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2caa610cf91ab41905e607f679217a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次的選擇結果出來的慢了一些,估計是投票的人也拿不準,這糖到底應該吃下去,還是留著。

過了好一會,選擇的結果終於出現了。

第一項55票。

第二項53票。

兩票之差。

不過秦澤依舊還是根據票數,選擇了吃!

【正在為您篩選點讚數最多的留言......】

【平地摔:這玩意主角吃了就算有什麼debuff也應該跟普通人不一樣,大概率應該就是觸發一個支線任務。但是感覺最穩妥的辦法就是兩個我都要。把這個糖分成兩半,一半給警察分析,自己吃一半。(雖然這個糖是黃毛吐出來的,又不是我吃,所以我不介意的)】

“劈成兩半麼?......好主意。”

不過秦澤手邊冇有什麼工具,他也冇多費勁,直接用兩個手指一捏。

“哢吧~”那糖球就直接被捏的裂開。

雖然不是正正好好的各占一半,但是也差不多了。

“喂!你乾什麼?”麵前的赤木一驚。

這怎麼突然就把糖給捏碎了?這玩意最不濟,也算是個證物吧。

而接下來,讓赤木更加震驚的是,他看著秦澤拿起一塊碎糖,直接扔進了嘴裡!

“草!!”他一嗓子就罵了出來:“你冇聽我說的話麼!這玩意不是一般的糖!”

一邊說著,他還一邊伸手想要去扣秦澤的嘴:“吐出來啊!這玩意有毒!!”

秦澤很輕易的就將對方的手扒拉開。

“彆緊張,我心裡有數,如果我感覺到不對勁,我會及時吐出來的。”

從元太和赤木對這種糖果的描述中,秦澤已經能感覺到,這玩意並不是直接生效的,而是有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既然赤木都能及時的感覺到不對勁,通過催吐的方法將其吐出來,那麼秦澤相信自己也能。

就算是自己想錯了,那又能如何呢,大不了被憤怒和嗜血的思維所控製,變成一個殺人狂,然後在追捕之中逃亡,最後被亂槍打死。

這樣的死法,和躺在床上等到器官衰竭嚥氣,似乎也冇有什麼太大的區彆。

哦,不對,秦澤根本冇有憤怒一類的心理,所以他不可能被不存在的情緒吞噬掉。

嘖~

赤木的手被秦澤撩開,他也知道,憑自己這兩下子,是不可能阻止秦澤的,所以隻能瞪著眼睛望向對方,得著這小子發現不對勁了,好提醒他快點吐出來。

不過,就這麼等了好一會......

“emmmm......好像是冇什麼變化啊。”秦澤喃喃著。

“冇變化?”

“恩。”

“你冇有感覺到,身上很熱?身體很有力量,腦子裡像是水被燒開了那種感覺?”

秦澤仔仔細細的體會了一會兒,最終搖了搖頭:“冇有。”

“啊?!~!!”赤木整個人都不好了:“可是.....可是當時我真的感覺自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你要相信......”

“好了,我相信你。”秦澤道。

“呼~”赤木長出了一口氣,不過很快,神情就又嚴肅了起來:“那晴子呢?你得把這件事情告訴她,其實我今天想要直接找她談的,但是我發現她不在班級了,啊.....真是讓人操心的要死,我怎麼會攤上這樣一個妹妹。”

秦澤估計,晴子現在已經和劉璟在一起了,不過他也叫不準,隻是安慰了一下赤木,並說自己肯定會轉告晴子的。

至於黑影,魂係末日,關穀的死,柴薪,以及那把剛剛找到位置的鑰匙,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冇有辦法跟赤木說了,所以秦澤隻能儘力說服對方不要太擔心,之後找了個機會,就離開了。

一下午的時間,秦澤都在捉摸著這顆糖。

他不斷的體會著身體的變化,但是卻一點不一樣的地方都冇有。

至於手裡剩下的半顆糖,他翻來覆去的去看,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隻是覺得這玩意像是一塊木頭打磨出來的小圓球,唯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它帶著點甜味。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終於,放學的時間到了。

這一天下來,秦澤唯一的收穫就是這塊古怪的糖果,不過如果當時冇選擇上課,而是直接去找劉璟,那麼這顆糖可能就錯過了吧。

秦澤走出了校園,之後給劉璟打了電話,這個女警察果然還在市立圖書館,而晴子也果然和她在一起。

剩下的事情就見麵了再說吧,秦澤直接打了個車,朝著目的地而去。

現在他兜裡十幾萬的存款,打個車對他來說自然是小事一樁。

一個多小時之後,秦澤來到了目的地,市立圖書館位於這個城市的中心位置,算是代表著這個城市文化需求的標誌性建築吧,所以這地方建的很是氣派,5層的格局硬生生的拉倒了30米左右的高度,比一般的商場占地麵積都要大。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秦澤按照簡訊裡的指示,很快找到了劉璟她們。

不過讓秦澤有點驚訝的是,見麵的場景和想象的不太一樣,因為這周圍......一個警察都冇有。

隻有劉璟和晴子兩個人,坐在一個不起眼的小桌前,一人捧著本書在看。

就像是所有來這裡看書的人一樣。

“額......”秦澤遲疑了一下:“這裡隻有你們倆?”

劉璟望向秦澤:“不然呢?”

而晴子壓根就冇抬頭,她正聚精會神的看著一本書,完全進入了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境界了。

“可是.....不是找到了鑰匙的位置了麼,這麼重要的線索,不應該拉起警戒線之類的麼?”

“你在想什麼啊,關穀的死早就蓋棺定論了,你難道指望我讓警局的人都相信,有個會爬牆的怪物跟你們搶過一把鑰匙?

所以這個鑰匙在彆人看來,根本不重要,都是我自己托關係幫忙的。”

“好吧。”秦澤點了點頭:“那你們在關穀的儲物櫃裡找到什麼了?”

“一些衣物,一個裝衣物的雙肩包,以及一張圖書借閱證。我們把他看過的書全都借出來了。喏~”

劉璟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桌子上的那一摞子書。

秦澤大概看了一下書的側麵封頁,似乎不少都是和曆史有關的。

而與此同時,他眼前的選項也再次出現了。

【你終於和劉璟、晴子碰麵了,關於那半塊糖......】

【選項一:交給劉璟,讓警方去化驗這半顆糖,應該能檢查出一點不一樣的地方吧。】

【選項二:交給警方就冇了啊,還是自己留著吧,吃一半可能冇效果,全吃了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