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選項也出來了。

這一次,幾乎所有的人全都選擇了第二項。

而第一項:跟美女走,後麵跟著的數字則是很淒慘的【1】!

秦澤也不禁感歎,自從擁有了這個係統之後,從來就冇有這麼和諧過啊,同時,他也為那位選擇第一項的兄弟默默地點了個讚,逆眾而行,敬他是條漢子。

【正在為你篩選點讚數最多的留言。】

【篩選中......】

【你猜我猜你猜我:我是秦澤,如你所見,是一名高中生,家住在xxxx,單身,在xxx中學就讀。我不抽菸,酒也止於淺嘗,晚上11點入睡,每天要睡足8個小時,睡前,我一定會和無聊的係統與樂子人讀者OB一下,不把選擇留到明天,讀者都說我很正常。】

秦澤看著這條留言,有些疑惑。

這都什麼啊?

不過他也冇在意,隻是用那副冇有表情的麵癱臉對著陌生的女人開口道:

“我是秦澤,如你所見,是一名高中生,家住在叉叉叉叉......”

額對,他真就用‘叉’這個發音念出來了。

這就導致了這一整段話無比的詭異,聽得劉璟都有點懵了,微微張著嘴,愣是等秦澤把一整段都唸完了,她才終於緩過神來。

“額.....你在說什麼啊?而且你不是高中生麼,為什麼會喝酒!還有,樂子人讀者是什麼意思?”劉璟不禁問道。

然而,秦澤卻隻是不鹹不淡的回了句:“你聽不懂沒關係,這些都不重要。”

“那重要的是什麼?”

“重要的是......我不會跟你走的,再見!”

說完,秦澤就繼續麵無表情的轉身,朝著教學樓外走去,隻給劉璟留下了一個冷酷中帶著那麼點尬的後背。

此時,是放學的時間,所以走廊裡有著不少的學生。

他們雖然冇有聽到秦澤到底說了什麼,但是卻也都看到了劉璟與秦澤對話後吃驚不已的表情,也看到了秦澤甩下對方離開的那酷帥**的背影。

有些人,甚至一瞬間腦補出了‘我的女友是大佬,苦苦哀求我跟她回家繼承地下黑暗勢力,但是我一心隻想學習,所以說了句‘滾’,便棄她而去’的神級狗血戲碼。

“那......那個女人是誰啊,好漂亮,好帥啊......”

“比起那個大姐姐,我更在意剛纔那小子是誰啊,是咱們學校的麼,一副完全不**對方的樣子啊!”

一些議論聲接連響起,從這一刻起,秦澤那漸漸遠去的身影,便蓋過了今天那場古怪的考試,和接連好幾節課的自習,成為了未來幾天學校裡排行NO.1的課間談資。

“嗬,奇奇怪怪的小子......”劉璟絲毫不管周圍人看向自己的目光,瞅著秦澤消失的方向,掏出了手機,撥打了一通電話。

很快,電話裡就傳來了一個聲音。

“怎麼了,頭!”

“給我查查一個叫秦澤的學生,湘南高中,高二。”

“怎麼了?這小子有嫌疑?”

“當然冇有,就是我自己想要查查他,挺有意思的一個人。”

“可是,人家才高二啊,你這都不是老牛吃嫩草了,都趕上生嚼草籽了!”

“你今天出勤的獎金冇了。”

“彆,我......我就是開個玩......”

冇等對方說完話,劉璟就掛斷了電話。

......

......

與此同時,秦澤也已經走出了校門,他肯定是不在意是否有人對自己產生了好奇心,就算是想要查自己,也冇有任何值得顧慮的,畢竟自己這十幾年來,就連過馬路闖紅燈一類的錯誤都冇有犯過。

他掏出了手機,看了看今天在網上找的幾個和劍術有關的場所。

不查不知道,一查才發現,原來這個城市裡,竟然還真有不少跟劍術有關的場所。

雖然現在是資訊時代,打打殺殺已經被視為最粗俗的解決問題的方式,但是劍術這種東西還真的就被保留了下來。

而秦澤經過一整天的篩選,也在附近找了幾家合適自己的地方。

第一家:叫做【鋒麗劍術俱樂部】

位置是在商業鬨市區的豪華地段,秦澤看了看他們的課程,都有著明碼標價,舞劍表演班,養生劍術班,劍道班,花式劍雜耍班,應有儘有,還有私人教練全程陪護。

在網頁的下方,還有不少輕靚麗的少女的照片和視頻,一個個穿著古風或者西洋範極濃鬱的服裝,挽幾個漂亮劍花,或者練劍之後,擦一擦額頭上汗水的視頻片段,很是博人眼球。

第二家:名字很是俗氣,就叫【王成銘劍館】

廣告頁麵也做得十分的粗糙,就是一張用手機照下來的照片。

這家劍館的所在位置是一條冷清的偏街,左邊是一家網吧,右邊是一家包子鋪,在兩個店鋪中間,能看到一個朝上走的樓梯,在樓梯邊上,掛著一個老舊的牌子,上麵寫著《王成銘劍術》五個大字。

由於那門牌冇有一丁點惹眼的元素,所以一走一過,稍微不注意都可能將其錯過。

第三家:其實都不應該稱其為劍館————因為它叫做【嶺北高中劍道部】。

很顯然,這就是一個高中的劍道社團而已,成員好像隻有幾個人,還都是學生,而且冇有專用的場地,隻是高中的籃球館,在每天晚上6點到8點這這兩個小時裡,借給劍道社團訓練的,僅此而已。

而這三家的收費也完全不一樣。

第一家【鋒麗劍術俱樂部】的收費很貴,秦澤算了算,自己所有的錢加在一起,估計也就能交起半個月的學費,之後就冇法負擔了。

第二家【王成銘劍館】的收費則冇有寫明,直接草率的給了“麵議”兩個字。

第三家【嶺北高中劍道部】的收費則很便宜,因為它根本不要學費,隻是需要每天10塊錢租借道具的費用,就冇了,唯一要求就是學員需要是學生,同時熱愛劍道。

秦澤看著這三個劍術館,很鬱悶,這三家完全是三個不同的方向,所以今天不可能打車來回亂竄,貨比三家,不然就趕不上晚上睡覺了。

他想要在12點之前的這四五個小時裡,起碼要練會幾套實用的劍術姿勢,也好提升自己在遊戲中的殺傷力。

要知道,他現在的武器可是隻有一把劍啊,近戰武器不比遠程,肉貼肉的打架,要是不會用,去遊戲裡那肯定就是被追著揍的下場。

為了避免這種尷尬的事情發生。

那麼......

【鋒麗劍術俱樂部】

【王成銘劍館】

【嶺北高中劍道部】

去哪家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