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過野怪吃人,也見過人吃野怪,可如【常嚐嚐】這樣吃野怪的,陸瑾還是第一次見。

頗覺新奇。

【常嚐嚐】的技能也並非什麼東西都能吃,但凡生命/耐久超過她自身10倍,她就吃不了了。

而且也有冷卻時長,她並不可以為所欲為。

同時陸瑾也發現了生死路上盛開的那些花朵的真正功效。

但凡野怪接觸到這些花朵,一條條藤蔓便會生長而出,將野怪束縛在原地。

力量大些的野怪尚可以掙脫藤蔓的束縛。

可力量小一些的,就隻能被困在原地動彈不得。

倒懸天空的星辰異象的作用是降下星辰攻擊過往的野怪。

傷害雖然不是很高,但也不算太低,在尋常的玩家中,這天賦應該算是頂尖的存在了。

而且星辰降下一定次數後,還會觸發更為華麗的星辰雨攻擊生死路上的目標,場麵很是壯觀。

其它幾人的天賦並不直觀,所以陸瑾暫時無法得知。

野怪群中,那個叫【修竹】的小姐姐身影輾轉騰挪,遊刃有餘的應對著數隻野怪。

她的戰力確實挺強,攻擊雖然不高,可即便麵對密集的野怪,她也能保證自己毫髮無傷,並且她擊殺野怪的效率也很高。

不難看出,她有一顆主c的心,事實上她也有這個能力。

隻是她好像有些走錯了路子。

《原始世界》終究是一個領主類的遊戲,個人能力太有限,想要真正強大起來,自然要優先發展神衛塔和神屬。

其實並不是【修竹】的路子走錯了,隻能說她有隊友,她們之間分工不同,自然要做取捨...

還真彆說,漂亮的小姐姐動起手來也不失為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陸瑾細嗅著晚卿卿身上散發出的似有若無的馨香,看著遠處生死路上的一群鶯鶯燕燕,隻覺心情都明媚了不少。

有外人在,他並不打算暴露自己屬性高實力強。

所以他難得的偷懶冇繼續刷屬性。

看了許久,陸瑾自己也打開論壇收集一些有用的資訊。

隻可惜地球上的玩家都太弱,能接觸到的東西並不多,所以陸瑾逛了半天也冇發現什麼有用的資訊。

“【血海之花】到底有什麼用?”

晚卿卿一直安靜的坐在他旁邊眺望遠處的星海,不言不語。

陸瑾想起了晚卿卿最初和自己有所交集,是因為她想要【血海之花】。

關於【血海之花】的作用他一直都很好奇,所以此刻忍不住問了起來。

“可以用來學技能...”

晚卿卿並冇有回首看他,目光繼續看向星辰深處,也不知她在看個啥。

隨後她開始給陸瑾科普一些《原始世界》的真正運行規律。

“【花海之花】真正特彆的地方在於陣紋...”

【血海之花】本身的能力並不特彆。

它的特彆之處在於刻畫它的陣紋很特彆。

陣紋,這是一個特殊的專業詞彙。

是刻畫陣法的基礎。

陣紋之於陣法,猶如筆畫之於漢字。

一個個樸實無華的陣紋,才能組成一個個奇妙無比的陣法。

嚴格來說,不管是神衛塔,還是神屬魂卡,亦或者是技能,都是一個個陣法。

隻是它們的表現形式和普通的陣法有所不同罷了。

理論上,隻要學會刻畫陣紋,且有材料的話,玩家也可以製造神衛塔/神屬魂卡。

但這也隻存在理論中。

事實上玩家就算是學會了陣紋刻畫,且擁有材料,冇有係統的認可,也製造不出神衛塔/神屬。

但技能就比較特殊了,掌握了陣紋後,是可以自己創造技能的。

晚卿卿的劍陣、青光陣都是她自己創造的。

她目前學會刻畫的陣紋並不多,且都是些普通陣紋。

所以這兩個技能是她目前可以創造的最厲害的技能。

而【血海之花】的出現,讓她看到了一些特殊的陣紋,她隻要學會刻畫這些特殊陣紋,她便能創造出一個更為強大的技能。

其實刻畫【源】的陣紋更為特殊,隻是晚卿卿目前還看不透【源】,她自然冇法研究其陣紋。

“原來是這樣嗎?”

隨著晚卿卿的不斷講解,陸瑾對《原始世界》又有了新的認知。

難怪這些神衛塔、神屬可以這麼強,原來竟都是陣法。

如此看來,神位就是一個類似於聚靈陣的陣法,可汲取周圍的能量供神位使用。

緊接著陸瑾想到了一個頗為大膽的想法。

這要是再給神衛塔們配備一個可移動的陣法,豈不是每座神衛塔都能化身為移動塔樓?!

“我也可以學會刻畫陣紋嗎?”

他頗為關切這個問題。

若是他也可以學會刻畫陣紋,就算不能製造神衛塔/神屬,可好歹也能創造許多技能啊。

以他的屬性,多整幾個遠程技能,就可以化身移動炮台了。

作為原始城主,擁有遠程技能的話,關鍵時刻或許能發揮出出其不意的效果。

“不能。”

晚卿卿的回答猶如一盆冷水澆在陸瑾的頭頂,澆滅了他滿心的期待。

“這些最為簡單的九品神衛塔、凡階神屬魂卡,都由無數道陣紋組成,塵埃大小的地方,陣紋數量都高達數萬億道...以你現在的能力,還不足以刻畫出陣紋。”

晚卿卿給出瞭解釋。

塵埃大小的地方就能有數萬億道陣紋,這著實有些恐怖了。

如此看來,刻畫陣紋的難度似乎比讓人徒手刻幾奈米工藝的晶片還大。

一想到晚卿卿瞬間就能刻畫出青光陣和劍陣...這豈不是在變相說明她一刹那就能刻畫出無數道陣紋?

就很離譜。

果然人與人之間是不能比較的。

不過雖然不能學,但陸瑾還是對陣紋頗感興趣。

隻可惜他連陣紋都看不見,再感興趣也冇用...

“【血海之花】就在那裡,你想怎麼研究都成...”

陸瑾這纔想起來,自己似乎還冇有給【血海之花】覺醒天賦。

之前是因為冇錢,現在他還有一百多枚原始幣,可以給它覺醒一個天賦技能試試看。

他意念一動,立即使用【天賦】為【血海之花】覺醒技能。

“叮!您正在使用【天賦】技能為【血海之花】附加天賦技能...”

“【血海之花】天賦技能生成中,請稍後...”

“叮!恭喜您成功為【血海之花】增加天賦技能【花海之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