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28d5b18a94db2c9bee670bf4513d35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小小生死竟然主動攻擊我,怎麼敢的呀?”

生死讓陸瑾丟了麵子的舉動讓他很不爽。

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而小人報仇從早到晚。

陸瑾雖然一直都標榜自己是高風亮節的君子,但也隻是在某些特定的情況下。

所以他並非什麼君子,報仇不會等十年那麼長。

當然他也不是什麼小人,報仇也不會從早到晚。

他向來都是有仇當場報。

報得了的要報;報不了的,創造機會也要報。

總之就如玩遊戲幫隊友一個道理,能幫的幫,不能幫的,創造困難也要幫。

冇錯,他就是那種喜歡蹭線的打野,為了蹭線不讓隊友心態炸裂,往往都會在無形中給隊友製造許多困難,他假裝去幫人,實則蹭完線就跑。

給隊友製造困難的方式有許多,最簡單的就是開局強行幫隊友喊話,說對麵某某某是菜雞,很容易就能讓隊友一整局都被惦記上...

不過遊戲終歸是遊戲,在裡麵不管怎麼操作,對現實的影響微乎其微,所以想怎麼來都可以。

可現如今他麵對的是遊戲一般的現實,可不能再由著性子胡來。

畢竟稍有不慎,他很可能就隻能回現實去玩遊戲了。

但要他忍下這口惡氣他做不到!

“不能殺你,我還不能噁心你嗎?”

狹小的遠景透過微微眯起的雙眸映入瞳孔,冷笑爬上臉頰,讓他多了許多匪氣。

“鳥來!”

氣勢恢弘的聲音自他口中溢位,一隻星河鳥自覺的飛到他的肩畔。

“塔來!”

話音落下,一座源和一座星空之主已然變幻成一個小光點飛入星河鳥腹中。

“去,給我好好噁心噁心那個傢夥!”

星河鳥和源皆不是本體,所以哪怕死了也無所謂,於他而言一百分鐘後又可以再次弄回來,並不會有什麼損失。

在星河鳥即將起飛之際,陸瑾又讓它帶上了兩隻金蟬、兩隻玄天白狐、一個白骨甲和一個幻月舞姬。

不給生死一點顏色瞧瞧,還真當他好欺負。

嗖~

幽藍流光自迷霧中快速劃過天際,駛向遠處,如一顆流星,璀璨而美麗。

除了陸瑾,還有周圍的許多玩家注意到了這一幕。

不過和陸瑾不同,其他玩家隻以為這是他原始城上神衛塔發射攻擊的彈道軌跡。

“這射程會不會有些過於遠了...”

幽藍之光上麵幽光溢位,如披輕紗,看上去神異非常。

它這一飛,便是數百公裡也未曾消逝。

這很不對勁。

也很不符合常理。

按理說,神衛塔的攻擊再遠,現階段也隻能飛幾千米吧?

可這都已經飛了幾百裡了,它還在飛...

隱於雲霧之間的青黃鸞鳥橘紅的眸光中映照著周圍的山河星空,也映照著那毫不起眼的一縷藍色幽芒。

它如劍鋒芒的鳥喙上鼻息溢位,吹散了周遭的雲霧。

雖同為鳥類,可它絲毫未將星河鳥放在眼裡。

一隻淪為坐騎的傢夥,還不具備任何攻擊力,對它的威脅等於0。

隻是為了避免星河鳥闖入秘境,它必須得出手解決它。

秘境中有令它心悸的東西存在,它不可能讓任何生靈踏足其中。

隻可惜星河鳥並冇有直接飛入它的攻擊範圍,而是在它三千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來。

“殺!”

青黃鸞鳥很果斷,直接對周圍的獸潮大軍下達了命令!

雖然它知道這些小BOSS們冇法對星河鳥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可它明顯和陸瑾一樣,都是一點就著的主!

兩隻白色靈狐、一位絕美妖姬的身影剛一浮現,周圍就湧來了無數巨獸猛禽靈植。

無一例外,全都是BOSS。

弱的凡階,強的竟然有神階!

生命值低的三五十萬,高的數百上千億。

不難看出,這生死也是一個暴躁的主...

遠處陸瑾透過神屬門視角看著這一幕,內心想罵娘。

這個生死不講武德啊,竟然還搖人!

BOSS們雖然不會對星河鳥造成威脅,可它們卻嚴重威脅到了玄天白狐、幻月舞姬們。

稍有不慎,玄天白狐和幻月舞姬都得領盒飯。

“搖人是吧,我也會...”

白骨甲從星河鳥口中飛出。

“俞陀救我!”

淒厲的嚎叫聲從它雙顎中傳出,頗有些聲嘶力竭的意味。

它的聲音落下時,身旁已然多出了一座源。

沙沙沙~

細雨如絲,淅淅瀝瀝的於野怪群中落下。

星空之主不知何時出現在了源源身旁。

一顆明亮星辰從他頭頂緩緩升起,璀璨星光開始盪開。

朗星之下,周圍的BOSS們的技能全被封禁。

現如今星空之主的天賦星域主宰已經四級,可以封印範圍內目標的四個技能。

即便是神獸,技能也冇有超過四個。

所以星空之主的範圍內所有的BOSS瞬間失去了釋放一切技能的能力。

它們隻能靠普通攻擊取勝。

這要是在一般情況下,星河之主離開原始城以後就失去了能源的供給。

可如今【補天戰場】中規則比較特殊,白骨甲在將星河之主拉到身邊時,連帶著它的神位也一併帶來了,所以纔有了星河之主在原始城外也能大展神威的現象...

“無量天尊,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諸位如若肯聽小僧之言,小僧定當傳授諸位長生之法...”

金蟬出現,它的話音伴著漫天金光自天際垂下。

金色光芒垂落到一隻隻BOSS體表,披成了紗。

這些金色的紗衣加身之際,所有的BOSS頭頂均浮現起心緒不寧幾個大字。

同時它們發現自己的攻擊力變成了0,命中還變成了-10%?!

金蟬的心煩意亂並不是強製減益效果,理論上來說對大部分的BOSS都無效。

可在星空之主的封印之下,BOSS的免疫減益/控製不再生效,這纔給了金蟬可乘之機。

這些BOSS絕望的發現,它們不僅放不出技能,現在連普通攻擊都冇有了任何傷害!

然而這一切僅僅隻是絕望的開始。

很快,一輪輪妖豔的新月從它們體內升起,新月的清輝垂下無儘的殺戮氣息,它們的血條頃刻之間少了一大截。

而一些生命值低的,直接就被秒了!

那些冇死的,突覺體表傳來些許冰涼的濕潤觸感。

無聲細雨不知何時紛揚而至,钜額傷害翩飛間,它們的生命驟然走到終結。

唰唰唰~

結界外眾多玩家瞳孔中映照著無數道虹光逆沖天穹的景象,那些虹光如璀璨的焰火盛放於天際,猶如倒灌的流星衝擊天際,美不勝收。

他們的臉上滿是不可置信之色。

“那些可都是BOSS啊,就這樣被幾個神屬秒殺了?!”

這裡是哪裡?鴻蒙界的【補天戰場】!

在場的所有玩家都具備擊殺BOSS的能力。

他們組成的千人團也同樣能摧枯拉朽的擊殺眾多BOSS。

可眼前發生的這一幕,還是狠狠的衝擊了他們的心靈。

讓他們向來古井不波的心狠狠的震顫了一把。

神衛塔秒殺BOSS和神屬秒殺BOSS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神屬積弱,這是所有玩家的共識,也是事實。

強如他們,基本都擁有絕世天賦,可到現在依舊冇有任何一個玩家的神屬擁有秒殺BOSS的能力。

彆說秒殺,就算是一對一單挑,神屬也很難戰勝最低階的凡階BOSS。

可如今發生在他們眼前的卻是數隻神屬就秒殺了數百隻BOSS!

那可是BOSS啊!

秒殺本就不易,竟然還能數百隻一起秒殺,這讓人如何不震驚?

更離譜的是,在這些被秒殺的BOSS中,似乎不乏有玄獸、神獸...

什麼時候,玄獸、神獸變得如此弱小了,弱小到可以被人隨意屠殺?

他們開始懷疑人生,都瞠目結舌的看著周圍的同伴麵麵相覷。

可惜周圍的同伴也和他們一樣,對此一無所知。

天穹之上如兩**日的橘紅瞳孔中也映照著剛剛的畫麵。

有些許驚疑在其中明滅。

不過它依舊未曾移動分毫,守護秘境入口纔是第一要務,它能分得清輕重。

周圍的BOSS就算死再多,隻需要一些時間就可以重新重新整理,根本無傷大雅。

倒是這個渺小的螻蟻多少有些出乎它的預料。

他似乎比想象中的要強那麼一點點。

可也僅僅隻是一點點罷了,還威脅不到它。

它繼續示意讓周圍的野怪圍堵陸瑾的神屬。

BOSS終究是BOSS,它們當中等級高一些的,攻擊範圍高達四五千米,完全碾壓陸瑾的神屬神衛塔。

天空中雷雲凝結,於轟隆聲中,有紫色神雷悍然降下。

明亮刺目的雷弧撕裂天際,狂暴與毀滅的氣息爆發讓結界前的一眾玩家都感覺到了無比心悸。

大地上有滿是荊棘的藤蔓破土而出,上麵有神秘紋路明滅。

濃稠大霧無端浮現,裡麵全是腐蝕肌體的酸性氣體。

斬天劍氣帶著殺戮與鋒芒從天穹之上瞬息斬下,讓一切都失去色彩。

熊熊烈火占滿整片空間,灼熱的烈焰將虛空都燒得融化。

...

無數攻擊,無數手段,無數技能...瞬息之間就將玄天白狐、源等一眾神屬、神衛塔淹冇。

這便是真正的戰場,為了不讓敵人有任何生還的可能,凡是能用的手段全數用儘,冇有生靈會保留。

麵對無數的攻擊,陸瑾神屬神衛塔身上的護盾值在瘋狂暴跌。

星河鳥見事不妙,張口一吸,將所有的神屬神衛塔都吸入腹中,自己獨自承受所有的攻擊。

無數的攻擊落在它的身上,最終也隻是化成了-1字樣,但也隻是刹那消減的一點血量便被回滿。

星河鳥振翅間,身影立即消失在了原地。

它可不是一隻隻會捱揍的活靶子。

它真正的特點,在於能抗且靈活。

一轉眼,它的身影就出現在了數千米開外。

這裡正是生死攻擊範圍的極限,也是源能攻擊到生死的攻擊範圍極限。

陸瑾的報複可不是為了殺幾隻BOSS泄泄憤,他從始至終的目標都是乾生死。

剛剛隻不過是預熱一下而已。

雖然明知道自己的神衛神屬不可能對生死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可他就是想出口惡氣。

乾就完了。

‘畢竟傷害不大,侮辱性極強’並非冇來由。

他的目的不是為了殺生死,僅僅隻是想侮辱它,除此之外就冇其它的意思了。

在攻擊它之前殺它小弟,僅僅隻是給它一個下馬威而已。

他要讓這隻臭鳥知道,殺死他的後果很嚴重,它需要為此付出代價!

星河鳥迅速將神屬神衛塔們放出。

無儘寒氣乍然綻放,萬米之巨的生死的體表瞬間凝結了一層清透的冰霜。

-524800暴擊、冰凍

12000

顯然是玄天白狐出手了。

它的傷害落在生死身上時依舊顯示正常傷害,可生死的血條卻隻下降了一點,而且瞬間被回滿。

這讓陸瑾有些不理解。

但他也冇停手,直接讓其它神衛塔神屬展開攻擊。

星空之主的星域主宰刹那間啟動,隻可惜並冇能封印生死的任何一個技能。

反倒是它因為進入了生死的生死領域裡,直接掉了50%的耐久,隻得立即退出來!

生死雖然被冰封了,可它的能力依舊可以用。

生死的生死領域可以無視護盾,直接扣除生命值,很離譜。

源也硬著頭皮走進了生死的生死領域,頂著死氣入侵強行輸出了一秒。

-2014248暴擊

閃避

-2014248暴擊

...

所有的攻擊在頃刻間全都傾瀉完,源不得不退出生死的生死領域。

它的耐久同樣少了一半,再多呆一秒,它就冇了。

而且經過生死死氣的侵蝕,一切的治療手段都將失效,隻有脫離戰鬥後它才能接受治療!

而遠處,在被源攻擊了一輪後,眾人看到了那雙橘色巨眸中浮現了驚恐之色。

眾人的內心也跟著一跳。

“咦~”

陸瑾則是輕咦一聲。

因為就在剛剛,生死的血條輕微的波動了一下。

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原本20萬血量的生死,剛剛的血量似乎是有在刹那間變成了199987/200000。

剛剛的那一刹,它似乎損失了十三點血量,隻是由於它擁有超強的恢複能力,所以頃刻間就變滿了,若不時刻留意它的血條,很難發現。

可在場的冇有一個是簡單貨色,即便相隔數百公裡,他們依舊還是捕捉到了這細微的變化。

“不是說每秒受到的傷害不會超過一點嗎?剛剛它的血條波動明顯大於一點了吧...”

原始城上有玩家失聲驚呼,難以置信。

其他玩家凝眉不語。

現在的情況太過詭異,他們有些看不透。

“情況有些不對啊!”

陸瑾也是一臉不明所以。

按照生死屬性中的描述,應該不會出現之前那樣的狀況纔對。

可就是離奇的出現了,就讓他有些費解。

“難道源也擁有如生死一樣可以無視係統規則的能力?”

之前他擁有100%的閃避,可還是被生死秒了;星河鳥擁有星河體,一秒內受到的傷害不會超過一點,可依舊還是被生死差點秒了。

所以他猜測源可能也擁有這樣的隱藏能力,隻是冇有生死變態。

因為對遊戲不太瞭解,所以陸瑾並不知道不是源擁有特殊能力,僅僅隻是因為它的秒傷太過變態,一秒就打出了十數兆的傷害,直接讓生死破防。

所以纔出現了讓他驚疑的那一幕。

雖然不知道根源所在,但卻讓陸瑾產生了許多念頭。

這仙獸似乎可以殺啊!

他目光灼灼,倒映著遠處的萬米巨鸞,上麵已然多了‘我的’這個標簽。

隻要能破防,以源的實力,早晚能殺了這頭扁毛畜生。

不過現在源的射程和生死的生死領域一樣都是1200米,就讓陸瑾很難受。

源想要攻擊到生死,就必須要被生死攻擊,在搞死生死之前,必定是它先死。

終究還是吃了手短的虧啊。

但凡源的攻擊範圍能多一米,也不至於如此被動。

提升神衛塔攻擊範圍的方式有許多種,升級原始之心、守城、天賦、特殊神衛塔加成....

可惜現如今的陸瑾一種能解決的辦法都冇有。

原始之心升級條件不滿足、守城冇有生死路冇法開啟,天賦也冇有增加神衛塔攻擊範圍的,增加神衛塔攻擊範圍的輔助塔同樣冇有。

所以如今擺在他麵前的看似是一個有解的局麵,其實約等於無解。

這讓他有些咬牙切齒。

“罷了!暫且先留它一條狗命,先去秘境要緊...”

反正補天戰場的BOSS殺了也不會有獎勵,還不如先去秘境探索一番。

相反,留下生死,它還能幫自己看守秘境入口不讓其他玩家踏足。

它倒也還有些用處,值得自己留它一段時間。

想到此,陸瑾喚出一隻星河鳥,讓它吞了原始城。

迷霧籠罩的原始城消失,原地隻留下了一隻平平無奇的藍色小鳥。

那鳥一振翅,身形瞬間便冇影了。

另一邊,另外一隻星河鳥同樣將諸多神屬神衛塔吞入腹,讓它們規避了周圍BOSS無數的技能攻擊。

僅僅隻留下了一隻白狐呆在原地。

無數的技能將白狐淹冇,但它體表有散發著神秘紋路的護盾浮現,為它抵擋住了所有的傷害。

另一個位置,一滴水滴伴著藍光浮現。

空氣開始變得潮濕,無聲無息飄起了細雨。

細雨中無數的BOSS瞬間身死,而遠處那隻白狐身上的盾越發厚實。

細雨退散,伴著藍光一同消失。

星河鳥的靈活配上源的恐怖輸出,在大BOSS被控住的情況下,周圍的野怪在它們麵前可以隨意拿捏。

為了防止生死搞出什麼幺蛾子,所以陸瑾便直接讓玄天白狐將它控死在原地。

至少在他尚未進入秘境之前,他不會讓它動彈。

冰凍中的生死既驚又怒,可它對此毫無辦法。

雖然它有無數的小弟,可這些小弟現在完全指望不上。

很快,載著陸瑾原始城的星河鳥就進入到了生死的生死領域中。

生命值瞬間就少了一半,而且還冇法恢複。

不過它的速度極快,刹那便出現在了秘境入口,陸瑾立即啟動卷軸。

卷軸上有光彩溢位,將星河鳥包裹,轉瞬就消失得無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