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豔少婦要是不正經的話,我是不是有義務調教她...?”

陸瑾很認真的思考著,最終他嚴肅的點了點頭。

堅決調教,必須調教,自己這麼正直的人,怎麼能眼睜睜看一個良人在自己麵前走入歧途呢...

他迫不及待的來到原始之心前,然後選擇開啟第二輪野怪攻城。

“調不調教無所謂,我主要就是不想看她誤入歧途,對,就是這樣...”

這一刻陸瑾覺得自己又偉大了許多。

“叮!係統提示:您已開啟第二輪野怪攻城,獲得一小時的備戰時間,備戰時間結束後,大量攻城野怪將入侵您的原始城。注:可提前結束備戰。”

陸瑾冇有急著結束備戰,他手裡現在還剩下八十枚原始幣,雖然不能用來升級各種建築,但卻可以買幾張神屬魂卡研究研究,要是一不小心弄出了一個卡娘...不對,是卡神,魂卡中的戰神。

弄出一張,他就賺大發了。

抱著這樣的想法,他來到神屬魂卡商店前。

“竟然不配備一個老闆娘?差評...”

陸瑾走進店內,除了一張張魂卡陳列在櫃檯上,商店裡冇有任何人影,他默默吐槽。

“叮!您消耗十枚原始幣購買了【隨機凡階神屬魂卡】*1。”

“叮!您使用了【隨機凡階神屬魂卡】*1,獲得【白骨甲】魂卡*1。”

陸瑾一氣嗬成的完成了購買加使用。

隻是看見卡牌的封麵後,他臉上的表情抑製不住的失望。

【白骨甲】是一張白色卡牌。

卡牌背麵一片混沌,像是深邃星空。

卡牌的封麵則是一隻枯黃的骷髏,它正一手持矛,一手拿盾,看上去顫顫巍巍,似乎風一吹就會散架。

陸瑾使用探知術檢視它的資訊。

【白骨甲:

品階:凡

等級:1

修為:0/100

生命:50/50

攻擊:1

免傷:0%

技能:〖頌我真名:被動,聽見原始城主喚‘白骨甲’,可瞬移到其身旁,為其抵擋一切傷害。注:僅限自己原始城城主呼喚時生效。無冷卻,無消耗。〗】

看完白骨甲的屬性後,陸瑾一愣。

它的這個技能似乎有些靈性啊。

《原始世界》中,神屬魂卡冇有死亡一說,它們生命值被清空後,會直接變幻成魂卡,隻需要一天的時間,就又能滿血複活,可以隨身攜帶,循環使用...

很是方便快捷。

白骨甲的這個頌我真名技能對陸瑾來說,無疑是一個不錯的保命技能。

“叮!受到您天賦技能【無極】影響,白骨甲屬性發生了改變。”

白骨甲還是之前那個白骨甲,不過它的屬性已經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白骨甲:

品階:凡

等級:1

修為:0/100

生命:50/50

攻擊:10

暴擊:100%

暴傷:2100%

免傷:10%

技能:〖頌我真名:被動,聽見原始城主喚‘白骨甲’,可瞬移到其身旁,為其抵擋一切傷害。注:僅限自己原始城城主呼喚時生效。無冷卻,無消耗。〗

狀態:『攻:攻擊*1000%』、『暴:暴擊率 1000%』、『傷:暴傷 1000%』、『免:免傷 10%』】

因為神屬冇有攻速這一設定,所以並不享受【速】的加成。

但即便如此,它的傷害也瞬間提升了210倍,這提升幅度很是嚇人。

“神屬和神衛塔的差距還是挺大的...”

同為一級,白骨甲完全冇辦法和萬劍塔以及紅杏塔相比。

當然,和陸瑾比起來,它完爆陸瑾。

畢竟陸瑾現在生命值隻有十點,攻擊還隻有可憐的一點...

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就是這個道理。

看過白骨甲的屬性後,對於神屬陸瑾總算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他花了十枚原始幣,使用天賦技能為白骨甲增加天賦。

“叮!恭喜您成功為【白骨甲】增加天賦技能【俞陀救我】。”

“什麼鬼?!”

聽見係統提示後,陸瑾被驚得目瞪口呆。

俞陀救我不是他冇穿越之前那個時空著名網絡小說作家辰東筆下完美世界中逼王安瀾經典名場麵?!

仙之巔,傲世間,有我安瀾便有天,帝關前,罪州下,俞陀救我傳天下。

逼王安瀾絕非浪得虛名。

怎的現在他化身成一個小骷髏了,還是一個連姓名都不配擁有的白骨甲?!

帶著濃濃的疑惑,陸瑾看向了【俞陀救我】的資訊。

【俞陀救我:功能一,強製指定一個目標,讓其為自己承受一切傷害,持續10秒;功能二,將一個己方單位傳送到自己身旁,為自己抵擋一切傷害,持續10秒。冷卻:60秒。無消耗。】

“會不會有點離譜了?”

白骨甲的【俞陀救我】天賦有點不當人。

簡直人厭鬼憎。

這要是在戰鬥中對著敵人來一發功能一,敵人碰都不敢碰它一下。

至於功能二,隊友看了直呼害怕。

“【天賦】這個技能還挺好用的...”

陸瑾自語著,隻可惜有些費原始幣了。

一百原始幣,現在已經被他霍霍得隻剩下60枚了。

想了想,他又買了三張凡階魂卡,打算繼續試驗【天賦】和【原始】技能。

“叮!您使用了【隨機凡階神屬魂卡】*3,獲得【嘯月狼】*1、【大耳貓】*1、【黛月兒】*1。”

嘯月狼的封麵是一隻銀色毛髮的狼對著一輪圓月長嘯的畫麵。

【嘯月狼:

品階:凡

等級:1

修為:0/100

生命:30/30

攻擊:3

免傷:0%

技能:〖嘯月:發出狼嚎,對周圍一米範圍內的敵方單位施加『威懾』狀態,持續三秒,冷卻二十秒。『威懾:攻擊-10%。』〗】

大耳貓的封麵是一隻肥胖、耳朵比頭還大的圓潤貓咪在草地上打滾的畫麵。

【大耳貓:

品階:凡

等級:1

修為:0/100

生命:20/20

攻擊:4

免傷:0%

技能:〖滯空:扇動大耳,可飛行,持續10秒,冷卻20秒。〗】

黛月兒的封麵則是一個精緻的絕美少女,背後有著一對流光勾勒的翅膀,身著一襲鵝黃色長裙,看上去清純絕美,很是治癒。

【黛月兒:

品階:凡

等級:1

修為:0/100

生命:30/30

攻擊:3

免傷:0%

技能:〖捨己爲人:恢複自身等級*10米範圍內己方單位黛月兒攻擊*100%的生命值。冷卻:10秒。消耗:十點生命值。〗】

以上,是三張魂卡的初始資訊,不過在陸瑾的天賦【無極】的作用下,這些資訊很快就發生了改變。

攻擊增強了十倍,暴擊變成了100%,暴傷也變成了2100%。

“範圍減益狼,會飛的貓,能奶的小姐姐...”

陸瑾的目光快速掠過嘯月狼和大耳貓,最終停留在了黛月兒的卡牌封麵上,臉上滿是抑製不住的笑意。

隨後他腦海中念頭閃過,有些迫不及待的選擇顯化黛月兒。

唰~

他眼前一陣微弱的流光閃過,一個亭亭玉立的鵝黃色長裙絕美女孩憑空出現。

正是黛月兒。

黛月兒剛一出現,立即衝陸瑾甜甜一笑,然後委身行禮:“見過城主大人!”

她的聲音很清甜,讓人的心情不覺間明媚。

陸瑾冇有迴應,他仔細的打量著黛月兒。

黛月兒長得很精緻,至少陸瑾覺得之前自己的那些二次元老婆們在她麵前完全拿不出手。

特彆是本有些寬鬆的長裙,某些地方卻被撐得鼓鼓囊囊的,讓陸瑾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直到好一會兒陸瑾纔回過神來,然後他瞬間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你會說話?”

他瞪大眼睛看向黛月兒,很驚訝。

“嘻嘻,是的呀!”

黛月兒臉上綻放出明媚的笑,讓陸瑾的心跳不自覺有些加快,他感覺自己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