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上一章章節序號填錯了,改不了,這章6k字,也不知大家習慣小章還是大章,如果是小章的話我以後更新就拆開...)

想要抵達【遠古秘境】,就必須穿過一些世界的【補天戰場】。

這是【遠古秘境卷軸】上所知的資訊。

本來【補天戰場】是按照不同的世界瓜分成一塊塊小戰場。

每個戰場都是相互獨立互不乾擾的。

不過如果有玩家摧毀了本世界的所有的【太虛通道】後,本世界的玩家可以選擇傳送到其它世界的【補天戰場】。

野怪總量是有限的,不可能每個玩家都能賺夠一億原始幣上限,所以本世界的所有野怪都被消滅的話,玩家們肯定會選擇大舉傳送往其它世界。

不過其它世界的玩家大抵也不是吃素的,貿然傳送過去很可能被群毆。

非我族類,齊心必異。

越是高等級的世界,對其它世界的玩家越是戒備。

因為冇有人敢把自己世界的存亡壓在其它世界的玩家或許很善良上麵。

所以一旦發現異界的玩家,基本都是能殺就殺。

若是冇有星河鳥之前陸瑾或許會有些遲疑要不要去異界戰場。

他雖然擁有清水陣這種逆天結界,可玩家們數量終究太過龐大,保不齊就有人能剋製清水陣,那樣他即便火力無比強盛,也可能會吃射程不足的虧,導致陰溝裡翻船。

不過現在有了星河鳥,原始城的安全有了十足的保障,想去哪就去哪。

不過在去之前,他還得再解決一些BOSS。

不然要是其他地球玩家解決不了餘下的這些野怪,他的家很可能就被人偷了...

他的原始城帶起狂風,開始肆虐周邊的BOSS們。

新月不斷升起沉淪,便是一片BOSS死絕...

【太虛通道】被摧毀後,地球的玩家們群情振奮,都開始瘋狂的屠戮剩下的野怪。

對於玩家們來說,野怪多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野怪的重新整理速度比他們的擊殺速度還快,那就很讓人絕望了。

【太虛】通道冇摧毀之前他們就麵臨了那樣的局麵。

如今所有的【太虛通道】皆已被摧毀,野怪不再重新整理,也到了他們反撲的時候了。

數千萬原始城在結界前瘋狂傾瀉火力。

無數攻擊如同雨滴一般覆壓天際。

天空宛若被厚重雲層隔絕,暗無天日。

不遠處無數野怪瞬間慘死。

但野怪們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就展開了反擊。

野怪中精通遠程手段的不在少數,各種花裡胡哨的魔法、技能不要命的往玩家們的原始城上釋放。

隻可惜身前橫著的那道結界卻讓它們倍感絕望,它們的攻擊壓根就越不過結界,全都被結界給攔截了!

這一幕更加增強了玩家們的信心,他們攻擊得越發歡快。

遠處,陸瑾看著綿延數萬裡的戰場,頗覺震撼。

密密麻麻的攻擊手段隔離天日,遠遠看去如黑色汪洋,有些技能特效極為炫酷,在黑色汪洋中如夜空綻放的焰火,絢麗多姿。

玩家們的個人能力雖弱,但組合在一起也很離譜。

很快結界前,射程範圍內的野怪都被殺光,有玩家殺上了頭,開始駕馭原始城不管不顧的衝進結界。

畢竟擊殺野怪就能獲得原始幣,如此難得的機會當然要好好把握!

許多貧民玩家在剛剛的戰鬥中都將神衛塔火力提升了許多,抱團組隊的玩家更是賺得盆滿缽滿。

實力暴漲加上野怪如此‘不堪一擊’,讓他們信心空前強盛。

覺得野怪一個能打的都冇有!

當然,也有一些玩家並冇有被短暫的壓製衝昏頭腦,他們將原始城留在結界外,隻是帶著神屬衝入結界。

這樣一來即便是死亡,也還可以在原始城上覆活...

事實很明顯,並不是野怪們不能打,而是它們冇有地利而已。

當玩家們衝進結界後,才知道冇有了防護手段,野怪們無比凶殘。

許多原始城剛一進入結界,無數的攻擊便撲麵而來,致使他們原始城上的許多神衛塔瞬間被秒。

要不是原始之心的特性,一秒僅可受到一次傷害,說不定第一時間他們的原始城就已經冇了!

這嚇得無數玩家立即撤退。

隻是退回結界後,看著自己僅剩的一顆原始之心,欲哭無淚...

這樣的場麵並不少見,當然,也並非所有玩家都冇有和野怪們一戰的實力。

許多千人團在收穫了許多原始幣提升實力後,都有了能與野怪們硬撼的實力...

陸瑾在大後方解決了許多有可能威脅到玩家們的BOSS後,他便讓星河鳥載著原始城飛向安全區。

接下來他就要通過安全區去往其他世界的【補天戰場】了。

“地球的補天戰場在最外圍,遠古秘境在補天戰場的中心位置,要穿過的世界有點多啊...”

...

陸瑾不知道的是,他要去的【遠古秘境】的位置,正是在鴻蒙界的補天戰場之中。

相較於地球補天戰場的大捷,鴻蒙界的補天戰場完全就是一片愁雲慘淡。

一方麵是因為鴻蒙界的玩家數量稀少,另一方麵則是他們所麵對的野怪強悍到完全不可力敵!

“同塵道友,清道友還是冇有音訊嗎?”

結界前的一座半徑數千米的千人團原始城上,青衣鶴髮的【悟道人】開口。

活到了他這種境界,本來應該所有情緒都不會滋生,可他此刻明顯著急了。

“冇有,現實中也聯絡不上...”

【同塵道人】臉色有些難看。

不僅在遊戲中聯絡不上晚卿卿,就連在現實中也聯絡不上,清道友多半怕是遭遇了不測。

“這可如何是好啊!”

眾人眺望著遠處的萬米巨獸,內心絕望漸升。

那可是仙獸啊,神階之上的存在。

本來對付神階BOSS他們已經力不從心了,可現在【補天戰場】不僅出現了數百隻神階BOSS,就連仙階BOSS也出現了一隻。

有晚卿卿的封印能力在,他們還有一線希望。

可現如今晚卿卿了無蹤跡,他們最後的希望也隨之斷送了。

“此番,隻怕是要生靈塗炭了啊!”

就連和他們隨行的原始大陸的大勢力的負責人也生出了無力感。

神獸尚且有一戰之力,仙獸的話,已非人力所能抗衡。

【鴻蒙仙獸·生死:太虛仙靈

品階:仙

等級:20

生命:20萬/20萬

攻擊:1500

免傷:60%

閃避:50%

命中:50%

鴻蒙體:每秒最多僅可受到一點傷害,被攻擊後,每秒恢複6%的最大生命值。

仙獸之威:免疫一切控製效果/減益狀態,驅散自身等級*60米範圍內敵方單位所有增益狀態。

生死領域:生,自身等級*60米內所有己方單位死亡後可立即滿狀態複活;死,自身等級*60米內所有敵方單位損失50%最大生命上限,並不可被任意手段治療。

注1:仙階生靈擁有無儘偉力,可輕易摧毀大部分結界,無視其各種特性、耐久。

注2:仙階生靈所有能力非技能,不可被技能類封印術封印/限製。

注3:仙階生靈可任意變換體型大小。

注4:仙階生靈可無視弱小單位造成的任何傷害。

注5:仙階生靈擁有諸多隱藏能力。

注6:仙階生靈戰力無雙。】

仙獸生死的基礎屬性隻能用拉胯來形容。

放在眾多BOSS大軍中,它提鞋都不配。

可它的各項能力,卻讓眾多BOSS給它提鞋都不配。

這是一隻實打實的不可戰勝的生靈!

每秒最多隻可受到一點傷害,最低卻能回血1.2萬,這完全無解。

仙獸之所以是仙獸,不僅僅是因為它們的名號,更多的是因為它們本身實力過硬!

更何況還是仙獸中的鴻蒙仙獸。

仙獸也如同神獸一樣分後天、先天、混沌、鴻蒙、太初。

鴻蒙仙獸,可謂是仙獸中實力最為頂尖的一撮了。

即便是原始大陸上的本土勢力,都冇有一方有仙階強者坐鎮。

此次【補天戰場】中,NPC派出的最高戰力也僅僅隻是混沌神階級彆。

所以麵對如此強絕的鴻蒙仙獸·生死,不管是鴻蒙界的所有玩家,還是本土NPC勢力,都感到了深深的絕望,濃濃的無力感不停的在心間滋生。

“或許想要解決這個傢夥,就隻能去【遠古秘境】走一走了,隻是這個傢夥明顯知道【遠古】秘境的重要性,一直守在秘境入口,我等完全冇有機會進入秘境啊...”

作為頂級強者,同塵道人一方自然也獲得了【遠古秘境卷軸】。

他們也知道了秘境就在鴻蒙界。

隻可惜生死似乎也發現了這一點,一直鎮守在秘境入口處不願離去。

這讓他們完全冇有機會進入秘境!

生死的力量太可怕了,但凡進入它的生死領域,冇有任何一個單位可以撐過兩秒。

就算是每秒最多隻會受到一點傷害的原始之心也不行。

在它麵前,這個能力似乎就成了一個笑話。

其實並不是原始之心的能力成了笑話,而是所有帶有‘每秒受到的傷害不可超過一點’這樣描述的能力都是有前提的。

前提是一秒內受到的傷害不超過9999億9999萬9999,就隻會受到一點傷害。

如果一旦超過,每多出一兆,就會多受到一點傷害。(萬億為兆)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都如此計算。

如果目標是後天仙獸,隻需秒傷超過十億,就能多造成一點傷害,秒傷三十億可造成2點傷害,以此類推。

先天仙獸則需要秒傷百億。

混沌仙獸千億,鴻蒙仙獸一兆,混沌仙獸十兆!

總之越強的BOSS,想要對其造成更多的傷害需要的秒輸出必定是一個天文數字。

如果妄圖以數量戰勝它們,也完全行不通。

因為它們可以免疫弱小單位造成的傷害。

所謂弱小單位,就是冇有超過它們品階的天賦加持的單位,或者品階低於它們兩階的單位。

仙獸對應的神衛塔/天賦品階是四品,神屬是仙階。

鴻蒙界的生靈雖然天賦就冇有低於仙靈的,可他們終究是吃了人數少的虧。

就算是他們窮儘整個鴻蒙界所有玩家的火力全力輸出生死,造成的傷害依舊趕不上它的恢複速度。

更何況【太虛通道中】還源源不斷的重新整理出野怪來,玩家們根本冇法集中所有的力量對付它...

原始城上各色神衛塔不斷的擊殺著結界前的各色野怪。

對於鴻蒙界的玩家來說,組合了眾多天賦後,他們的達到是數十倍攻擊、攻速、暴擊、暴傷的千人團都有不少,所以擊殺這些普通野怪和凡階、荒階甚至玄階BOSS都跟切瓜砍菜一樣簡單。

隻是【太虛通道】中重新整理的野怪數量遠比他們擊殺的速度快得多,再這樣下去,他們遲早一敗。

“不能再這樣拖下去了,得儘快想辦法進入【遠古秘境】...”

同塵道人有些力不從心的開口。

這樣拖下去隻能是坐以待斃,進入【遠古秘境】或許還能博得一線生機。

隻是想要進入【遠古秘境】談何容易啊,生死寸步不離的守著入口,他們根本冇有機會靠近秘境入口。

至於想要找人先引開生死,然後再趁機進入秘境?

到了他們這種層級,大家都是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心態,根本不可能有人願意犧牲自己成就他人。

無數紀元的修行本就不易,如今遊戲中更是有可以讓他們更進一步的機會,他們怎麼可能願意早早被踢出局?

不到最後關頭,冇有誰願意挺身而出。

...

“那些光門...好像消失了?”

某處【補天戰場】,有玩家驚詫的發現處於戰場大後方的【太虛通道】竟然離奇的消失了。

可不就離奇嗎?所有玩家都在前方和野怪對峙,後方可謂是絕對安全。

可在這樣的情況下,【太虛通道】竟然離奇的消失了,詭異!

這一切自然都是陸瑾的傑作。

為了進入所謂的【遠古秘境】一探究竟,他不得不橫穿各界戰場。

不僅要橫穿各界戰場,他每到一處,還得將那異界的【太虛通道】夷平。

因為隻有這樣傳送陣纔會開啟其他世界的傳送通道...

當然,做好事不留名不是他的風格。

“叮!天元界公告:玩家【萬界偷家人】摧毀所有【太虛通道】,獸潮將不再重新整理,消滅所有野怪後,本次獸潮危機自動解除。”

...

係統公告讓天元界的玩家們一臉懵逼。

什麼情況?【太虛通道】這就被摧毀了?!

還有這個【萬界偷家人】又是何方神聖?以前從冇聽說過啊?

萬界偷家人自然是陸瑾為自己取的馬甲。

係統公告的名字可以隨意編輯,所以他就很應景的給自己取了這麼一個響亮的名號。

萬界/偷家人,萬界偷/佳人。

不一樣的讀法,就擁有不一樣的意境,陸瑾對自己起的這個名號很滿意。

之後,他再次讓星河鳥載著原始城揚長而去,踏上了新的征程。

很快,一個其貌不揚的昵稱就在無數世界玩家群中傳了開了——萬界偷家人。

但凡有他出現的地方,那些【太虛通道】總會莫名其妙被摧毀。

【太虛通道】被摧毀後,傳送陣可以傳送去異界的玩家戰場。

一些玩家傳送到異界後,發現這裡也流傳著萬界偷家人的傳說,一時間,萬界偷家人的名號在玩家群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動。

無數玩家都對這個神秘的萬界偷家人產生了無儘的好奇。

都想知道他是何方神聖。

可惜萬界偷家人行蹤太過神秘,竟然冇有任何一個玩家知道他更多的資訊。

他們除了知道萬界偷家人很強,偷家本領可謂一絕,再多的資訊就一無所知了。

星河鳥腹中,陸瑾已經走過了117個【補天戰場】。

越是靠近【遠古秘境】,所遇到的野怪實力越強。

現在他所在的【補天戰場】明顯是一個高等玄幻世界的戰場,守關的BOSS竟然是一隻神獸!

不過僅僅隻是一隻先天神獸,並冇有天資考覈的那隻強。

可即便如此,神獸也不是現在這些玩家可以對付的啊。

所以這些獸潮真的是奔著滅世去的?

也不知自己這樣搞,會不會被獸潮背後的大BOSS盯上,畢竟自己似乎是動了它的蛋糕了...

“管它呢,先乾再說...”

遠古秘境的進入條件這般艱難,想來裡麵必定有逆天重寶。

再說擁有星河鳥後,他也冇必要太過謹小慎微。

先把能搞到手的都搞到手纔是正事!

萬界偷家人的名號繼續響遍各個世界。

他的出現猶如一道曙光,給了無數玩家希望。

最強的BOSS他殺了,最難摧毀的【太虛通道】,他也一併摧毀了。

無數玩家銘感他的恩德。

甚至有好事者還為此成立了【偷家派】,就為了宣揚萬界偷家人的英勇事蹟。

一時間竟引得無數玩家加入,儼然有成為一大宗派的趨勢。

一些勢力見此,為了更快的招攬人手,也紛紛打上了萬界偷家人的標簽。

萬界偷家人從此開始被萬界玩家所熟知。

“好像也就萬界偷家人可以和天資榜榜首爭鋒了吧?”

有玩家如此感慨。

天資榜榜首和萬界偷家人一樣神秘異常,不禁開始拿出來比較!

“天資榜榜首算個求,偷家人高風亮節,yyds!”

“就是,大難當前,也不見天資榜榜首有何作為,還不是得靠偷家大神?”

“偷家大神纔是最厲害的,不接受任何反駁!”

“你們懂個屁,偷家人厲害是厲害,可天資榜纔是最有權威的,你也不看看萬界玩家何其多,能全通關的就隻有他一個,第二名一直卡在19輪,三名開外一直卡第9輪,這還不能說明天資榜榜首纔是最厲害的嗎?”

“嗬,偷家大神隻是不屑於闖天資榜,不然榜首鐵定是他,冇看見人殺神階BOSS如屠狗一般輕鬆?”

“屁的偷家大神,指不定是係統自己,有誰見過偷家人了?知道他是何方神聖?”

...

之後,越來越多的玩家加入了討論天資榜榜首和萬界偷家人的行列。

有玩家覺得萬界偷家人是最厲害的,也有玩家不服,認為天資榜榜首纔是最強的。

一時間雙方因為兩個未曾謀麵的人爭得不可開交,都想讓對方承認自己支援的纔是最強的。

爭到後麵,大有大打出手的架勢。

隨後,為了應對【偷家派】,【天資絕世宗】應運而生...

陸瑾還不知道,自己的兩個馬甲竟然莫名其妙就杠上了。

他此時已經來到了鴻蒙界的【補天戰場】結界前。

“這也太離譜了吧?”

天穹之上橘紅的雙眸似有熔岩流淌,如倒映岩漿的兩麵鏡子。

身軀半隱雲霧之間,無法窺探其全貌。

青黃相間的龐然大物垂首,呼吸間,生死二氣交濁,化作薄霧籠罩其畔。

薄霧間青藍雷光時有跳躍,透過薄霧,陸瑾隱約可知,眼前的這頭龐然大物似乎是一隻鸞鳥。

翎羽青中帶黃,呈透明狀。

其內神光遊離,如神晶雕琢,似乎一片領域便可價值連城。

雙翅攏在身後,鋒芒如絲垂落,周圍哪怕是有無數的靈階乃至神階BOSS,也不敢輕易接近它。

它靜靜的立在原地,萬米高的身軀猶如雕塑,一動不動。

要不是伴著呼吸起伏的翎羽,陸瑾都以為它死了。

探知術。

而在用探知術檢視了目標的屬性後,陸瑾更是驚得說不出話來。

這是玩家能戰勝的東西?

陸瑾一直都有設想過仙階BOSS的強大。

在他的想象中,仙階BOSS縱使再強,也有個限度吧。

可現在他所看到的這一切,正在無情的摧毀著他的認知!

20萬的生命值,看上去平平無奇。

可每秒最多隻受到一點傷害這個能力就離譜了啊!

若是如此也就罷了,花些時間總能將其耗死。

但受到傷害每秒可回血1.2萬就真的離譜了。

打的傷害還冇回血多,這確定不是掛逼?!

這樣的存在真的是玩家能對付的?

不過等他看到周圍玩家們清一色的籠罩在迷霧中時,他後知後覺。

“這似乎是晚卿卿所在的世界的戰場...”

難怪BOSS如此之強,如果是晚卿卿的世界戰場,那麼出現多麼離譜的BOSS都正常。

“不過晚卿卿怎麼回事,現在依舊聯絡不上...”

晚卿卿自那次拉人組隊後便一直杳無音訊,怎麼也聯絡不上。

這讓陸瑾心裡有些隱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