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邦曆,2025年,盛夏。

陽光穿過窗子,即使是下午的最後一節課,教室裡依舊燥熱,每個學生的身上就像是裹了一層保鮮膜。

秦澤望著操場,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突然地,兜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

他掏出來瞄了一眼......發現是一條簡訊,匿名的。

順手點開,裡麵隻有三行字。

【你想玩一款叫做《我的魂係末日》的遊戲麼?】

【選項一:想】

【選項二:不想】

秦澤挑了下眉,他覺得這簡訊有些奇怪,不過也冇在意,十有**是發錯了。

剛想將手機揣回兜裡......

“嗖”的一聲。

一截粉筆頭準確的砸在了他的腦門上。

“秦澤!自然界中最基本生存規則是什麼?”講台上的生物老師厲聲提問道。

秦澤站起身。

看來是自己上課玩手機的行為惹了對方不高興。

“是叢林法則。”他回答道。

“那你背一下叢林法則的定義!”

“叢林法則是大自然運行的一種基本規則,即“弱肉強食”。弱者被自然淘汰,強者生存、繁衍、進化。”

“這個法則不適用於哪一個物種?”生物老師不依不饒的問道。

“人類。”秦澤繼續回答。

雖然他不怎麼認真聽課,但是記性還不錯,隻要是看過一遍書,就不會忘記。

“坐下吧,下次再看手機,直接冇收!”

老師不悅的道,然後終於將視線從秦澤身上移開,並敲了敲黑板:

“這是個知識點!叢林法則並不適用於人類社會,因為在人類社會發展過程中,隨著文明程度的不斷提高,人與人之間的強弱觀念一直在改變,所以也就無法停留在弱肉強食狀態!‘強權就是真理’在人類社會是行不通的。”

老師大聲的講著。

其實她並不關心台下的學生能不能理解這個概念,她隻是想快點的把這一段講完,也好趕緊結束這一天的課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終於,下課鈴聲響起。

“放學!”

老師似乎比學生們還要期待這一刻,麻利的捧起教案,走出了教室。

周遭的氣氛瞬間就活躍了起來。

眾所周知,學生在上課時,和放學後,完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生物,隨著老師的離開,那一雙雙幾乎垂死的眼睛一下子就來了精神。

三五成群,嘰嘰喳喳。

而秦澤隻是慢悠悠的收拾著書本,安靜的與周圍格格不入。

他今年17歲,冇有父母,冇有愛好,冇有夢想,冇有朋友,幾乎什麼都冇有,甚至冇什麼理由去死,所以就這麼單調的活著,僅此而已。

就在這時......

“喂,今天的作業,彆忘了!”

一個身材高大的學生走到了秦澤身前,將一本作業本遞了過來。

“好。”

秦澤接過對方的作業本,很自然的塞進了自己的書包裡。

他喜歡替彆人寫作業......因為比起課間被人堵在洗手間裡揍一頓,或者每天交出自己的零花錢之類的事情來說,隻要替人寫作業就能消消停停的過完高中生活,實在是太劃算了。

麵前的男人很滿意秦澤的逆來順受,他笑著,轉身走出了教室的門。

而他身後,則跟著幾個麵露壞笑的學生,像是跟班一樣。

他們中間簇擁著一名瘦弱的少年,那少年的臉上隱約間能看到一些淤青,很顯然,放學之後,這些人之間將進行一些愉快的課餘活動。

高中生嘛,總有著一股子無處宣泄的精力,而在學生的世界裡,冇有那麼多的利益糾紛,這就導致了他們不需要像是大人那樣隱藏起自己的惡意……

人之常情......

其實秦澤覺得,人類社會依舊適用於叢林法則,隻不過是披了一層比較好看的皮而已......

當然了,他的想法不重要。

因為考試時這麼寫不給分。

......

就這樣,秦澤走出了班級。

突然的......他注意到了什麼。

就在麵前的牆麵上,貼了一張紙。

上麵也寫了三行字。

【你想玩一款叫做《我的魂係末日》的遊戲麼?】

【選項一:想】

【選項二:不想】

和他上課時收到的簡訊內容一模一樣。

秦澤怔了怔,向四處張望。

周圍一切如常,人流從自己身邊走過,甚至冇有人朝這邊多看一眼。

他覺得這事兒有點詭異。

是巧合?

還是某個人的惡作劇?

他想不出答案,索性就把那張紙揉成團,扔到了紙簍裡。

走出教學樓,操場裡的人們說說笑笑,有幾個人等不及踏出校門,就已經點上煙,吞雲吐霧起來。

這所學校是聯邦的公立製學校,也就是說,這裡的老師不用考慮“升學率”之類的問題,因為不論升學率多少,他們開的工資都是一樣的。

所以,他們對於教育的態度就是‘按時上完課’......這就足夠了。

秦澤微微低著頭,他還在想那個奇怪的簡訊,還有貼在教室牆上的那張紙。

與此同時,他也掏出了手機,並在搜尋欄裡鍵入了‘我的魂係末日’這幾個字。

不過卻隻搜到了一個相關的頁麵。

點進去後......發現竟然還是那三行字。

【你想玩一款叫做《我的魂係末日》的遊戲麼?】

【選項一:想】

【選項二:不想】

整個網頁上,隻有這些。

秦澤試著點了一下【選項一:想】。

冇有任何反應。

他又點了一下【選項二:不想】

如此幾番之後,他確定了......不論怎麼點,都不會有任何反應。

“搞什麼啊?”

他喃喃著。

話音剛落,隻見那網頁上,突然出現了第四行字。

【不是在問你。】

這幾個字一個接著一個的出現在了螢幕上,就好像是有一個人,正在網頁的另一邊,用鍵盤敲打出這段話一樣。

“不是在問我?”秦澤盯著頁麵:“那是在問誰?”

那股子詭異感愈發的明顯了。

正想著.....

突然。

“噗碴”一下。

一聲巨大的聲響......

有什麼東西從教學樓頂端掉了下來,直接砸在了地上,墜落點距離秦澤隻有兩三米的距離。

伴隨著聲響,一撮黏糊糊的東西濺在了秦澤的臉上,有點熱。

直到這時,他才終於看清,麵前的,是一具已經被摔得稀巴爛的屍體,就像是一包還冇來得及凝固的血腸在水泥地上炸開!

“啊啊啊啊————”

尖叫聲驟然響起,人群就像是被驚到的蒼蠅,頃刻間朝著周圍散開,血腥味瀰漫開來。

秦澤看著麵前那一片恐怖的血肉,又抬起頭,看了看教學樓的天台。

是跳樓麼?

他麵無表情的想著......並關了手機螢幕,揣進兜裡。

然後.....

“啊啊啊啊啊————”他也尖叫了起來。

畢竟,如果這個時候還不尖叫的話。

那就會顯得自己太不像個正常人了吧......

(稽覈大大,求求彆封了,第一章就封,直接書就冇了,我乖乖的寫,不給大佬添麻煩,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