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晚卿卿的交流並不是很愉快,陸瑾最終隻得放棄了從她那裡瞭解【血海之花】的心思。

第三輪的攻城野怪依舊以十幾秒刷一波的速度從原始之門裡出現。

但有鍵盤俠在,即便是它們擁有99%的免傷和閃避,依舊逃不過被秒的命運。

彆說它們十幾秒才刷一波,就算是一秒一波,鍵盤俠也能毫無壓力的鎮壓它們。

相較於陸瑾的第三輪野怪攻城,晚卿卿的第三輪野怪攻城就簡單了許多。

她的是普通難度,野怪都是三級的跳跳蛙,觸發的事件是移速翻倍。

不過在陸瑾援助她的木箭塔和幻影塔麵前,這些跳跳蛙們剛一重新整理就冇了。

《原始世界》中玩家的發展路徑主要有兩條。

一是常規守城,守城獎勵取決於隨機事件,隨機事件較為普通,所獲得的獎勵就一般,隨機事件較為特殊,所獲得的獎勵或許足以逆天。

第二條路自然就是如之前出現的鏡像秘境。

《原始世界》由原始星空和原始大陸組成,玩家們的出生地就是原始星空。

不管是原始星空還是原始大陸都廣袤無邊際。

在它們之中擁有無窮無儘的秘境等著玩家們去探索。

當然,秘境的危險指數完全隨機,所以冇實力一般不敢去探索,否則隻有死路一條。

陸瑾自是知道原始世界中秘境的存在。

隻是以他現在的實力也就隻能打打三兩級的普通BOSS,強行去探索秘境的話,凶多吉少。

畢竟秘境可不像守城,探索秘境就像開盲盒,你永遠也不知道裡麵的BOSS有多強大。

或許是一級的凡階BOSS,也有可能是超越荒階的玄階BOSS。

他現在最穩妥的做法,就是安穩守城,苟到實力強勁了再去探索秘境。

至少在冇通過天資考覈第20輪,他不打算碰秘境。

除非是如天裂之淵鏡像秘境這樣的多人大型秘境。

經過了天裂之淵秘境,陸瑾也清楚的知道了異界玩家的強大。

之前他以為大家都半斤八兩差不多,所以行事很大膽。

如今他可不敢再小覷其它世界的玩家。

之前要不是起衝突的恰好是吞天金蟾,換成晚卿卿的話,他或許就無了。

也得虧他運氣好,碰巧美豔少婦就繼承了金蟾的吞噬能力,直接把金蟾給乾掉了...

陸瑾走到晚卿卿身旁,離她一米左右的位置站定。

“你們那個世界的所有玩家體內都擁有小世界嗎?”

晚卿卿點了點頭。

鴻蒙界作為已知的最高等世界,嗯,現在多了一個更為詭異的原始世界。

他們尋常呼吸的都是鴻蒙紫氣,剛出生的生靈就具備聖人級彆的實力。

小世界對鴻蒙界的生靈來說是最低要求。

隻是鴻蒙界的生靈數量並不多,也就百萬左右。

陸瑾心情有些沉重。

擁有小世界的玩家是他目前招惹不起的存在。

“看來得苟一點,儘快發育起來,否則一點安全感都冇有....”

他心中如此想著,然後又嬉笑著詢問晚卿卿:“那像我這樣的,如果要開辟出小世界,需要多久啊?”

在他想來,晚卿卿那個世界的所有玩家都開辟出了小世界的話,說明開辟小世界應該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似乎是有手就行...

能開辟出小世界的話,天大地大,他就可以隨便浪了。

打量了他少頃,晚卿卿又垂下眼簾。

“要不了多久吧,努力一些的話,三五億年便可...”

清靈的聲音迴盪陸瑾耳畔,他雙眼瞪大,其中全是不可思議的神色:“多久?”

三五億年,你管這叫要不了多久?!

對晚卿卿來說確實不算久。

但對陸瑾來說,這絕對是一個久遠到完全冇法想象的時間。

瞧見晚卿卿不像是開玩笑的神色,陸瑾最終隻得接受了事實。

緊接著他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開辟出小世界要數億年之久,那豈不是說晚卿卿現在已經數億歲了?!

“你今年多大?”

他下意識的嚥了口唾液。

她不會真的是一個億年老妖吧!

隻能說認知限製了他的想象,晚卿卿的年齡,久遠到連她自己都忘了。

晚卿卿冇有回答陸瑾的問題,她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溫潤的玉簡。

“離開原始世界後將它貼在額頭,你想要的修仙法門都在裡麵。”

玉簡漂浮到陸瑾身前,晚卿卿則嫋娜著走向陸瑾的生死路,站在【血海之花】前繼續端詳,也不知道有什麼好看的。

原始世界中有法則限製,不能修仙,否則以晚卿卿的手段,片刻便可登頂。

所以即便傳授陸瑾修仙之法,也隻能等他離開原始世界才行。

玉簡入手,觸感細膩溫潤。

【玉簡:未知物品,作用未知,玩家晚卿卿所製。】

探知術竟然對它不起作用。

不過陸瑾倒是看過不少修仙小說,也不知這玉簡和修仙小說中的功能是否一致。

隻是現在守城,他冇法下線。

玩家下線後原始城會進入無敵模式,但想要下線隻能等脫離戰鬥後纔可以。

此刻他正開啟野怪攻城,自然冇法下線。

這讓陸瑾有些心癢難耐。

按照修仙界越老越厲害的設定,晚卿卿少說也有幾億歲,那必定是已經達到了隻手遮天的地步。

因此她給的東西肯定不會簡單,陸瑾不好奇纔怪...

隻是再好奇也冇用,天大地大係統最大,他隻能將好奇按捺住,安安心心的守城。

守城是一件極為花費時間的事情,許多時候往往都是付出遠比不上收穫。

但玩家們卻又不得不守城。

因為隻有通關守城次數越多,神衛塔的攻擊範圍纔會越大,生死路的長度也會隨之變長...

當然,也有一些玩家不甘如此平庸的發展。

此時就有許多大勢力,組成千人團開始在原始星空中尋找秘境。

大勢力玩家們的優勢是散人玩家所無法比擬的。

他們采取的是損不足以奉有餘的策略。

直白點講就是誰的天賦強,就集中力量培養他,然後先富帶後富。

大勢力的千人團,自然是一千個天賦最好的玩家,每個玩家都培養到了當前的極限。

擁有這樣的配置,他們自然不甘於平淡的守城。

守城於他們而言就是在壓製自己的優勢...

浩瀚星空中,隨處可見一座座虛空島嶼疾馳向星空深處,四處尋覓秘境。

隻是玩家們終究對遊戲缺乏足夠瞭解。

秘境易尋,但卻難攻。

無數勢力在一個個秘境中折戟沉沙,同時,他們也激怒了秘境中的生靈。

許多BOSS在毀了玩家們的原始城後,竟然跑出秘境,開始反攻虛空中其它玩家的原始城。

有些野怪甚至找到了天裂之淵,開始入侵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