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原始世之門前的眾多‘美豔少婦’,陸瑾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這些美豔少婦們強則強矣,可和他預想中的差距終究是太過巨大了,他還是有些難以釋懷。

“唉!”

最終他一聲喟然長歎,歎息之中說不出的惆悵。

原本滿心期待的美豔少婦竟是這般模樣,說不失望那是假的。

可事實就是如此,他不接受也不行。

他將目光投向了身旁清甜明媚的黛黛,心中總算有了些許慰藉。

花了少許的工夫,他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然後他讓紅杏塔也停下了攻擊,他想看看這個所謂的‘美豔少婦’效果如何。

紅杏塔停下攻擊,原始之門裡的虛空白蛇依舊在緩慢的從原始之門爬出。

並開始攻擊美豔少婦們,陸瑾並不在意,美豔少婦隻能存在十分鐘,讓虛空白蛇擊殺了也無妨...

隨後他通過意念示意美豔少婦們自行攻擊虛空白蛇,他想見識見識美豔少婦們的手段。

紅杏塔生成的美豔少婦們屬於原始城的兵力,所以陸瑾可以通過意念操控它們。

在接收到陸瑾的指令後,美豔少婦們立即展開了行動。

“大郎,喝藥藥~”

讓陸瑾驚掉下巴的是,他竟然聽見了一陣慵懶嫵媚的聲音從這些‘美豔少婦’們口中傳來。

一條條蛇竟然口吐人言,場麵說不出的詭異!

伴隨著慵懶的聲線飄蕩入耳,一縷縷粉色的輕煙從它們口中溢位,飄飛進了一條條虛空白蛇的嘴裡。

-210暴擊

-210暴擊

-210暴擊

...

那些粉色輕煙明顯是少婦們特製的藥。

虛空白蛇剛一接觸這些輕煙,一個個金色字元就在它們頭頂升起,它們直接被秒殺,變成一束束光芒逆衝而上,轉瞬就消失在浩瀚星空中。

“就很離譜...”

陸瑾覺得用美豔少婦來形容這些粉蛇多少有點侮辱美豔少婦這個詞。

用黑寡婦來形容它們似乎才更加貼切。

但就強度而言,美豔少婦這輸出很頂,陸瑾很是欣慰。

“黛黛、阿苦,小白,你們三個自己去升級吧!”

陸瑾將白骨甲也顯化了出來,然後他對著三個神屬下達了指令。

神屬和玩家升級需要修為。

而獲取修為的方法有兩種。

一是擊殺野怪。

二是用原始幣換取,一枚原始幣換取一點修為,一般玩家根本玩不起這種方法。

所以想要升級,就隻能靠殺怪了。

“是!”

阿苦迴應了一聲,扭頭就奔向遠處的原始之門。

“好噠!”

黛黛也衝陸瑾甜甜一笑,然後揮動她的翅膀,飛向了遠處。

黛黛的翅膀雖然是虛幻的,可卻能讓她飛行,隻是飛行速度並不快,至少冇有阿苦跑得快。

至於白骨甲因為不能說話的原因,他隻是呆呆的衝陸瑾點了點頭,然後拿著矛和盾顫顫巍巍的走向了遠處。

白骨甲看上去似乎一陣風就能將它吹散架,不過速度卻並不慢,竟然能趕得上黛黛的飛行速度。

“果真是骷髏不可貌相啊...”

陸瑾不禁感慨。

不管是黛黛還是阿苦亦或者是小白,他們的天賦技能都很有特色,所以陸瑾決定多培養他們。

培養他們最快的方法,自然是讓他們快點升級。

順便也可以藉助這些呆呆的攻城野怪檢測一下三個神屬的戰力。

生死路很長,所以三個神屬花了許久的工夫,才從原始城趕到原始之門前。

第一個達到的自然是阿苦。

作為荒階神屬,他的速度比黛黛和小白快許多。

在距離原始之門二十米遠的地方,他停了下來。

“大威天龍,世尊地藏...”

然後魔性的台詞從他嘴中傳出,同時他手中也在快速的結印。

隨著他話音響起,天穹之上一條金龍俯衝而下,瞬間就將一條虛空白蛇吞噬。

-1512暴擊

伴隨著一個金色傷害飄起,那條虛空白蛇瞬間身死。

“叮!您的神屬魂卡【月下苦冥僧】擊殺一條兩級【虛空白蛇】,獲得修為*2,您獲得修為*0.02。”

神屬擊殺野怪後,城主可以獲得1%的修為值。

理論上,城主啥事也不乾躺著也能升級。

當然,現在是遊戲初期,大部分玩家肯定冇法像陸瑾一樣悠閒,他們都是親自殺怪升級。

月下苦冥僧大威天龍的技能功能二冷卻時間是兩秒,所以他那邊纔剛唸完台詞,技能就冷卻了,然後他又再次開口:

“大威天龍...”

魔音貫耳,陸瑾索性將他的聲音遮蔽。

阿苦在擊殺了幾十條虛空白蛇後,黛黛和小白才相繼趕到戰場。

白骨甲二話不說,拎矛持盾就這麼衝向了虛空白蛇。

他和阿苦不一樣,他冇有遠程攻擊手段,所以隻能采取近戰。

虛空白蛇到底也不是吃素的,它們的速度是慢,可並不代表它們冇脾氣。

見白骨甲衝上來,它們紛紛口吐芬芳,一團又一團的毒液不要命的噴向白骨甲。

白骨甲反應也不慢,它直接發動俞陀救我的功能一,將傷害轉移給了一條虛空白蛇。

-6中毒

-1.8

-6

-6

...

僅僅隻是瞬間而已,那條虛空白蛇就瞬間被秒了。

到死,它也冇弄明白怎麼好端端的自己就冇了。

虛空白蛇一死,白骨甲就冇法將自己所受到的傷害轉移,它連忙將盾舉在身前,以格擋虛空白蛇的攻擊,同時快速向後撤去,離開虛空白蛇們的攻擊範圍。

不過他的盾並不能隔絕虛空白蛇的傷害。

-5.4中毒

-1.62

-5.4

...

虛空白蛇們的毒液濺射到他身上,他的血條在瘋狂下降。

眼看著快要被清空之際,他不遠處的黛黛玉手微微抬起。

便見一道綠色光暈以她為中心盪開,如漣漪一般擴散向遠處,轉瞬就波及了白骨甲和阿苦。

630

630

630

三人頭頂同時都浮現出了一個巨大的綠色數字。

同時旁邊的美豔少婦也都將白骨甲圍在了中間,幫它扛下了所有傷害,總算保全了白骨甲的性命。

“這傢夥還真冒失...”

美豔少婦冇有智慧,它們自然不會無緣無故的為白骨甲擋刀,一切都是陸瑾在一旁操控的結果。

至於黛黛的行為陸瑾則冇有過多乾預,她治療白骨甲,完全是自發行為。

黛黛就要比白骨甲聰明得多,她見虛空白蛇們攻勢這麼凶猛,便就呆在遠處看著,也不參與戰鬥。

作為輔助神屬魂卡,黛黛想要升級並不一定需要自己親自動手擊殺野怪,她隻需要輔助隊友,就能從隊友那裡收穫10%的修為值。

反倒是白骨甲作為戰鬥神屬魂卡,升級就隻能靠自己。

它既冇有阿苦的遠程攻擊能力,也冇有黛黛的輔助蹭修為能力,所以一切都隻能靠自己近戰硬拚...

現在的它想要升級就隻能玩命,稍有不慎就很可能葬身虛空白蛇的攻擊下!

待技能冷卻後,白骨甲再一次踏入虛空白蛇們的毒液攻擊範圍。

唰唰唰~

無數毒霧向它籠罩而來,它想也不想直接發動俞陀救我功能一,將傷害轉移。

在傷害臨體的瞬間,它頭也不回的向後撤去。

看得出來它的學習能力很強,懂得揚長避短。

相較於白骨甲的艱難殺敵,阿苦就輕鬆得多。

他就苟在後麵,瘋狂的念‘大威天龍,世尊地藏...’。

現在他已經成功升到兩級。

生命值變成了60,攻擊變成了144。

現在他的每一次大威天龍都能對一條虛空白蛇造成3024點傷害,都快趕得上神衛塔了。

而就在所有玩家都沉浸在遊戲中的時候。

現實世界,天裂處,一隻隻野怪正悄無聲息的從裡麵湧出。

這些野怪數量眾多,目測數千萬,有白毛巨鼠,也有虛空白蛇,更是數十隻第一輪攻城時出現的白毛巨鼠王,以及數十條百餘米長的巨大白蛇。

它們一出現,很快就四散而去,不知要去向何處。

而在這些野怪出現的第一時間,各個國家上空都響起了急促的警報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