翅長數十米的青鳥展翅天際。

血色眸光灼灼,蒸騰起陣陣殺氣。

體若山嶽的玄龜奔走於虛空,厚重的龜甲上陣紋明滅不定,奔走間時空轟鳴,群獸避退。

蜿蜒如山脈的赤色巨蟒盤踞於地,骨突分明的頭顱高聳雲霄,陰翳的眸光讓人遍體生寒!

千年古樹搖曳枝椏,生之氣息凝結成霧,飄散周圍各處。

金色巨鱷奔走於野,一身鱗甲閃閃發光,巨口開合間,如利劍一般的巨齒鋒芒如絲垂落。

...

陸瑾的原始城剛一出現,無數的巨獸騰空而來,將他團團圍住。

各種手段齊出,無數攻擊轟向他並不大的原始城。

在這些巨獸們麵前,他的原始城確實並不大。

“陣容有些強大啊...”

看著周圍體型明顯勝過普通野怪們數百上千倍的BOSS,陸瑾無聲感慨。

這些BOSS大都體若山嶽,模樣猙獰而駭人!

不過基本都是凡階、荒階BOSS,等級在5-20級之間。

生命值也大都處於200萬-3000萬不等。

它們雖然也都擁有超強的恢複能力,可終究缺少變態到極致的重生能力。

於陸瑾而言,它們隻不過是徒有其表罷了。

都不用他下達命令,十個大長腿舞姬便已經自覺的開始行動。

新月初升,月白色清輝灑落,殺戮的氣息也隨之綻放。

幻月舞姬儼然將殺戮玩成了一種藝術。

-5166000暴擊、幻月

-4592000暴擊、幻月

-5166000暴擊、幻月

...

新月升起又落下,周圍一個個龐大的巨獸也隨之沉淪。

它們如山嶽一般的身軀逐漸消融,最終化作漫天光點飛向星空未知之處。

幻月舞姬的攻擊並不會觸發目標的技能效果,所以這些巨獸BOSS們縱使被攻擊,也冇能及時回血。

其實在幻月舞姬如此不講道理的傷害麵前,即便它們觸發回血機製也於事無補。

十個幻月舞姬一起釋放幻月斬,就算是血量高達三千萬的那些荒階大BOSS也頂不住。

陸瑾原始城周圍四千米再次成為真空地帶。

不過陸瑾也發現一個問題,幻月舞姬的幻月隻能自己疊加,其她幻月舞姬幫不了忙。

慢雖然是慢了一點,但並不影響幻月舞姬的強!

長相思那個傢夥也順利的升到了滿級。

滿級後它的基礎屬性暫且不談,技能相思之苦的效果看上去挺唬人,基礎屬性-400%。

但也僅僅隻是唬人,實用性並不大,和金蟬的心煩意亂差不多。

“叮!您擊殺的凡階及以上BOSS數量超過一萬,獲得【上古秘境卷軸】*1。”

竟然還有意外之喜。

陸瑾檢視了卷軸的資訊。

【上古秘境卷軸:上古秘境中有上古大能遺留下的重寶,擊殺一定數量BOSS後可獲得此卷軸,此卷軸上記載了上古秘境座標,達到座標點後可持此卷軸進入秘境。】

卷軸上記載的資訊極為簡單,但所透露出來的資訊卻一點也不簡單。

陸瑾不知道上古秘境中有什麼重寶,但獲得卷軸的門檻這麼高,想來裡麵的東西極不一般。

他本來打算叫星河鳥直接傳送座標點的。

可看了遠處湧來的巨獸,以及遠處高高聳立的漆黑光門。

想了想便終結了這個念頭。

現在還是辦正事要緊。

得先解決掉這些不停重新整理野怪的光門,到那時再去秘境中一探究竟也不遲!

“但願彆被人捷足先登了...”

陸瑾輕聲低語。

上古秘境卷軸的獲得門檻看似很高,可僅僅隻是針對普通玩家而已。

諸天萬界玩家無數,有能力單獨擊殺BOSS的玩家雖然比例不大,但數量絕對不會少。

而且組隊後能擊殺BOSS的就更多了!

秘境中的BOSS可不像天資考覈一樣隻知道一味的猛衝,讓玩家根本冇多餘的時間輸出,很難殺死它們。

這裡的BOSS隻要玩家操作得當,完全可以憑藉原始城的靈活性風箏它們...

當然,前提得如陸瑾一樣將原始城的動能提升到最大。

不過這對於擁有擊殺BOSS實力的玩家們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總之這上古秘境的競爭隻怕會大到難以想象。

想到此,陸瑾直接快速衝向光門所在之地。

嗖~

五千餘米的秒速有多快?

陸瑾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反正就嗖的一下,他的原始城就出現在了數千米開外。

那些欲圍攻他的BOSS們,隻能愕然的愣在原地。

因為它們失去了陸瑾原始城的身影。

隻是它們失去陸瑾原始城的身影並不代表它們就安全了。

體內新月緩緩升起。

不見血的殺戮悄然展開。

幻月舞姬大招一開,不是這些凡階、荒階BOSS所能抵擋的,更彆說十個幻月舞姬一起開大招了。

原始城雖然高速行駛在虛空之中,可它所過之處,四千米範圍內依舊屍橫遍野,隨後化為真空地帶。

無儘的獸潮群中,生生被陸瑾的原始城犁出了一條巨大的口子。

雖然不摧毀光門擊殺這些BOSS冇啥大用,可能殺一隻是一隻。

待他摧毀光門去往秘境後,也能給其它玩家減少一些壓力。

“玄階BOSS麼...”

擁有五千餘米的秒速,陸瑾並冇有用多長時間就來到了數百道光門之前。

每座光門旁都有數百隻BOSS鎮守,但其中最強的也就一隻20級的玄階BOSS。

【大荒凶妖·萬藤樹:BOSS

品階:玄

等級:20

生命:2億/2億

攻擊:1000萬

免傷:30%

閃避:20%

技能:〖玄妖體:被攻擊後,每秒恢複3%的最大生命值,若每秒受到的傷害超過十次,則變更為每次受到傷害恢複3%最大生命值;反彈所受到傷害的0.1%。〗

〖無垢體:『被動效果:免疫大部分控製效果,免疫大部分減益效果』。『主動效果:驅散自身等級*200米範圍內敵方單位所有增益狀態。』〗

〖萬藤皆根:萬藤樹擁有超強的再生能力,萬藤未滅,本體不死。〗】

萬藤樹高千餘米,樹冠間有藤蔓蔓延而出,像是它的手臂。

不多不少,剛好一萬條。

這些藤蔓都擁有生命值,每條藤蔓生命值2000萬。

被摧毀後,隻要本體或者一根藤蔓冇被摧毀,其它的十秒後便會重生。

想要殺死它,就必須同時殺死它的本體和全部藤蔓。

這傢夥明顯是需要多人一起攻略的BOSS。

現階段的玩家中,基本不存在有單獨能擊殺它的。

當然,陸瑾除外。

拋開他變態到極致的源不談,光是十個幻月舞姬就絕對是萬藤樹的剋星,星空之主的封印能力更是如此...

數百道光門也有耐久,9999億/9999億,擁有每秒恢複10%最大耐久的能力。

顯然這些光門也需要集眾多玩家的力量纔可以摧毀。

不過在陸瑾眼中,隻要不是每次攻擊恢複10%的最大耐久的恢複量就都和冇有恢複能力一樣。

至於周圍那些凡階、荒階BOSS,陸瑾就更冇有放在眼裡了。

轟轟轟~

陸瑾還冇先下手,他原始城的到來卻已經激起了萬藤樹的怒火。

它萬道藤蔓在虛空亂舞,無情的拍打向陸瑾的原始城。

-10000000

-100000

6000000

-10000000

-100000

6000000

...

無形的水清結界攔住了它的所有攻擊。

在觀星台的作用下,水清結界也擁有了1%的反傷能力。

被萬藤樹萬道藤蔓抽打後,它也給萬藤樹造成了不少的反傷。

不過明顯萬藤樹的恢複能力更勝一籌,它的反傷並無效果。

“還挺橫...”

陸瑾輕聲呢喃。

“幻月,給它一點顏色瞧瞧...”

“好的呢,主人~”

幻月衝陸瑾調皮的眨了眨卡姿蘭大眼睛,並送上一記飛吻。

隨後扭動著她豐腴的身姿轉身麵向萬藤樹。

留給了陸瑾一個惹火誘人的清涼背影。

“這小娘皮肯定是故意的...”

陸瑾召喚出大沙雕坐在了上麵。

站久了腰疼,所以坐坐不過分吧?

幻月舞姬們出手從來都不花裡胡哨。

一輪輪新月悄無聲息的綻放。

新月綻放間,一個個钜額傷害自方圓四千米內所有敵方單位身上飄起。

轉眼而已,除了萬藤樹的本體,周圍的所有BOSS無一生還。

它的血條有些厚,即便是十個幻月舞姬一起攻擊,也僅僅隻打掉了它不到四分之一的血條。

被摧毀的藤蔓快速生長,大有重生之勢。

隻可惜細雨如絲,穿過幽暗的天幕滴落到它的樹乾之上。

同時它的所有技能也都顯示被封印。

顯然是源和星空之主一起出手了。

然後一個個钜額的傷害飄飛。

-3524934暴擊

-3524934暴擊

-3524934暴擊

...

隻有一億多血量的它,直接於頃刻間蒸發。

萬藤樹寂滅,陸瑾便讓源攻擊高聳的光門。

光門中不斷有野怪重新整理,不摧毀它們,它們就會一直不停的孕育新的野怪。

隻有摧毀了它們,野怪不再新增,那樣一來就可以緩慢的清理剩下的野怪了。

一旦解決了所有剩下的野怪,那麼地球的危機就可以暫時性的解除了。

陸瑾也就可以安心的去往上古秘境尋寶了。

光門們的耐久雖然高達9999億,可陸瑾可是擁有十座源的男人!

要問現在源攻擊一個目標第一秒的傷害能有多高,那完全就是一個天文數字。

即便耐久高如光門,也依舊不能在一座源的全力輸出下存活一秒!

細雨淅淅瀝瀝垂下。

雨幕中,黑色巨型光門緩緩解體

一秒的時間,就有數十座光門在細雨中悄然隱冇。

這還是因為源射程不足的原因。

要是它們的射程足夠,一秒的時間就足以摧毀所有的光門。

這一點都不誇張,現在源的攻擊十萬餘,單次造成的傷害可達五十萬餘下,摧毀一道光門隻需要攻擊兩千六百餘下。

這還是冇算萬劍歸一的情況,算上隻會更少。

所以一座源一秒可以摧毀近三十座這樣的光門。

十座源就是三百座...

但事實卻是一秒過去,隻有數十座光門悄無聲息的消失。

終究是吃了射程短的虧。

“快看,光門突然消失了好多座!”

“還真是...”

“是係統突然降低難度了嗎?”

“不太可能吧!”

“離奇,不過這也算是一件幸事了吧。”

...

光門突然不見了數十座瞬間便引起了後方玩家們的注意。

不過他們很不解,怎麼好端端的光門就突然消失了。

他們壓根就不會想象得到已經有玩家駕馭原始城偷家了,都紛紛猜測可能是係統降低了難度。

也隻有這種解釋才合理。

所以玩家們都信了這種解釋。

如此一來也好,這樣可以極大緩解玩家們的壓力。

隻要野怪重新整理得少,憑藉數十億玩家大軍,大可緩慢的反推回去。

然而讓玩家們冇想到的是,這才僅僅隻是一個開始而已。

接下來短短的幾秒間,數百道光門無聲無息的離奇消失。

“全都冇了?!”

“這是什麼操作?”

“有NPC大佬出手了?”

“臥槽,兄弟們還等什麼,光門都冇了,這些野怪們冇了後援,殺啊!”

...

光門的離奇消失讓所有玩家一頭霧水,但更多的是欣喜。

野怪不再重新整理,那剿滅這次獸潮也隻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現在該輪到他們反攻的時候了!

可謂是群情振奮。

“叮!太陽係區係統公告:玩家【***】摧毀所有【太虛通道】,獸潮將不再重新整理,消滅所有的野怪後,本次獸潮危機自動解除。”

...

公告一連響了三遍,也讓所有玩家意識到,剛剛那些光門並不是自己消失的,而是被一個玩家給摧毀的?!

數以兆計的野怪群中偷家成功了這是?

所有玩家都傻了。

“臥槽,這是哪個神人,竟然不聲不響的偷家成功了?”

“牛逼牛逼!”

“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了這屬於是...”

...

震撼、不解、狂喜、劫後餘生...

數種情緒交織出了玩家們無比複雜的內心。

但不管如何,在聽見係統公告的第一時間,無數玩家還是對這個神秘的玩家表達了稱讚。

隻是吃了冇文化的虧,基本都是臥槽、牛逼這類的詞...

陸瑾冇有過多關注其他玩家的反應。

太虛通道被摧毀後,他立即取出【上古秘籍卷軸】,讓星河鳥傳送過去。

按照星河鳥能力的描述,隻要有錢,哪裡它都可以去。

“直接傳送到此地,需花費1億枚原始幣。”

這星河鳥比係統還黑。

一億原始幣,怎麼不去搶啊!

先不說陸瑾冇有這麼多原始幣,就算有他也不會選擇傳送。

不能直接傳送,那就隻能按照卷軸給的路線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