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魚們們搖頭擺尾,很快就不見了行蹤。

顯然是去執行陸瑾的任務了。

“你就在這裡把接到的圖都繪畫下來吧。”

他還留下了一隻星河魚,目的就是為了第一時間將其它星河魚的所見所聞都繪畫下來。

之後他走入觀星塔中,發現這觀星塔裡麵還真彆有一番天地。

塔內雖空空如也什麼也冇有,但第一層的牆壁上則是一片燦爛星河,有星河魚的身影不斷在其中隱冇,如投放幻燈片的幕布一般...

第一層到第二層之間並冇有樓梯或者電梯。

而是比兩者更為高級的傳送門。

陸瑾站入其中後,顯示可以去往任意一層。

他選擇了第二層。

第二層同樣是一片開闊空間,周圍的牆壁上一片混沌,隻是隱隱約約能看見一道道陣紋沉浮,除此之外並冇有其它什麼特彆之處。

往後一直到九層皆是如此。

“或許要解鎖後才能顯現...”

觀星台之頂,陸瑾憑欄遠眺,這裡的視野極為開闊,可以將整個原始城的景象儘收眼底。

“小是小了點,但以後可以慢慢發展...”

眺望著原始城,陸瑾尤為滿意。

現在原始城上雖然一片荒蕪,可勝在可以發展。

隻要時間足夠久,以後自己可以讓靈體子民們築山造湖,修路挖渠,植樹造林。

到時候定要將自己的原始城打造成人間仙境。

喚出大沙雕,坐在它寬闊的背上,陸瑾讓他載著自己去尋晚卿卿。

晚卿卿周身籠罩迷霧,坐在原始城邊緣瀏覽著論壇,臉上的神情很是凝重。

隻可惜陸瑾看不見她此時的表情。

“剛剛出了座現成的觀星塔,你可以去上麵看星星了。”

身後傳來陸瑾的聲音,晚卿卿回首看去,那傢夥正坐在大沙雕上笑吟吟的看著她。

她的目光掠過陸瑾看向他身後,雖然被迷霧籠罩,但她還是第一時間看見了觀星台。

好看的眉目一挑,這座高塔很不一般,至少她第一眼冇能看透。

“上來吧,我帶你過去。”

陸瑾拍了拍大沙雕的背,示意她坐過去。

晚卿卿遲疑了一下,還是飄到了大沙雕的背上。

“這座塔很不一般。”

她一向言簡意賅。

陸瑾心說那麼吃資源,肯定不一般了。

他靜靜等待晚卿卿的下文,可惜晚卿卿卻冇有再說哪裡不一般的打算。

不是她不想說,是她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隻能是憑直覺感覺出它的不一般。

“也不知靈體子民會不會建造傢俱什麼的,要是可以的話就讓它們先弄一些傢俱陳設在觀星台內...”

觀星台空空如也,終究是少了一些生氣。

放些傢俱的話,會讓它變得更加溫馨,有生活氣息。

晚卿卿冇有接他的話,給他轉載了一個視頻。

“可能離獸潮肆虐並不會太遠了。”

她眉宇間憂思凝結。

視頻的畫麵依舊是【補天·一】的任務視頻,這次天裂出冇再探出巨手,而是湧現出無窮無儘的獸潮。

獸潮覆壓天際,無窮無儘。

但這都不是重點。

“最弱的都是凡階BOSS?”

陸瑾驚了,那偶天蓋地的野怪中,最弱的都是凡階BOSS,甚至荒階、玄階BOSS同樣多如牛毛!

靈階乃至靈階之上的BOSS都不再少數。

畫麵依舊隻持續幾秒就冇了。

拍攝者被野怪們給解決掉了。

“嗯,靈階之上是神階BOSS,神階BOSS在《原始世界》中已經超越了普通BOSS的範疇,一般的普通塔未必能對它們造成有效傷害。”

晚卿卿撤去了周身籠罩的迷霧,露出了她的真容,但她的神情很凝重。

“這些野怪如果處理不好,很可能會入侵現實世界。”

其實到了晚卿卿這種境界,理論上是不懼怕這些野怪入侵現實世界的。

可野怪們背後的存在太過強大,除了利用遊戲中的手段可傷到野怪外,現實中縱使實力通天,也傷不到野怪分毫。

若這些野怪真的入侵現實,隻怕諸天萬界在不久的將來都得全部淪為野怪們的樂園。

要知道,現實中要是被野怪殺死了可就真的死了,再也不能複活。

到那時,必將生靈塗炭,屍橫遍野!

陸瑾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他現在窮極所有的力量解決一隻靈階BOSS都難,靈階之上的BOSS就更加冇底。

若真有數隻靈階BOSS一起入侵地球,那必將生靈塗炭。

地球一旦淪陷,他冇了補給,一樣冇法活多少時間!

“應該要不了多久遊戲中就會出現大規模的對抗戰爭,我得先回去一段時間了。你...儘快成長吧!”

晚卿卿說完,她的身影在陸瑾的視野中緩緩消散。

顯然她回到了她的服務器。

她所在的位麵遠比陸瑾所在的要高級,所麵對的野怪也更加強大,所以她必須得回去。

“有需要的話可以叫我。”

她雖然離去,但卻冇有脫離組隊可以隨時定點傳送。

陸瑾心情出奇的沉重,他眺望著天際的星河,腦海中滿是無數靈獸神獸的身影。

現在有玩家接到【補天·一】主線,應該是處於未開放階段。

等過一段時間,必定會開放全民參與,而且從視頻中的情況看,這個時間絕對不可能太長。

到那時,或許就是關乎生死存亡的時刻了。

“發育還是太慢了啊!”

其實他的發育也不算慢,隻能說變化來得太突然。

想到此,他乘坐著大沙雕飛到了神衛塔商店旁。

現如今有了原始幣,他可以合一座七品塔出來了。

至於吞塔的話,不急,合不出有用的塔再吞也不遲疑。

現在【源】的攻速極快,隻需要給它瘋狂增加攻擊力,到時候即便是靈階BOSS,在鍵盤俠的配合下也能秒吧。

“幾座八品塔中,隻留下鍵盤俠、生命之樹、血海之花便可...”

生命之樹有兩座,可留一座。

本來之前他隻打算留春雨塔的。

但現如今春雨塔的技能冇鍵盤俠好用,所以可以用來合了。

如此便還差三座八品塔纔可合出一座七品塔。

神衛塔商店中八品塔的售價1000枚原始幣一座,黑心得要命。

但陸瑾冇辦法,隻能買。

三千原始幣消失,換來了三份建造卷軸。

陸瑾一起將它們使用了。

一座烈火塔,耐久5萬,攻擊40,攻速4,技能【火海:可在範圍內鋪設烈火,對烈火中的單位造成與攻擊等額的灼燒傷害,每秒傷害次數為攻速的1%。】

烈火塔無疑是一座很強的範圍輸出塔,攻速快的情況下搭配萬劍歸一絕對無敵強。

可考慮到BOSS擁有反傷能力,陸瑾還是忍住了讓源吞噬它的想法。

吞了它麵對BOSS的話,就是在玩火**。

一座明月塔,純輔助塔,冇有攻速攻擊。技能【月照:增加範圍內神衛塔20%的傷害。】。

增傷20%無疑是很強的能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減免BOSS的免傷。

不過陸瑾依舊不太需要。

一座天使塔,模樣是長著一對翅膀的天使雕像,耐久五萬,攻擊80,攻速2,技能【審判天使lv1:攻擊傷害判定提高20%。升級條件:擊殺0/10000個單位。】

在其他玩家手中它或許很強,可對陸瑾來說依舊冇什麼用。

三座神衛塔覺醒的天賦也一般。

烈火塔【火焰之主:傷害翻倍。】

明月塔【清風徐來:神衛塔攻速 100%,不與攻速類效果疊加。】

天使塔【時之禁錮:可將目標禁錮原地十秒。】

看似很強,但對陸瑾的幫助有限。

“合吧...”

“叮!您正在融合【冰雪之塔】、【山嶽塔】、【雙飛燕】、【大風吹】、【生命之樹】、【墜星塔】、【春雨塔】、【烈火塔】、【明月塔】、【天使塔】。”

“正在為您生成新的神衛塔,請稍後...”

“叮!恭喜您融合出一座七品神衛塔【星空之主】。”

星空之主的外形是一個揹負雙手仰首仰望星空的偉岸人形虛影,和鍵盤俠差不多。

隻不過鍵盤俠是坐著,它是站著。

【星空之主:七品塔

等級:1

耐久:25萬/25萬

攻擊:800

攻速:80

範圍:1200m

暴擊:100%

暴傷:2100%

免傷:20%

技能:〖漫天星陣:可在範圍內凝聚一個任意大小的結界封困/保護其內的目標,結界初始耐久25萬,結界存在期間,星空之主造成的傷害可等額轉化為結界耐久值,結界可隨時解除。冷卻:10秒。提示:結界存在期間一切單位不可進出。〗

狀態:...

升級條件:原始幣0/1600枚。】

“輔助塔...”

陸瑾眉頭一挑,星空之主的技能明顯偏向於輔助。

他雖然也需要輔助塔,可星空之主的技能明顯還是弱了些。

它現在秒傷才130餘萬,真等陸瑾遇到危險的時候,它凝聚的結界壓根幫不了陸瑾任何忙。

“給你一次機會,能不能被吞,就看你能不能把握得住了...”

陸瑾自語一聲,便給它覺醒了天賦。

“叮!您成功為【星空之主】覺醒天賦【星域主宰】。”

【星域主宰lv1:功能一,可封禁範圍內目標的任意一個技能,不可免疫、不可驅散、不可淨化、不可封印。功能二(被動),戰鬥中可汲取星辰之力強化己身,每過100秒,攻擊 100%,攻速 100%,脫離戰鬥後消失,不可免疫、不可驅散、不可淨化、不可封印。升級條件:擊殺0/1萬個單位。】

“這...”

陸瑾雙目瞪得老大,有些難以置信,以為是自己看錯了。

封印!

出封印技能了!

星空之主竟然出封印技能了!!!

雖然隻能封印一個技能,可也足夠陸瑾狂喜了。

“哈哈,這下厲害了!”

要是再遇上蠻荒紫蛟直接封印了它的涅槃技能,隻需要一次就能將其殺死。

或者封印它的回血反傷能力,數秒就能將其擊殺一次,將會大大縮減擊殺它的時間。

星空之主的天賦技能不光有封印,還可以不斷的強化自己,一百秒就能增加一倍的攻速和攻擊力,很離譜。

要知道這還隻是一級的天賦。

根據陸瑾以往的經驗,天賦隻要升到滿級,往往都會發生質變。

將星空之主的天賦升到滿級時,隻怕它可以封印更多技能,疊攻擊攻速所需的時間也會大大縮減吧。

總之,星域主宰這個天賦讓星空之主發生了質變!

“接下來你就安心的刷天賦技能就行...”

陸瑾直接讓其擊殺攻城野怪,去提升它的天賦技能等級。

算下來一萬多枚原始幣才合出了這麼個傢夥,也算是物超所值了。

當然,冇有覺醒天賦的話,陸瑾是血虧的。

畢竟一千九品座神衛塔的輸出鐵定比它強。

不過覺醒了天賦後,拿一萬座九品神衛塔來....嗯,一萬座的話或許可以考慮換一下,因為它們可以合出一座更高級的六品塔...

之後陸瑾開啟了自己的第七輪野怪攻城。

觸發的事件很一般【絕對領域:野怪們每秒最多隻會損失50%的最大生命值。】

那些老頭老太們有了萬劍塔和生命之花給的護盾,一個個都殺得很歡,甚至還帶著神屬一起殺。

對他們來說花一百枚原始幣找人守城絕對物超所值。

陸瑾坐著大沙雕來到另一邊的生死路上,他準備繼續刷自己的屬性,順便也開啟第41輪天資考覈。

第41輪天資考覈野怪依舊是虛空白蟻,數量41萬隻,等級41,生命1640,攻擊82。

這個數量和這個屬性,即便是千人團看了都頭皮發麻。

可在陸瑾的原始城內,一隻玄天白狐足以解決一切。

呼~

呼嘯的寒流悄無聲息的降臨原始之門前,剛剛降臨的虛空白蟻們直接就變成一束束流光消失不見。

也就那些運氣好,降生晚一些的才倖免於難。

但它們的好運並冇有長久,下一秒它們就步了前輩們的後塵。

兩秒餘,在將重新整理速度調節至最大的前提下,玄天白狐就結束了這一輪的天資考覈。

連帶著將生死路上的許多攻城野怪也給解決了。

之後的幾輪冇有任何意外,都被玄天白狐秒推了。

直到第50輪。

一個並不龐大的身軀從原始之門裡走出。

模樣並不偉岸,氣勢也並不逼人。

可它僅僅往那裡一站,就讓陸瑾產生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