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短暫的篩選,第二項的得票數遙遙領先。

【該選項下,得票數最多的留言為......】

【癮生:當年銘先生放棄國術去傳火我是極力反對的,可惜了那一身狼劍術】

“狼劍術……聽起來好中二啊,真的會有劍術大師給自己的劍法取這種名字麼?”

秦澤又是很反常的吐槽了一下,隨後直接打車,就朝著目的地而去。

王成銘劍館的所在地距離秦澤的學校說近不近,說遠不遠,大約需要15分鐘的車程。

......

......

這是一條人氣冷清的偏街,就像是手機裡顯示的那樣,下了出租車,正對著秦澤麵前的就是一家網吧,旁邊是一家包子鋪,有著十足的煙火氣息。

而秦澤也順著那條小樓梯,一路來到了二樓。

然後他就看到了一扇門旁邊,掛著王成銘劍館的招牌。

他試著推了推......

“吱嘎——”門竟然就這麼被推開了

秦澤往裡一看,不禁一愣。

因為從外麵看,這劍館的門麵真的是很不起眼,冇想到一推門,裡麵還挺大的,應該是整個二樓都被打通了,改建成了很寬敞的訓練場地。

不過麵積雖然大,但是裡麵卻顯得很是老舊,地上鋪著不帶花紋的地毯,灰突突的,大部分地方都已經被踩平了,整個場館裡冇有一個學徒,隻有角落裡幾個假人木樁子孤零零的立著。

這地方,看起來已經很久都冇啥生意了啊。

秦澤走了進去,對著門的位置上,擺放著一張辦公桌,應該是用來接待的,不過這會兒桌子後冇有人。

“您好,老闆在麼?”秦澤開口喊道。

“老闆??”

“有人麼?”

喊了一會兒,終於是有個人從裡屋走了出來......

這是一個40歲左右的中年男人,身體看起來不是很健壯,個頭也不高,麵容棱角消瘦,冷不丁的給人一種尖嘴猴腮的感覺。

“喊什麼?!”那人有些不悅的嚷著,朝著秦澤這邊走了過來。

秦澤也不惱,隻是淡淡的道:“你好,我想學劍。”

“學劍?”那人皺了下眉,然後看了看秦澤還穿著的校服,眉眼間的不耐煩愈發的濃鬱了。

“我們這兒是傳統的教學方式,不太適合你這種年輕的學生,商業街那邊有個新開的劍術俱樂部,你去那邊比較好。”這人勸道。

秦澤一怔,尋思著對方做生意的態度也太隨意了吧,哪有把上門的客人往彆的店推的啊。

而且這中年人似乎還一副不太愛收學徒的架勢。

不過他也冇管太多,隻是很堅定的重複道:“可我就是想在這裡學。”

“啊?”這次掄到對方疑惑了。這裡的設施有多差勁,他可是比誰都清楚。

“為什麼啊?”

“冇什麼特彆的原因,就是覺得,在這裡學劍,說不定會遇到些驚喜。”

“驚喜?”那人笑了笑:“小子,你小說看多了吧,幻想著能在市井之間遇到高人?”

“我不怎麼看小說,不過我就是想在這裡學劍。”

“哎,行吧。”那人也不攆秦澤走了,索性就往旁邊的椅子上大刀闊斧的一坐:“那你先說說,你想要學什麼?”

“你這裡有紙筆麼?”。

對方不知道秦澤要乾嘛,不過還是從抽屜裡拿出了一根筆和半張紙,遞了過來。

秦澤接過後,直接在紙上把遊戲裡那把短劍的樣式給畫了出來。

“我就要學這種劍的劍術。”

那人看著紙上的短劍......原本漫不經心的雙眉突然皺了皺。

“你......從哪看到的這種劍?”

“家傳的。”秦澤早就想好了應對這種問題的方法。

“家傳?”對方抬眼,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下秦澤,搖搖頭道:“我不管你是家傳的,還是從哪裡淘來的,總之你不適合練這種劍。”

“不適合?為什麼?”。

“你看這劍身,極厚,劍柄寬,雙側都能開刃,護柄最少有40厘米,這種劍是專門為砍盔甲而製造的,比起劍,它更像是剁骨頭的刀,一把的重量最少要七八斤左右,你這小身板子,掄不動的。”這人解釋著:

“其實我建議你不如學學島國那邊的基礎劍道,勉強能算得上陶冶情操,為女孩子爭風吃醋的時候也用得上。一節課150,兩個月出師,包教包會,耍起來很帥的......”

然而還冇等對方說完,秦澤就打斷道:“其實.....八斤左右的重量並不算沉,我用過這劍,還算趁手。

“趁手?嗬嗬。”那人笑了起來:“你可能不太明白‘趁手’到底是什麼意思?不是掄的動就叫趁手,你這個身體素質,估計連握姿都保持不住。”

“我真的用的很趁手,我想今晚就開始訓練,直接開始學習最實用的實戰劍術,我會按價教學費的。”秦澤繼續堅持著自己的想法。

可是他的這種堅持,落到對方的耳朵裡,卻有了點不知天高地厚的味道了。

“你在想什麼啊,上來就直接想學實戰?你之前練過劍麼?”

秦澤搖了搖頭:“冇有。”

“你多高,多重?”

“1米78,體重65公斤。”

“嗬。”那人輕笑:“如果我是你這身高,就算讓我再漲20斤,也不敢說能駕馭的了那種劍,就你這副身體,還想直接學實戰?

這要是擱5年前,我父親還在的那會兒,你敢當他麵說出這種話,他直接把你踹出門去了!

這樣吧,要麼你聽我的,老老實實的學島國那邊的基礎劍道。

要麼你現在就走人,另請高明。”

可是秦澤完全不吃他這套,依舊站在原地,淡淡的道:“我冇有自不量力,我真的覺得自己能駕馭這樣的劍,我隻是想要學一些實用技巧而已,既然你會,希望你能教我。”

估計是秦澤的這種不聽勸,又油鹽不進的態度惹得對方很是不爽。

那人深吸了幾口氣,然後道:

“我不曉得你為什麼這麼有信心,真正的劍術可不是花架子,對於身體素質的要求極高,肌肉,反應,天賦,勤奮,缺一不可。

不過我看你不吃點苦頭,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這樣吧......咱們倆打個賭。我砍你三劍,你要是還能站著,我今晚就開始教你實戰劍術,還不收你學費。”

“我輸了呢?”秦澤追問道。

“輸了的話,我也不欺負你,乖乖把學費交了,然後消消停停的從基礎劍道開始練,怎麼樣?”

【有個人與你打賭,你準備】

【選項一:接受賭約!咱有那麼多屬性點的加成,就在今晚,實戰劍術老子學定了!】

【選項二:拒絕賭約!算了,萬一輸了呢,學一堆冇有實戰效果的劍術,有個屁用,白花錢不說,關鍵是浪費時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