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按照計劃中服一方聯盟這一次攻城比昨日少施展了2個組合類裝備的覺醒技能,而聰明如東京神話、富士山下瞬間意識到了中服一方聯盟這樣做是為了什麼,雖然無奈,不過他們也知道這怎麼說也是一次機會,一次可以讓中服一方聯盟有更大消耗和傷亡的機會,而這對於接下來的守城還是有一些幫助的。

隻不過東京神話他們的願望很快就落空了,因為雖然中服一方聯盟比昨日少施展了2個組合類裝備的覺醒技能不過卻用7、8個【群體祝福卷軸】代替,雖然頂著卷軸的狀態的玩家實力遠遠比不上頂著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的,不過用數量代替質量還是能大大彌補乃至是完全解決這個問題的,這一點從中服一方聯盟依然占據著上風繼而可以快速占領德服皇城的外城牆就能看出一斑。

冇錯,雖然少施展了2個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不過中服一方聯盟卻多使用了7、8個【群體祝福卷軸】,而這完全彌補了少施展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的優勢,再加上雙方聯盟的整體實力因為日服一方聯盟又有多座皇城被摧毀而進一步拉大,如此中服一方聯盟的攻城依然很順利,甚至就目前看占領外城牆的效率比昨日還要高一些,最起碼就目前看摧毀德服皇城根本冇有任何問題。

酒神杜康他們也看到了這一幕,這讓他們鬆了一口氣,而想到事情完全像之前預測一般發展,一時間他們又期待起來,畢竟這意味著接下來他們能多摧毀日服一方聯盟一兩座皇城,而這無疑能進一步拉大雙方聯盟的差距繼而讓他們之後的行動更加順利,包括攻占澳服的那座超級幫會駐地。

收攝心神,酒神杜康他們繼續指揮眾人全力攻城,而隨著時間推移中服一方聯盟占領的城牆越來越多,就目前看完全可以在10分鐘內將內外城牆儘數占領,這就意味著中服一方聯盟不用刻意等【群體祝福卷軸】結束cd了,也能節省很多【群體祝福卷軸】等殺手鐧道具。

事實也是如此,中服一方聯盟隻花費了8分鐘的時間就將內外城牆都占領了,之後要做的就是等待保護城市之心的【空間結界】消失就能將之摧毀繼而展開下一步的行動了。

“嘿,煙花,今日我們的攻城行動可是很順利啊,甚至比我們預想的還要順利一些。”破浪乘風道,說著這些的時候她有些激動:“此時我們還保留著6個組合類裝備的覺醒技能,嘖嘖,6個啊,而敵方聯盟也不過隻保留了2個,不出意外利用剩餘的技能我們縹緲閣能再摧毀他們兩座皇城,而我們聯盟大部隊那邊應該也差不多,如此我們的收穫就比昨日大太多太多了了。”

“另外,被多摧毀這麼多皇城後敵方聯盟的整體實力也會進一步削弱,我們雙方的實力差距進一步拉大,之後我們應該很容易就能將澳服的那座超級幫會駐地占領,哪怕他們刻意保留了一些【群體祝福卷軸】等殺手鐧道具也是如此。”破浪乘風補充道,說著這些的時候她信心滿滿。

對此,煙花易冷他們也深以為然,想到今日可以多摧毀一些皇城,特彆是縹緲閣可以單獨多摧毀一座皇城,一時間他們都振奮而又期待了起來。

“我現在更加期待葉落會獲得什麼樣的獎勵。”突然坐上琴心道:“畢竟瑞服皇城是第一次被摧毀,也就是說葉落會獲得全額獎勵,而係統獎勵給他的國器也應該是上品的。”

聞言,眾人也都期待起來,畢竟他們也知道得到係統獎勵之後葉洛的實力會有怎麼樣的提升。

“冇錯,冇錯,獲得獎勵之後葉哥哥的實力定然會提升一大截,而如果係統獎勵的國器也是他能裝備的,那麼他的實力更是跟其他超級高手拉大一大截,怕是葉哥哥的裝備水平很長時間內冇變化也不會有什麼人能追上他了。”知月忙不迭地道,說著這些的時候她語氣中滿是期待。

“我倒是希望係統獎勵給葉落的國器是他能裝備的,隻不過這種機會太小了,畢竟他已經裝備了多件國器,想要尋找到他能裝備的太少了。”黑白棋忍不住道,而她的話也讓眾人稍稍冷靜了一下,畢竟他們也知道想要找到葉洛能裝備的國器有些難,更不用說係統獎勵的裝備都是隨機的了。

“其實隻是獲得全屬性以及技能加強的獎勵就已經能讓葉落更加無敵以及更加輕鬆壓製東京神話他們了,倒也不需要非得再獲得國器。”三昧詩安撫眾人,稍稍一頓她繼續:“另外,將靈器提升到最高品階的魔神級後整體屬性甚至比下品國器還要強大一些,而葉落身上還有一些可以提升品階的靈器,也就是說他的裝備水平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一旦將所有靈器都提升到最高品階之後他的裝備水平不見得比裝備一身國器的玩家差,而裝備一身國器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相對而言葉落將靈器提升到魔神級的機會更大一些,如此我們倒也不用糾結係統獎勵給他的國器是否是他能裝備的了。”

“當然,冇準葉落的運氣好係統真的會獎勵給一件他能裝備的國器,如此他的裝備水平以及實力就會有質的飛躍了,之後我們也更有機會占領澳服的那座超級俺不跟你回駐地。”三昧詩補充道。

聞言,眾人也都深以為然,而後他們也冇有糾結這個問題,繼續等待【空間結界】消失。

很快10分鐘過去,大家也不多言,直接向著城市之心而去,而後紛紛對之展開了最強攻擊,強大的傷害輸出下城市之心的堅韌度以一個極快的速度降低著,很快就能將之清零了。

值得一提的是這一次是月下聽禪最後一擊將城市之心摧毀,也就是說他獲得了摧毀了德服皇城,一時間這讓夜雨家族的玩家興奮不已,連帶的東方世家等幫會的玩家也滿臉的笑意,畢竟怎麼說夜雨家族也是他們的盟友,夜雨家族獲得摧毀皇城的獎勵而實力提升也能讓他們聯盟的整體實力提升,如此日後他們也就更有信心與縹緲閣抗衡了。

對於這樣的結果縹緲閣的玩家多多少少有些鬱悶,不過事已至此他們也冇有糾結這個問題,特彆是想到接下來縹緲閣有很大的機會單獨摧毀日服一方聯盟兩座皇城,想到這些之後他們一掃心中鬱悶繼而直接趕到了北非服繼而組成精英小隊對北非服的皇城驚醒消耗。

“煙花,夜雨家族的運氣也太好了,算上百鬼夜行的話他們已經有4人獲得了摧毀皇城的獎勵,甚至在這一點上跟我們比都不差什麼了。”黑白棋道,說著這些的時候她語氣中隱隱有些擔心:“而你我更是很清楚百鬼夜行他們是夜雨家族培養的,雖然百鬼夜行等人在刺客之家以及其他玩家的追殺下冇有什麼機會對我們動手,甚至日後為了避嫌還不能加入夜雨家族,不過他們依然能對我們展開偷襲,另外還可以將囤積的各種殺手鐧道具送給夜雨家族,如今月下聽禪又獲得了摧毀皇城的獎勵,這使得他們的整體實力提升了很多,甚至足以對我們造成一些威脅了。”

“冇錯。”六月飛雪接過話茬:“再加上東方弑天、東方嘯天以及大漠孤煙他們也是他們聯盟的人,算下來他們獲得摧毀皇城獎勵的次數已經比我們多了很多,再加上他們有著人數的優勢,日後我們對上他們真的會有很大的壓力啊。”

“嘿,放心好了,我就不相信東京神話他們能將我們聯盟大部隊所攻打的皇城都搶到皇城獎勵。”破浪乘風不以為意地道,而後她語氣一轉:“而隻要他們不能將所有摧毀皇城的機會都搶到手那麼在這一點上就會比我們差一些,因為每一日我們能摧毀的皇城數量不比聯盟大部隊少,而我們單獨摧毀的皇城所獲得的獎勵是我們縹緲閣獨自接受的,聯盟大部隊的獎勵中【群體祝福卷軸】什麼的都是按勞分配,東方世家等幫會的聯盟也不過隻能獲得其中的有一部分罷了,算下來他們根本冇有我們獲得的獎勵更多一些。

不待眾人開口,她繼續道:“另外,根據現在的情況接下來我們縹緲閣不需要組合類裝備覺醒技能隻需要有【群體祝福卷軸】就能摧毀敵方聯盟的皇城,而且是一直摧毀,如此我們搶到摧毀皇城獎勵的次數定然能反超他們,再加上不用跟其他幫會乃至服務器分享獎勵,我們的收穫定然比他們大很多,包括囤積的【群體祝福卷軸】等殺手鐧道具,憑藉這些我們想要壓製他們還是很容易的。”

“嗯,這倒也是。”坐上琴心接過話茬,稍稍一頓她繼續:“特彆是月下聽禪已經明確表示不會跟我們縹緲閣為敵,而從過往的經曆看他也從來冇有對我們動過手,如此月下聽禪搶到摧毀皇城的獎勵倒也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