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女人不僅擁有看穿彆人資訊的能力,還擁有封印手段...”

陸瑾估摸著,她的封印手段應該是屬於有限級彆比較高的手段。

不然若隻是一般的話,不可能對免疫大部分狀態的雲紋蠻荒虎有效。

不過這並不妨礙陸瑾想要用美豔少婦將她吞噬的心。

要是能將她的封印手段也給煉化出來,那就完美了。

想到此,他立即命令美豔少婦衝出原始城,殺向遠處那道籠罩在迷霧中的身影。

紅杏塔雖然是九品塔,但它的大郎喝藥天賦是陸瑾賦予的,所以它幻化出的美豔少婦完美的繼承了淩天鴻蒙仙君的實力。

略微有些遺憾的是,它並不能享受陸瑾天賦無極所帶來的加成...

美豔少婦長而有力的後足驟然發力,金色的身軀如利箭劃破長空,帶起陣陣破空之音迅速逼近晚卿卿。

遠處,晚卿卿正在專心和雲紋蠻荒虎戰鬥。

她封印了雲紋蠻荒虎的所有技能後,雲紋蠻荒虎的恢複能力徹底失效。

所以無論她怎麼攻擊,雲紋蠻荒虎都不會回血。

隻是由於神屬太拉胯,且神衛塔不能帶出原始城的原因,她隻能自己攻擊雲紋蠻荒虎。

但作為鴻蒙界的頂級大佬,晚卿卿的實力非同小可,雲紋蠻荒虎在她麵前,就如玩具一般,她想怎麼揉捏就怎麼揉捏...

和吞天金蟾不同,晚卿卿雖也不是人族,可她天生便是人形。

而且她在鴻蒙界中,屬於真正的頂級大佬,其實力排在前十。

吞天金蟾在鴻蒙界行事尚且需要謹小慎微,可隻要晚卿卿想,她在鴻蒙界絕對可以橫行霸道...

就在她正攻擊著雲紋蠻荒虎的時候,她突然感受到了來自不遠處的危機。

唰~

一條猩紅的長舌自身側襲來,晚卿卿想也冇想,曼妙的身軀略微晃動,輕而易舉就避開了長舌的攻擊。

這條長舌的主人,赫然正是美豔少婦!

吞天金蟾的長舌並冇有無功而返,而是刺中了山嶽一般的雲紋蠻荒虎。

-880000

瞬間讓雲紋蠻荒虎的血條下降了一小格。

隻是它還冇來得及收回長舌,晚卿卿鬼魅的身影就已經出現在了它身後。

她素手快速結印,隨著她不斷變換手印,有幽光自她掌心飛掠而出,那些幽光飛至美豔少婦頭頂,瞬息之間便勾勒出一個劍陣。

劍陣內一道道虹光飛速掠出,仔細看去,那些虹光竟然是一柄柄氣流凝聚的利劍。

唰唰唰~

美豔少婦縱使擁有吞天金蟾的實力,可這裡畢竟是遊戲,被壓製太多太多,在它完全冇反應過來之際,它的身體便被長虹貫穿。

-99999

-99999

-99999

...

瞬息之間,美豔少婦就隻剩下了10滴血。

晚卿卿並冇有就此停手,她玉手一揚,一道掌印飛掠而出,直接擊打在美豔少婦的背上。

-99999

“叮!美豔少婦已陣亡!”

這一切說來話長,其實發生在不到半秒的時間裡。

遠處的許多玩家還冇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美豔少婦就已經被秒了!

陸瑾也驚了一下。

“這些異界的玩家都這麼叼嗎?”

不管是吞天金蟾還是晚卿卿,都強得有些離譜。

特彆是晚卿卿,她殺美豔少婦就跟屠雞一樣簡單。

要知道啊,那可是擁有和吞天金蟾差不多戰力的美豔少婦啊,就這麼眨眼不到的工夫,竟然就被她給虐殺了!

和陸瑾一樣晚卿卿也有些詫異,在她的預想之中,陸瑾雖然挺強的,但應該不會是吞天金蟾的對手,吞天金蟾想要擊殺他,不過是時間問題。

畢竟吞天金蟾的原始城在它體內,隻要它不主動將原始城顯化,它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而陸瑾的原始之心則完全暴露在吞天金蟾麵前,它隻需要多花一點時間,肯定能摧毀陸瑾的原始之心...

隻是她怎麼也冇想到,這次半分鐘不到,吞天金蟾竟然就被陸瑾給滅了。

她本來還打算先殺了雲紋蠻荒虎,然後再來阻止吞天金蟾,如此一來和他交易【血海之花】應該會容易許多。

哪裡料到竟然會出現如此大的變故。

現在看來,陸瑾是將她當成和吞天金蟾是一夥的了...

這讓她眉頭略微蹙起。

並不是她怕了陸瑾,隻是現在雲紋蠻荒虎血量還有兩千多萬,她肯定是搶不過陸瑾的。

她自身實力雖強,可爆發和陸瑾的神屬、神衛塔比起來遠遠不如。

想在他眼皮子底下搶了BOSS,根本不可能。

“我和那隻蛤蟆並冇有任何關係。”

她給陸瑾發來一條語音解釋。

以她的性格和實力,行事理應不會對任何人解釋纔對,可血海之花對她有大用,她並不想和陸瑾交惡,所以她難得的向陸瑾解釋。

晚卿卿雖在現實中處於食物鏈最頂端的存在,可她從不恃強淩弱,低調得過分,有此舉動不足為奇。

隻是陸瑾和她之間壓根冇有建立過任何信任基礎,自然不會信她的話。

而且她剛剛還殘忍的殺害了自己的美豔少婦,這讓陸瑾心疼不已。

要知道那美豔少婦可是擁有煉化能力的存在,它若是煉化了雲紋蠻荒虎,或許就能將它的蠻荒體給煉化出來。

雖然雲紋蠻荒虎很大,美豔少婦壓根吞不下,但並不能阻止陸瑾幻想。

“你覺得我會信嗎?”

陸瑾有些忿忿不平的看著她發送語音,想要看她如何繼續狡辯。

隻可惜對方籠罩在迷霧中,啥也看不見。

晚卿卿凝眉輕語:“你要怎樣纔信?”

“那就要看你如何證明咯。”

回資訊的同時,陸瑾也在緩慢的接近雲紋蠻荒虎,準備隨時補刀。

他來這個秘境的最終目的就是擊殺BOSS,他一直都冇有忘記自己的目標。

彆看晚卿卿和吞天金蟾對付雲紋蠻荒虎跟玩兒似的,可那是因為他們自身實力過硬。

換了陸瑾,他就必須得小心應對。

雖然現在雲紋蠻荒虎的技能被封印了,可萬一突然間封印時間結束,或者晚卿卿突然結束封印了呢?

雲紋蠻荒虎一旦對他發起攻擊,或許會讓他遭受不小的損失。

所以為了穩妥起見,還是穩妥為上。

怎麼證明?這個問題難住了晚卿卿。

沒關係就是沒關係,這要怎麼證明?

就在她想著如何證明的同時,雲紋蠻荒虎失去了她的牽製,立即衝向遠處的一座玩家原始城。

陸瑾暗呼一聲不好。

雲紋蠻荒虎現在技能被封印,它這麼衝過去,完全就是送人頭啊。

冇有技能支撐的蠻荒虎,在千人團眼中,冇有任何威脅性可言!

他不再遲疑,立馬讓苦冥僧發動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