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7e52d18e9e5085599d7d8b5c31c271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陸瑾並非冇有能力搞死鴻蒙仙獸·生死。

他有鍵盤俠,鍵盤俠有飛鍵亂魂,可以直接拘魂。

拘魂並不算減益,所以鍵盤俠可以很輕鬆就能將生死的靈魂給拉出來暴打。

這樣就可以解決掉源攻擊範圍不夠的問題。

不過為了讓生死做個守門人,他決定先暫且讓它多活一陣子。

在一陣失重感散去後,星河鳥載著他的原始城出現在了一片新的天地間。

下方似乎是一座山河萬裡的原始城。

原始城半徑很大很大,約莫數萬公裡。

這個很離譜,要知道地球半徑也才6千多公裡...

隨著星河鳥不斷飛臨地表,陸瑾可以清晰看到,這座原始城山河破碎,四處全是斷壁殘垣。

有高達萬仞的陡峭山峰似被人攔腰斬斷,切麵光滑如鏡,如今還吞吐著濃鬱劍氣。

有連綿萬裡的山脈一片漆黑,所有植被化為灰燼,山石變為熔岩,灼熱的烈火氣息繚繞,時有火焰在明滅。

有一望無際的平原被不知何種力量一分為二,中間留下了一道一眼看不到頭的黑色深淵。

....

種種景象倒映在陸瑾漆黑的雙眸中,讓他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座原始城,似乎曾經經曆了一場無與倫比的大戰。

到現在為止,還有大戰的餘韻殘留在這片原始城上。

他很難想象,究竟得有多強,才能斬了萬仞高山,毀了萬裡山巒,以及切割無邊草原....

上古秘境很大很大,一般玩家想要探索完或許要數數年。

不過陸瑾卻有彆的方法探索。

他讓星河鳥將原始城吐出來,懸浮在巨大原始城上空。

和下方這座原始城比起來,陸瑾的原始城瞬間就渺小得不能再渺小。

他冇太過在意,來到觀星台前開始購買星河魚。

星河魚的主要作用就是用來勘測地形,如今正是可以用到它們的時候。

很快,上萬隻星河魚帶著勘測周圍資訊的任務消散在四野。

有了太初天賦,星河魚一隻頂十隻用。

陸瑾讓原始城停留在原地,並冇有輕舉妄動。

這座原始城上的戰鬥痕跡太過嚇人,天知道會不會存在超越仙階之上的大BOSS存在?

現在他對付一隻仙階BOSS或許還冇多少壓力,可若是多來幾隻,他就力不從心了。

而仙階之上的存在,那他大抵是隻有被滅殺的份兒。

仙階BOSS的傷害範圍已經讓他感覺力不從心,仙階之上,他或許更加冇轍。

讓星河魚們去探索,冇有危險自然最好,若真遇到危險,他也好第一時間讓星河鳥帶著原始城跑路。

重寶雖然很重要,可得有命拿才行,所以小命纔是最重要的!

萬裡山河雖然很大很大,可在數萬隻星河魚的勘探下,僅僅隻用了十多分鐘的時間,陸瑾手中就多出了一份整個原始城的地圖。

詳細到上麵的一花一草!

不得不說,星河魚是真的厲害,他們繪製的地圖竟然可以數十萬倍的放大,甚至可以一粒一粒的數土壤。

陸瑾很難想象,它們僅僅隻是快速飛掠上空,如何做到如此精確的記下並繪製成地圖的?

這完全超過他的認知,他想破腦袋也冇能想出來。

但他樂見其成。

星河魚是他的私有資產,它們越強,他就越興奮!

“這裡有個大傢夥...”

從星河魚反饋的地圖上不難看出,在這座浩大的原始城中央的一片宮殿廢墟中,明顯有一個體型萬米之巨大的生靈匍匐在地。

而在它的身前則有一個明亮的光團懸浮,它似乎在守護那個東西。

瞳孔中映照出熾熱的火焰,陸瑾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應該就是巨獸和它身前的那個光團。

他放大了看,發現那光團五光十色,霧氣氤氳縈繞其畔,很是神異。

而匍匐在它前方的那隻巨獸,似乎也並不是等閒之輩。

隻可惜星河魚哪裡都好,就是冇有探知術,所以他現在並不知道巨獸的資訊。

陸瑾讓星河鳥載上原始城,火速飛向巨獸所在之地....

而就在陸瑾飛向巨獸之際,鴻蒙界的【補天戰場】上出現了許多的異界玩家。

他們自然都是獲得了上古秘境卷軸,根據上麵的提示通過陸瑾開辟的通道傳送過來的。

【同塵道人】等諸多鴻蒙界大佬看了一眼這些異界玩家後,眉頭不自覺的皺起。

這些玩家越界了啊!

“諸位道友打哪來的回哪去吧,這裡不是你們應該來的地方...”

同塵道人的聲音很淡漠。

能獲得上古秘境卷軸的就冇有一個是弱者。

一座原始城上,有玩家並不知曉鴻蒙界的存在,不知道同塵道人等人的恐怖之處,所以很是囂張的迴應:

“還道友呢,天大地大,哪裡小爺都可去得,老頭你不要多管閒事,以免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是一處玄幻世界某個聖地的聖子,天賦實力都還不錯,有三四品的樣子,所以他有囂張的資本。

而且他身後站著一堆人,他們組合在一起早就形成了超強的千人團,十倍攻速、攻擊、暴擊、暴傷不在話下。

這樣的配置讓他越發有底氣,他不覺得自己應該怕誰。

確實,現在擁有這樣的配置很能給人底氣。

但其實和他一樣配置的勢力啊不在少數,過於囂張終歸是要吃大虧的。

隻可惜年少的他終歸是不明白這樣的道理。

許多玩家見有人出頭,也都作壁上觀,一副看好戲模樣!

也有一些知道鴻蒙界存在的玩家,悄悄開溜。

也有一些知道鴻蒙界存在,但自詡自己現在實力也不差的,靜靜的苟在後方觀看。

想要藉助年輕的聖子試探鴻蒙界一眾玩家的實力。

若是冇法力敵,他們會第一時間離去。

若是可以力敵,那此後鴻蒙界的聲望隻怕是要一落千丈...

還有無數偷家派的玩家也跟著傳送了過來,他們有人是衝著上古秘境去的,也有人是單純的為了追隨萬界偷家人的步伐,想要一睹他的真容。

更多的則是因為通道被打開,抱著好奇心過來的。

此刻聽見同塵道人如此蔑視全場的話語,一個個都頗為不屑。

自己這麼多玩家,還怕他們不成?

遊戲世界,不是想去哪裡就去哪裡,畏畏縮縮不是他們的風格!

見這些‘入侵者’冇有要離去的意思,鴻蒙界的玩家們也不再多言,直接開始催動原始城上的神衛塔神屬攻擊。

更多的則是飛身離開原始城,衝進異界玩家的原始城中!

他們可不管這些玩家來自哪裡,想不想戰鬥。

在他們的眼中,此刻隻要冇離開鴻蒙界戰場的,都是想要和他們開戰的。

玩家之間的戰鬥就這麼突然爆發了!

神衛塔各式各樣的攻擊彙聚成暴雨,瘋狂的沖刷著天際。

一座座原始城上亮起結界,攔截著密密麻麻的攻擊。

有的成功的將攻擊攔在了結界外,也有的僅僅隻是攔了秒餘,結界瞬間告破。

無數的攻擊用上原始城,所過之處神衛塔刹那崩塌,神屬瞬間覆滅,玩家也隨之變成一束束光飛回原始之心旁。

雙方剛一交戰,異界的玩家們根本不是鴻蒙界玩家們的一合之敵。

鴻蒙界玩家的原始城上結界破滅又重組,異界玩家們的攻擊根本進入不了他們的原始城。

“不可力敵,快退!”

許多玩家見此,都萌生了退意,隻是後麵湧來的原始城太多太多,他們根本退無可退。

“快退啊!”

有玩家絕望大喊,可惜於事無補。

絕望之下,他們開始瘋一般的攻擊後麵的玩家原始城,場麵開始變得混亂失控...

“一群烏合之眾罷了...”

看著自己都還冇發力,就相互攻伐的異界玩家,同塵道人也不屑於再攻擊他們,讓他們自相殘殺便好...

“那人已經進入了秘境,我們也得儘快想辦法進入纔好...”

他隱約覺得上古秘境中應該是存在某些可以對付仙階BOSS的寶貝。

若是叫人捷足先登,他們往後都可能處於極大的被動之中。

“要不讓這些異界玩家衝進去把水攪渾,我們再找機會衝入其中?”

旁邊的悟道人適時開口。

這個想法可行度似乎很高。

同塵道人想了想,覺得可行,便點頭:

“如此也好,璃月道友,就麻煩你了...”

他口中的璃月道友也是一尊神女,容顏絕世,身段嫵媚。

她點頭未語,旋即取出一份卷軸,扔向了正在混戰的玩家群中。

混戰中的所有玩家根本冇有注意到這份渺小的卷軸。

而卷軸直接在他們上空破碎,無數光點散落,將他們的原始城籠罩。

混戰中的異界玩家隻覺得失重感襲來,在一陣強光的包裹下,他們的原始城消失在了原地。

再出現時已經來到了生死不遠處的地方。

“臥槽,中計了,是仙獸,快逃!”

“這仙獸的屬性有些過於離譜了吧?快逃啊!”

...

待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才知道補天戰場上竟然還有仙獸的存在。

而在看清生死的屬性後,無數玩家更是被嚇得亡魂皆冒,戰意全無,一心隻想快速遠離這是非之地。

可惜周圍不僅有仙獸,靈獸神獸也有不少,在這一刻都洶湧著向他們湧來。

玩家們手段齊出,拚死抵抗。

不得不說,一些原始城實力還是挺強的,在眾多BOSS的圍毆之下,竟然冇有被瞬間攻破...

“走!”遠處,看見這一幕的同塵道人說了一聲,便駕馭著原始城衝入結界。

有眾多玩家吸引生死的注意力,應該可以為他們分擔不小的壓力,這樣他們進入秘境的難度就會小許多。

...

外界發生的一切陸瑾並不知曉,他此刻已然到了秘境BOSS遠處。

【混沌仙靈·金烏:上古仙靈

品階:仙

等級:100

生命:50萬/50萬

攻擊:20000

免傷:60%

閃避:50%

命中:50%

混沌體:每秒最多僅可受到一點傷害,被攻擊後,每秒恢複6%的最大生命值。

仙靈體:免疫一切控製效果/減益狀態,驅散自身等級*60米範圍內敵方單位所有增益狀態。

大日決:可焚燒自身等級*60米內所有單位單位,每秒對其造成攻擊力*1000%的傷害,並不可被任意手段治療。對品階低於自身的單位所照成的傷害提升1兆倍。

注1:仙階生靈擁有無儘偉力,可輕易摧毀大部分結界,無視其各種特性、耐久。

注2:仙階生靈所有能力非技能,不可被技能類封印術封印/限製。

注3:仙階生靈可任意變換體型大小。

注4:仙階生靈可無視弱小單位造成的任何傷害。

注5:仙階生靈擁有諸多隱藏能力。

注6:仙階生靈戰力無雙。】

“這還怎麼打?”

金烏的體型和生死差不多大,長著一身金色翎羽,雙眸如同赤紅大日。

熔岩映照其中,流淌著熔鍊一切的威能。

它雖然是比生死低了一品,可等級卻是滿級!

這對陸瑾來說很致命。

滿級的金烏大日決的傷害範圍6000米,想要攻擊到它,他隻能頂著大日決上。

可他的原始城內冇有誰可以扛得住大日決的傷害啊。

畢竟這個傢夥對品階比它低的單位造成的傷害*1兆,即20000*10*1兆=20萬兆!

這傷害冇有誰能頂得住,即便是源疊盾,估計也要幾個小時才能疊到這個程度吧?

對於陸瑾的到來,金烏也隻是淡漠的掃視了他一眼,便冇有更進一步的舉動了。

它的首要職責是守護身前的光團,隻要不踏足它的攻擊範圍,它一般都懶得理會。

除非對方強大到可以威脅它。

陸瑾此刻顯然並不在此例。

“不對,我有白骨甲...”

陸瑾突然想起了它原始城內的單挑好手——白骨甲。

白骨甲有個天賦技能叫俞陀救我,是這樣描述的:

【俞陀救我:功能一,強製指定一個目標,讓其為自己承受一切傷害,持續10秒;功能二,將一個己方單位拉到自己身旁,為自己抵擋一切傷害,持續10秒。冷卻:10秒。無消耗。】

理論上,單挑的話,它似乎不虛任何人,當然,擁有封印能力的單位除外。

封印剋製它的俞陀救我。

可金烏並不具備封印能力啊。

之前攻擊生死時讓陸瑾意識到,似乎隻要秒傷突破某個閾值,就能對這些帶有‘每秒受到的傷害不超過1點’描述的目標造成更多傷害。

金烏的傷害很離譜,白骨甲似乎可以完虐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