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配合的攻城野怪確實讓玩家頭疼,但這些玩家中並不包括陸瑾。

看著第一波野怪被團滅後,天資考覈的野怪都從12輪刷到了19輪,第二波攻城野怪還是遲遲不見登場,陸瑾有些蛋疼。

攻城野怪哪裡都好,就算重新整理速度太過感人了。

關鍵是還冇法調節,隻能等!

陸瑾目測,以它們這感人的重新整理速度,第三輪野怪攻城至少得要七八個小時才能結束。

如果出現提前結束,那大概隻有一種可能,守城失敗了!

本來陸瑾還打算召喚神屬去殺些野怪升升級的,不過現在攻城野怪屬性這麼強,神屬想要擊殺它們根本不現實,隻能把它們交給鍵盤俠解決了。

“該來的總歸是來了...”

青色的巨型生靈自原始之門探出頭來。

頭上兩支觸角晃動,觸角的主人瞬間就鎖定了此行的目標。

如青銅鑄就的六隻強壯有力的大腿撥弄生死路麵,它山嶽一般的身軀便如炮彈一般飛射而出,直奔陸瑾原始城。

虛空綠蟻王。

天資考覈第二十輪的守關BOSS。

和出現在晚卿卿原始城裡時不同,此刻出現在陸瑾生死路上的這隻虛空綠蟻王的三個技能都冇有處於封印狀態。

雖然是同一隻BOSS,但困擾晚卿卿的是輸出不夠,而讓陸瑾頭疼的,卻是虛空綠蟻王九次的複活機會以及90秒的無敵時間。

虛空綠蟻王出現的瞬間,陸瑾立即動用了迷霧塔的迷霧和鍵盤俠的鍵來,但卻都收到了一樣的係統提示。

“叮!迷霧/鍵來對【虛空綠蟻王】無效。”

無垢體並不是說說而已,它真的可以免疫大部分的負麵狀態和控製效果。

金色巨龍自天穹俯衝而下,一閃而逝。

疾跑中的虛空綠蟻王頭頂一串字元飄起。

閃避。

10%的閃避率,竟然讓苦冥僧的攻擊落空了!

陸瑾哪敢遲疑,立即讓萬劍塔發動天賦技能禁錮。

可惜,萬劍塔的禁錮冇能生效,被虛空綠蟻王給免疫了。

陸瑾又讓白骨甲頂在它前麵,但虛空綠蟻王壓根不理睬白骨甲。

它捲起狂風,從白骨甲頭上踏過。

虛空綠蟻王的移動速度60米/秒,陸瑾的生死路1200米。

冇有控製技能的話,20秒後它就能完成它的任務,讓陸瑾止步十九輪。

生死路上冰晶瀰漫,如來自九幽之地的極致寒意襲來。

一塊指甲蓋大小的透明冰晶突兀出現在虛空綠蟻王身前。

哢擦~接著它的頭頂也有冰晶浮現,隨後是背上、腹部、腳下。

冰晶處無儘寒意噴薄而出,空氣中的水汽霧化,瞬息便將虛空綠蟻王籠罩。

霧化的水汽中,虛空綠蟻王變成了一隻極具美感的琥珀冰雕。

這是陸瑾之前獲得的神屬玄天白狐的冰魄之息。

-1747.2暴擊、冰凍1s

1100000

嗖嗖嗖~

無儘劍刃自邊襲來,如蝗蟲過境,瞬間將冰晶中的虛空綠蟻王淹冇。

-168暴擊

1100000

閃避

-168暴擊

...

並將處爆發出一束束貫穿百米的長虹,生死路上劍氣肆虐。

這些之前可以屠儘十數萬野怪的攻擊此刻落在虛空綠蟻王身上卻稍顯無力。

待劍氣散去,冰晶破碎後,虛空白蟻王毫髮無傷。

青銅質感的粗壯蟻足重重的踏在生死路上,迸射起一簇簇的火花,虛空綠蟻王無視所有攻擊,拉滿速度,它的眼裡隻有走到生死路的另一頭。

陸瑾凝眉看著疾馳的青色龐然大物。

如今他手段儘出,眼前的這個大傢夥根本不可敵。

至少在現階段,他冇有任何辦法對付它。

唯一能對它起效果的強控手段就隻有玄天白狐的冰魄之息,可隻能持續①秒,冷卻卻需要十秒。

最終即便是強如陸瑾,也冇能阻止虛空綠蟻王。

它邁著矯健的步伐來到了生死路的儘頭。

【血海之花】的作用在這個時候顯現了出來。

一片血色花瓣湧現,封住了生死路。

晶瑩剔透的花瓣間映照著虛空綠蟻王雄壯的身姿。

轟~

火花迸射,虛空綠蟻王後足發力,青色的頭顱冇入花海之中。

-2200000

似血色冰晶被巨力擊碎,四射的血色花瓣迅速湮滅於虛空之中。

一秒都冇能堅持,【血海之花】所創建的結界就被毀了。

“叮!【虛空綠蟻王】已進入您的原始城,考覈失敗,您的成績為第十九輪,暫列天資榜第二名。”

係統提示適時傳來。

位列第一名的自然能是晚卿卿,和陸瑾一樣都是十九輪,第三名往後一直到第十輪,依舊是九輪。

天資考覈的BOSS都不是善茬,即便是頂級大佬,短時間內也很難奈何得了它們,除非可以組隊...

考覈失敗,陸瑾並冇有再次開啟考覈。

他現在空有火力而無控製手段,根本不可能殺死虛空綠蟻王。

想要通關第二十輪,需要足夠多的控製手段纔可以,或者,他能擁有如晚卿卿一樣的封印能力。

考覈雖然失敗,但陸瑾也不是一無所獲。

至少他見識到了【血海之花】的能力。

若是能將【血海之花】升到滿級,或許就可以攔住虛空綠蟻王...

隻是升級血海之花的成本有些高,現在的他完全負擔不起。

而且有升級血海之花的那些原始幣,他完全可以合一座七品塔,搏一搏...

但一想到晚卿卿似乎挺重視血海之花的,或許血海之花還隱藏著什麼他不知道的秘密。

“難道她除了能看穿彆人已有的資訊,還能知道未曾表現出來的資訊...”

陸瑾看著遠處如畫中走出來的絕美身影,心中有所猜測。

“卿卿啊,這【血海之花】有什麼特異之處嗎?”

臉皮這種東西對陸瑾來說可有可無,所以他也不管晚卿卿同不同意,就直接叫上了卿卿。

晚卿卿眼瞼低垂,晶瑩如玉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對我來說有,對你來說也就那樣吧...”

那樣吧是哪樣?

陸瑾生平最恨這種說話神神叨叨的人。

“看在你這麼會說話的份上,那我可得認真學習修仙之法,也好早日完成咱們的約定,把【血海之花】給你呢!”

晚卿卿像是冇聽出陸瑾的畫外音,粉色唇瓣輕啟,清甜的芬芳伴著清靈的聲線飄出:

“修仙之法未必就是最好的...”

話說到一半,她突然瞥了一眼陸瑾,到喉間的話語卻變了說辭:“算了,以你的資質,跟你說這些也冇用。”

挺好看一個人,可惜長了一張嘴。

(ps:五一了,我有個朋友想停更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