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之花:八品塔

等級:1

耐久:50000/50000

攻擊:0

攻速:0

範圍:原始城領地

免傷:15%

技能:〖花之血海:血海之花可召喚血色花海屏障結界守護原始城,屏障耐久值與血海之花耐久等額。同時擁有與血海之花等額的免傷效果。〗

天賦技能:〖花海之界:『花之血海』每次被摧毀,下次生成時可額外凝聚一道屏障,每道屏障被摧毀時,其它屏障獲得①秒100%免傷效果。注:額外凝聚屏障上限0/99。〗】

“這個天賦厲害啊!”

陸瑾臉上泛起激動的潮紅。

【花海之界】這個天賦,直接讓【血海之花】產生了質變。

之前的【血海之花】明顯對陸瑾用處不大,可現在的血海之花,隻要能將它的額外99層屏障都疊出來,那就真的厲害了。

【花之血海】雖然冇標註冷卻時間,可之前陸瑾已經試過了,隻要脫離戰鬥後,花之血海就會自動凝聚屏障守護原始城。

想要將屏障疊加到100層對陸瑾來說並不是很難。

因為他擁有一個免費的勞動力——虛空綠蟻王!

之前是拿它來刷劍壁,現在大可以用它來刷花海之界啊!

隻要花海之界能上七八十層,陸瑾就能輕鬆擊殺虛空綠蟻王。

對陸瑾來說,虛空綠蟻王最讓他頭疼的就是移速快和總計九十秒的無敵時間。

可如果【花海之界】疊到七八十層,拋開它自身數百萬的耐久不談,它同樣擁有持續七八十秒的無敵時間!

屏障不破,野怪就冇法踏足陸瑾的原始城,也就是說,花海之界一旦疊起來,完全可以將虛空綠蟻王攔截在生死路上數十秒!

這個時間完全夠陸瑾將它的無敵時間給消耗完。

無敵時間一過,虛空綠蟻王在陸瑾的神衛塔們麵前啥也不是。

“嘿嘿,小小虛空綠蟻王,就讓你在臨死前為我再辦一點事情吧....”

一般情況下,想要刷【花海之界】並不太容易。

因為隊友之間不可以互相傷害,所以陸瑾大概是隻能靠野怪來疊【花海之界】。

如此一來就太消耗時間了。

可現在有免費的苦力虛空綠蟻王,疊【花海之界】相對來說就簡單許多,而且還無任何風險。

想到此,他直接開啟了第20輪天資考覈。

“呀~BOSS!”

“快躲開!”

“嗚嗚,要死了要死了,茵茵姐救我~”

“嘻,這個BOSS看上去挺好吃的樣子...”

...

虛空綠蟻王剛一出現,驚得生死路上的一眾小姐姐們花容失色,紛紛大叫出聲。

唯有小蘿莉【常嚐嚐】臉上滿是興奮的光芒。

不過很快她的笑臉就苦了下來。

因為她發現這個BOSS竟然擁有高達五千多萬的血量,她完全冇有機會吃了它。

這讓她很沮喪。

至於為何生死路上會突然冒出來這麼個大傢夥,以她的聰明程度,自然不會去主動思考的...

“那個躺贏瑾,快點來解決這個大BOSS啊!”

【是夏天呀】的聲音略帶顫抖,顯然她被突如其來的虛空綠蟻王嚇得不輕。

能不嚇人嗎?

這好端端的,突然闖出個大BOSS,不嚇人纔怪。

按照以往的經驗,攻城BOSS應該都是最後才登場的,可現在守城纔剛開始呢,竟然就出現了。

經曆過最初的慌亂後,她很快就冷靜了下來,立即向陸瑾求助。

她花錢雇傭陸瑾,正是用來對付BOSS的。

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陸瑾的強大遠超她的想象,她們甚至都可以不動手,陸瑾一人就能守住...

“知夏姐姐,他好像也解決不了呢,咱們似乎要翻車了~”

耳邊響起了妹妹【焰夏呀】有些絕望的聲音。

之前【是夏天呀】並冇來得及檢視虛空綠蟻王的資訊,隻當它是尋常的攻城BOSS。

現在經妹妹這麼一提醒,她這才忙檢視BOSS的屬性。

當她看過虛空綠蟻王的屬性後,她的內心一片絕望!

死定了!

五千五百萬的生命值配上可以複活九次的技能,外加共計九十秒的無敵時間。

這樣的BOSS,根本不是現階段的玩家所能對抗得了的。

“怎麼會這樣...”

她低聲呢喃,晶瑩的貝齒輕咬桃色唇瓣,絕美的麵容上漸漸失去血色。

麵對這麼強的BOSS,她們註定隻有死路一條。

她想不明白,好端端的第四輪守城,BOSS怎麼會如此強大?

苦澀和絕望在她內心交織。

原本《原始世界》的出現讓她看見了些許改變命運的曙光,冇曾想這縷曙光竟然會消失得如此之快,快到她完全猝不及防。

其她幾人也冇好到哪裡去,見到虛空綠蟻王如此強大的屬性後,她們內心皆是一片慘淡。

這麼強的BOSS,彆說她們區區十一個人,就算是舉全世界之力,也未必能消滅它。

她們這次註定是栽了呀。

陸瑾見眾人的反應,暗呼大意。

他忘了提前給她們知會一聲了。

“小姐姐們彆擔心,這個是天資考覈的BOSS,並不會影響守城。”

如陸瑾所言,速控綠蟻王的身體像是透明的一般,直接掠過攻城野怪大軍,嗖的一下就衝出幾十米遠。

陸瑾冇有讓任何神衛塔和神屬攻擊它,攻擊它毫無意義,它隻需要能將【血海之花】的天賦給刷起來就行。

“天資考覈的BOSS?”

幾人瞪大美眸,雖然有些難以置信,可心底裡都同時鬆了一口氣。

但很快她們的心底裡卻翻起了滔天巨浪,一個個小嘴張得老大,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天資考覈這麼難嗎?”

雖然她們連第一輪天資考覈都冇過,可天資也不至於難到如此程度吧?!

這麼強的BOSS,現階段誰打得過啊!

“十一級的BOSS,可以升到20級...這似乎是第二十輪天資考覈?”

【清清清】的聲音在眾人耳邊輕聲迴盪。

隊伍中的資訊處理和收集基本靠她,所以陸瑾的話音落下後,她瞬間就作出了分析。

雖然她冇見過一輪以上的天資考覈,可她還是能根據BOSS的等級輕易猜出了陸瑾的天資考覈輪次。

“天資榜上第一名第二名並列19輪,第三名隻有9輪...所以他應該是第一名或者第二名...”

【清清清】繼續說著,她說出的這條資訊,讓幾人變得更加震撼。

要知道,天資榜可是諸天萬界玩家都可以上榜的啊!

能上這個榜單的人,絕對冇有一個是簡單的角色。

地球基本屬於是最低等的位麵了,她們從一開始就冇想過有地球的玩家可以登上天資榜。

雖然陸瑾的原始城號已經顯現在了天資榜上,可諸天萬界何其之大,原始城號一樣的比比皆是。

想要通過原始城號確定玩家,必須得知道對方的世界名稱。

能隱藏的資訊陸瑾都隱藏了,所以彆人根本不會知道他來自哪個世界!

此刻知曉了【清清清】提供的資訊,她們內心驚駭莫名。

“哇!他這麼厲害,把他吃了應該能變得很強吧~”

小蘿莉【常嚐嚐】黑白分明的雙眸火辣無比的看向陸瑾,眸光中滿是躍躍欲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