾分鐘要是還冇砍死對方的話,就要趕緊後撤,不然就被對方追著砍。

這也是為什麼最開始,王羽說秦澤練不了這劍的原因。

而正因為這種劍的設計,導致了它最好的攻擊方式不是向匕首那樣的撩刺,也不像是長劍那樣的揮砍。

而是劈......就像是斧子那樣,利用自身的重量,自上而下的去劈砍。

其實你說砸都行。

說到這,王羽也伸出手:“短劍給我,我給你演示一遍!”

秦澤將劍遞過去,然後,就看到了對方擺出了一個很經典的動作......那就是將短劍高舉過頭頂,然後猛地踏前,順勢將劍往正前方猛砸!

俗稱的......拜年劍法!

這種劍法由於武器上舉,胸膛大開,就是說,防禦性會直線下降。

但是如果注重防禦,那麼持劍的姿勢就必定要保持在身前,那麼就會導致這武器根本發揮不出應有的攻擊力。

所以,王羽纔會問秦澤到底是想要攻擊,還是防守啊,原來這兩種路線真的是背道而馳。

“記住,不要隻靠手臂的力量,而是要靠全身的力氣以及劍自身的重量,你來試一試。”

秦澤接過劍,跟著試著做了一遍動作......

“不行!你那一步踏出的不夠果斷,要向前衝,就像是百米賽跑時的第一步,再來一遍!”

“手臂再直一些,如果勁頭對了,劍在身前會掄出一個弧形,你再試一下!”

王羽這人彆看平時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但是真的到訓練的時候,卻出奇的嚴厲,幾個小時下來,竟然除了喝水,就冇讓秦澤休息過。

用他的話說,你每一次動作,都在增強肌肉的記憶,實戰中,人的腦子不是始終都清醒的,所以必須要練成不過腦子,也能做出最標準的動作,不然就算是不合格!

秦澤終於知道了這個劍館為啥冇人了,這種老派,帶著點虐待性質的教學方法,怎麼可能留得住人,還好他體質有3點,能堅持下來,不然一般人,20分鐘就趴在地上,第二天死活都不會再來了。

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秦澤一個動作重複了不知道多少次,超越高中生應有的體質之下,都不禁全身痠疼。

而隨著他的訓練,王羽眼中卻也越來越驚,估計是萬萬冇想到,這小子真的能硬生生的堅持幾個小時!

終於,時間到了,秦澤全身大汗淋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嗬嗬......好小子啊!”王羽笑道:“現在的年輕人,有你這種身體素質和毅力的,已經快絕跡了吧。”

秦澤調整著自己的呼吸:“我的招式練得如何?”

“姿勢很正確,力道也基本掌握要點了,剩下的就是量的積累。”

“恩......”秦澤點了點頭,看來這次的劍術之行還算是很有收穫,他不多說話,撐著身子站了起來:“謝謝,再見。”

說完,背上書包就要走。

“喂......你......這就走了?”

“不然呢?”

“我能問一下麼,你為什麼要練劍?”

“為了打遊戲!刷經驗!爆裝備!”

“啊?”王羽一愣:“啥......啥遊戲啊,刷怪竟然還得練劍,vr麼?”

“魂係遊戲!”秦澤道:“如果冇什麼事,我走了,明天再來,你還得教我更多的東西。”

說完,他就頭也不回的推開了劍館的門......

隻留下王羽一個人呆呆的看著對方消失的方向:

“早......早聽說魂係遊戲很硬核,冇想到硬核到這種程度啊!”

......

......

門外,夜色已深,現在的時間是11點,出租和地鐵全都關了,所以隻能打車,回到了家裡。

進了門,簡單的洗了洗身子,秦澤躺到了床上。

一天的疲憊,讓他剛躺下,就有了睏意。

在漸漸步入夢境的這個過程裡,秦澤也在想著......

昨天,自己已經把那個廢墟基本清理完了,活屍守衛也讓自己乾掉了。

.....隻剩下了那座教堂。

所以,這整個村子的人到底在朝拜什麼?

那個守衛一直在教堂外巡邏,他所守護著的,到底又是什麼東西?

想著那教堂一直緊閉著的大門,秦澤有些拿不準主意。

他不知道那教堂裡的是寶物,還是什麼危險。

所以......

【一會要不要推開那教堂的門?】

【選項一:怕個卵,你有劍法了,就算有boss,砍死不就得了!】

【選項二:穩一穩,先探索彆的地方啊,不然真要是有boss,打不過咋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