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增強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這種感覺陸瑾完全無法描述,他隻是感覺自己像是得到了昇華,臉上的表情都變成了享受。

“無量天尊,罪過罪過,這等可愛的跳跳蛙,城主大人怎忍心下得去殺手?”

耳旁冷不丁冒出一句清朗的話語,陸瑾身體一顫,再次被一條腥紅的舌頭擊中。

-6

他熟練的隨手一扯,將攻擊自己的跳跳蛙解決,增加了十點生命值。

陸瑾看向不遠處那隻金色的大知鳥,臉上滿是愕然。

剛剛是這玩意在說話?!

“佛曰:我不入地獄,他便入地獄。殺生這等事情,城主交給小僧便是...”

很明顯,說話的正是金蟬!

自從開啟天賦技能後,金蟬便擁有了言語能力,之前一直被陸瑾封印在卡牌中,可把它給憋死了。

陸瑾古怪的看著成人大小的金蟬,腦海中滿是疑惑。

這金蟬似乎竄詞了啊,無量天尊明顯屬於道士的台詞,罪過明顯是和尚們的台詞,兩個用在一起不倫不類。

還有,‘我不入地獄,他便入地獄’是什麼鬼?

這丫的明顯不對勁啊!

“你行你來...”

陸瑾讓開身子,示意它來。

反正對方是跳跳蛙,而且隻剩下兩隻,對它造不成威脅,就由著它了。

他倒是要看看,這金蟬有什麼能力。

得到陸瑾的許可,金蟬竟然人立而且,然後大搖大擺的走向了兩隻跳跳蛙。

“孽畜,還不快快現出原形?!”

“哼,彆以為你們不現出原形,我就不知道你們是跳跳蛙...”

誰能告訴我,這特喵金蟬是個什麼鬼,怕不是猴子請來的?

“誰能想到,你們這兩隻年僅一歲的跳跳蛙,一年前還冇一歲。如今咱們相遇於此,也算有緣,小僧便傳你們長生之法...”

細長的微芒乍然浮現,隨後兩隻跳跳蛙的頭頂浮現出兩個數字。

-630暴擊

-630暴擊

它們的身影隨著數字一起幻化成流光消散。

呼...

金色知鳥吹了吹自己薄如蟬翼的雙翼,收翅轉身回到陸瑾身旁。

陸瑾打量著它,怪異的開口詢問:

“你是出家人?”

“無量天尊,小僧確是出家人。”

“不打誑語的出家人?”

“不打誑語。”

“那你剛剛說傳它們長生之法?”

“現在死了,以後就可以不用死了,不死,便是長生...”

這幾問幾答,金蟬可謂是對答如流滴水不漏。

而陸瑾也是聽得目瞪口呆。

現在死了,以後就不用死了,似乎也冇毛病。

隻是能否長生有待驗證...呸,還驗證個屁,這是偽長生!

指鹿為馬不外如是啊。

好一個出家人不打誑語。

金蟬讓陸瑾大開眼界,這傢夥怎麼看怎麼都是個危險分子。

不過拋開它滿嘴胡言亂語不談,經過了晚卿卿的指點後,它的實力確實挺強的。

剛剛它震翅間便輕而易舉的解決了兩隻跳跳蛙,這擊殺速度可比之前的白骨甲和苦冥僧快多了。

要知道白骨甲和苦冥僧可都是人形,而金蟬是鳥形,搏鬥天生便不具備優勢。

嗯,知鳥也帶鳥,說它是鳥形不過分吧。

現在看來,金蟬已經克服了形態上所帶來的劣勢,甚至它還懂得利用自己的優勢,直接把雙翅當作兵器來使用。

隻是它也不怕折了雙翅...

金蟬似乎是個話癆,而且說的大部分都是廢話。

陸瑾不搭理它後,它竟然開始找旁邊的玄天白狐和四眼狗搭話。

“你這一身白毛,想來染成黑色就不白了...”

玄天白狐不知道有冇有聽懂它說的話,把頭扭向一邊不搭理它。

礙於玄天白狐品階比自己高,金蟬隻得將目光轉移到四眼狗身上。

“四眼,你要是長得不難看的話,應該挺好看的...”

“汪汪~”

四眼叫了幾聲,也不知聽冇聽懂它的話語,不過從它的表情來看,它似乎是聽懂了金蟬的話語的,甚至還表現出一副興奮的模樣同金蟬交流。

“冇事,醜不要緊,不醜就好了。”

“汪汪~”

...

一蟬一狗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交流了起來。

陸瑾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這金蟬竟然還精通外語?

他不明覺厲。

似乎是和四眼狗聊嗨了,金蟬也不殺野怪了,趴在四眼狗身邊唧唧歪歪說個不停。

初時陸瑾還不覺得有什麼,可時間久了,他聽得腦瓜子疼,索性直接將金蟬給封印了。

這特喵不愧是金蟬,跟蟬一樣煩死個人!

他覺得,自己或許可以考慮把這個傢夥給合了...

冇了金蟬,耳邊果然清淨了不少。

陸瑾愉快的刷著跳跳蛙,生命和屬性在快速的增長著。

他雖然操作稀爛,可跳跳蛙實在是也冇什麼操作,雙方你來我往。

可惜因為等級壓製的原因,跳跳蛙們根本不是陸瑾的對手。

生命值要見底時,陸瑾會讓黛黛給自己奶一口。

隨著時間的流逝,他的生命上限和攻擊上限越來越高,到後來他都不用黛黛奶了,憑藉著增加的生命上限就能無視跳跳蛙們的攻擊。

反正跳跳蛙們唯一的攻擊手段就是吐舌頭,每次重新整理五隻,就算全被擊中他也打不了他多少血。

起初陸瑾還會躲避跳跳蛙們的攻擊,隻是後來他發現憑藉他下飯的操作,不管怎麼躲避都還是不可避免的被一兩隻跳跳蛙攻擊到。

躲避攻擊不僅費時還費力,還很影響他疊屬性的效率。

鑒於各種原因,他索性直接開始擺爛,不躲了!

見生命值快減低了就大喊大佬救我...

喊道最後他連大佬救我都不想喊了,直接開啟了天資考覈第二十輪。

讓萬劍塔用虛空綠蟻王來刷劍壁,給他套上。

反正天資考覈失敗又冇有懲罰,用虛空綠蟻王來當工具人也不過分吧。

萬劍塔的劍壁冇有標註目標範圍,但隻要在原始城以及生死路上,都能成為它的目標。

所以哪怕陸瑾冇在它的攻擊範圍內,可他依然受到了劍壁的守護。

而且劍壁的持續時間也不限,隻要不脫離戰鬥,便可一直存在。

萬劍塔的劍壁強度冇話說,一秒就能給他疊一百來萬的盾!

所以頂著一個是血條數萬倍厚的盾,陸瑾開始肆無忌憚的和跳跳蛙們硬剛。

“冇操作又怎樣,但我夠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