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凶...”

陸瑾低聲呢喃,並不是說幻月舞姬鼓鼓囊囊的某處,而是在感歎幻月舞姬的傷害。

雖然她的某處也很大,但這不是重點。

陸瑾用太初立即複製了九張幻月舞姬,九雙白皙的大長腿晃得他眼暈。

就是不知道它們的幻月效果可不可以相互疊加,可以的話就更厲害了...

除了幻月舞姬外,另外一張靈階魂卡就要稍微遜色了一些。

因為幻月舞姬是陸瑾用二合一合出的晉階卡牌合成的,而另外一張一直都是十合一。

二合一風險雖然大,但合出的卡牌即使不晉階,屬性會逐漸增加...

【長相思:

品階:靈

等級:1

修為:已達最大等級,不可升級

生命:120/120

攻擊:260

免傷:50%

暴擊:100%

暴傷:4100%

技能:〖相思之苦lv1:長相思自身等級*40米範圍內敵方目標基礎屬性-40%。升級條件:長相思等級1/10。〗

天賦技能:〖相思入骨:長相思受到致命傷害時,可將本次受到的傷害轉移到一個受相思之苦影響的敵方單位身上。〗

狀態:...】

長相思的卡牌封麵是一陣微風,它的技能看上去挺厲害的,但其實也就那樣吧。

冇有不可免疫、不可驅散、不可淨化這樣後綴的減益技能都很容易被針對,在實戰中很難發揮效果。

陸瑾將其顯化出來後,果然是一簇幾近透明的微風。

“你是一張成熟的魂卡,應該學會自己練級了...”

陸瑾對長相思擺了擺手,示意它自己去練級。

禮貌長相思:你嗎?

它一個冇有任何遠程攻擊手段的神屬,讓它去遠處密密麻麻的野怪群中練級這不是去送嗎?

不過這傢夥也很聰明,知道抱大腿。

它直接刮到幻月舞姬旁邊,似乎是在和她交流。

總之陸瑾看見幻月舞姬點了點頭,然後不再釋放技能,似乎是等野怪們接近。

長相思是輔助神屬,隻要輔助隊友,它就有10%的修為可以賺,想要靠它自己升級顯然不現實,所以它抱緊了幻月舞姬的大長腿。

還有點頭腦,陸瑾感概,高階魂卡和低階魂卡果然就是不一樣。

低階魂卡隻會無腦盲,就如白骨甲。

而高階神屬竟然連抱大腿這種生存法則都懂,確實不一般...

...

四千米範圍內的野怪都被清空,野怪們想要填補這個空缺需要一定的時間。

不是它們數量不夠,而是它們的速度跟不上。

而剛剛那一瞬間幻月舞姬所擊殺的野怪數量不計其數,總之陸瑾的原始幣瞬間變成了2705萬餘。

“發了發了...”

他雙眼冒光,這麼多原始幣,他似乎已經實現原始幣自由了?

不過很快他就發現自己空有原始幣,似乎也冇什麼大用啊。

升級神衛塔?

神衛塔都滿級了!

覺醒天賦、合塔/神屬?

冇塔/神屬可覺醒可合!

購買神衛塔/神屬卷軸?

商店均已經售罄!

升級原始之心,原始城半徑不夠。

他現在唯一能用原始幣操作的似乎就隻有解鎖【觀星台】,以及去【壽元商店】消費。

“那就先解鎖【觀星台】吧。”

大手一揮,他的原始幣瞬間消失了2550萬。

“叮!您成功解鎖【觀星台】第二層。”

...

“叮!您成功解鎖【觀星台】第九層。”

【觀星台:特殊建築

第一層:可孕育〖星河魚〗,一枚原始幣一條。

第二層:可孕育〖星河陣lv1:星河陣可放置在任意地方,兩個星河陣間可自由傳送,每秒僅可傳送一個單位。升級條件:原始幣0/10000〗,一百枚原始幣一份。

第三層:可孕育〖星河弓lv1:武器,可給玩家或神屬裝備,射程 1000米,攻擊 1000,星辰弓可汲取星辰之力自行凝聚弓箭,使用時可無限凝聚箭矢。升級條件:原始幣0/10000〗,一千枚原始幣一張。

第四層:可孕育〖星河袍lv1:防裝,可給玩家或神屬裝備,生命 10000,免傷 1%,星河袍不可摧毀。升級條件:原始幣0/10000。〗,一千枚原始幣一件。

第五層:可孕育〖星河鳥:坐騎,可於星空中遨遊。〗,十萬枚原始幣一隻,僅可孕育一隻。

第六層:可孕育〖星河結界lv1:凝聚星辰之力守護原始城,耐久10000/10000。升級條件:100萬原始幣〗。結界凝聚中,需一定時間方可凝聚完成。

第七層:〖星河甲:原始城所有單位獲得1%的反傷效果,包括結界。〗。

第八層:〖星河引lv1:原始城所有單位獲得遠程攻擊能力,可引星光攻擊目標,造成攻擊*100%的傷害,範圍為自身等級*30米,冷卻1秒,升級條件:原始幣0/10萬〗。

第九層:〖星河源:原始城所有單位死亡後可立即複活,並清除一切狀態,無視一切限製。每個單位每天可複活九次。觀星台不可被摧毀〗。】

傳送、裝備、坐騎、結界、附加遠程攻擊手段、讓原始城單位擁有反傷、讓原始城單位每天擁有額外九條命。

這些就是觀星台解鎖後的所有能力。

隻是這其中有些功能需要花費原始幣體驗也就罷了,升級竟然也還需要原始幣。

而且不是幾枚幾十枚,也不是數百上千枚,是數十百萬枚,就很離譜!

最讓陸瑾看不懂的是星河結界,一萬耐久的破結界,升個級竟然需要一百萬枚原始幣,這是拿他當冤大頭啊!

第六層可是他花費160萬枚原始幣解鎖的啊,結果就出了這麼個玩意,他感覺自己血虧。

能不血虧嗎?

看看血海之花,作為八品塔,售價隻需要一千枚原始幣,就算升到滿級成本也才一萬餘。

而它所凝聚的結界耐久1280萬,遠比星河結界靠譜得多!

要不是這錢來得有些過於容易,陸瑾都想請係統打開麥克風交流了。

拋開星河結界不談,觀星台解鎖的其它能力似乎也有些對不起它們的價格。

這讓陸瑾嚴重懷疑自己是被坑了。

除了星河陣和星河源讓他滿意外,其它的有一個算一個,那都是啥玩意?

“這麼多錢我用來買壽命不香嗎?”

壽元商店一百枚原始幣可以買一天壽命。

他剛剛一共花了2550萬解鎖觀星台。

所以他一共虧了25萬5000天壽命,摺合成年是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