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卿卿在論壇和世界聊天頻道上除了發現玩家們花費原始幣雇傭人幫助守城外,她還發現,現在的大部分玩家竟然離開原始星空,去了原始大陸尋求NPC庇護。

原始大陸上是NPC們的地盤。

上麵宗門、聖地、仙山、大教多如牛毛。

在係統的影響下,許多勢力都已經接納了玩家,隻要完成特定的考覈,玩家就有機會加入各勢力。

加入勢力後,玩家會擁有專門的地方停靠原始城,然後可以隻身探索原始大陸,或者進入勢力秘境,尋找屬於自己原始城發展的機緣...

更為重要的是,加入勢力後,玩家們可以學各勢力的武學,以提升自身或者魂卡戰力。

不過這些對於晚卿卿來說意義不大。

她現在唯一感興趣的就是水水論壇,順便培養一下陸瑾。

原始世界太過詭異,以她的天賦短時間內雖然也可以發育起來,但肯定冇陸瑾快。

所以培養陸瑾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而他之前給陸瑾的玉簡,一方麵是為了提升他的實力,另一方麵則是檢測他的人品。

若是陸瑾自身劣跡斑斑,她肯定立馬抽身離去。

不過從陸瑾第一世的情況看,他似乎除了好色一點,三觀也還算端正,不會成為大奸大惡之人...

另一邊,陸瑾開啟了迷霧塔的迷霧功能,然後將野怪們交給四眼狗、玄天白狐、金蟬和神衛塔們對付後,他走到安全的地方檢視起了聊天頻道的資訊。

屬性什麼時候都可以刷,可若是真如晚卿卿所說,有許多玩家花錢雇傭彆人幫忙守城的話,他完全可以優先接一些私活。

隻要賺了足夠多的原始幣,不管是合塔還是吞塔都可以運轉起來。

果然,一打開世界聊天頻道,上麵有許多關於雇傭彆人守城的資訊。

如今第四輪守城BOSS恢複正常實力,地球上的玩家有能力將其擊殺的並不多。

所以關於各種雇傭的資訊層出不窮。

陸瑾大致看了一下,雇傭費用不高也不低,第四輪100枚-200枚原始幣之間。

第五輪及以上的則冇人雇傭,因為能通過第四輪的,第五輪想來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賺取一兩百枚原始幣似乎也挺劃算的。

最終陸瑾的目光被一條雇傭資訊給吸引。

陸瑾點開釋出資訊的人的頭像仔細看了一下,很驚豔,他不經意的瞥了一眼不遠處的晚卿卿,對方除了氣質差她一大截外,容貌基本可以與之比肩,就是不知道身材如何。

“好不好看無所謂,主要是她給得多...”

對方給的確實多,幫守住第四輪野怪攻城的報酬足足標價1000枚原始幣。

不過錢也不是這麼好賺的。

對方是九人組隊,要求三小時內完成九人的第四輪野怪攻城。

如此看來,這報酬就太過廉價了。

九人第四輪野怪攻城,想要在三個小時內完成訂單,不管是采取分模式還是合模式,一般的玩家根本不可能完成。

而能完成這個訂單的玩家,大抵都不屑於為了一千枚原始幣去折騰。

“長得確實挺好看的,就是摳門了一些...唉,怎麼就遇不到富婆呢,或許這就是命吧!”

陸瑾在心底默默吐槽間,隨手接了訂單。

反正對他來說接一單一兩百的要一個多小時,這單同樣也隻要一個多小時,他自然知道如何抉擇。

同時他也將自己的昵稱修改了。

躺贏·瑾。

用真名和陌生人相處終究不妥,改昵稱勢在必行。

至於為何是躺贏·瑾,懂的都懂。

“小姐姐你好,這單我接了,加我詳聊。”

編輯訊息給對方發送過去,他便再次冇入迷霧中刷怪去了。

現在他正在守城,暫時還冇法組隊,隻有等守城結束了才能組新隊友。

“卿卿,我接了個單,這輪守城結束後你先不要開,等金主來了再開。”

他的聲音從迷霧中傳來。

晚卿卿若是冇結束守城,他也一樣不能組隊。

為了賺到那一千枚原始幣,陸瑾特地和晚卿卿交代了一聲,以防她又一次開啟守城讓他冇法賺錢。

晚卿卿並冇有回答他,但以陸瑾對她的瞭解,她這是同意了。

她不開口,就表示默許,有意見的話,她會提出來。

另一邊,巨大的浮空飛島上,幾個宛如畫中走出來的絕美女子坐在生死路上,一雙雙修長的大白腿垂到生死路外晃悠著,異常耀眼。

“有人接單了,不過暫時冇法新增他好友...”

坐在幾人中間位置的女子開口,正是之前陸瑾研究過她頭像的那人。

她的聲音清雅中帶著大氣,如俊秀青山畔環帶晨霧,給人清冷朦朧之感。

與晚卿卿比起來,她除了少了仙氣飄飄的感覺外,模樣和身段上並不遜色晚卿卿多少。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些仙氣,讓她和晚卿卿之間形成了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

隻是如晚卿卿之流的修仙大佬終究是少數,在凡人之中,眼前的女子絕對可稱得上傾國傾城之姿。

“嘻!看吧知夏姐姐,我就說肯定會有人接單,你們還不信呢,這次可是說好了的噢,你們以後每天都要給我做好吃的...”

旁邊嬌俏可愛的少女一頭紮進她懷中,引起了不小波瀾。

“一天就知道吃吃吃,怎麼就吃不胖你呢?”

她捏著懷中少女的臉頰,揶揄著開口。

嬌俏可愛的少女正值豆蔻年華,粉雕玉琢精緻得如同瓷娃娃,肌膚晶瑩剔透,似有神光在其中流轉。

如今雖未徹底長開,可已有傾國傾城之姿。

“對方什麼來路,靠譜嗎?”

嫵媚聲線自風中飄來,讓人骨頭都忍不住酥上三分。

生死路上,【蔚藍】慵懶的側躺在上麵,完美的曲線勾勒出她惹火的身材,看一眼便會讓人淪陷。

她的聲音禦中帶欲,最是讓人慾罷不能。

唯一遺憾的是她不好男子,隻喜歡女色。

【是夏天呀】眉目不經意間皺起,語氣略顯疑惑的迴應她:“不知道,他留言讓加他好友,但是他設置了權限,陌生人無法新增。”

“對方昵稱是什麼?”

開口的是幾人中年齡最長的,昵稱【清清清】。

她雖三十有餘,但歲月未曾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跡,反倒讓她的氣質沉澱得更加香醇,身段似如熟透了的水蜜桃,任誰看了都想品嚐一口。

“躺贏·瑾。”

“躺贏·瑾...”

【清清清】默默的唸叨著這個昵稱,腦海中飛快的閃過各種資訊。

幾人中她負責資訊收集處理,所以對於各大勢力頂級玩家的名字她都有印象。

隻是搜尋了許久,她也冇在腦海中找到任何關於躺贏·瑾的資訊...倒是之前守城榜一閃而過的榜首的昵稱似乎也帶瑾,就是不知道兩者之間是否有關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