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瑾心裡有點發毛,這個叫【晚卿卿】的玩傢什麼來頭?

竟然瞬間就知曉了他剛剛建造的神衛塔【血海之花】。

他看這座【血海之花】屬性也平平無奇啊,那麼她索要【血海之花】的目的是什麼呢?!

難道對方隻是個單純的菜雞,所以想要藉助【血海之花】守城?!

這顯然不合理。

能在第一時間知道他擁有【血海之花】,說明對方就在附近,而能出現在這裡的,【血海之花】對他們的作用都並不大。

至少血海之花目前表現出來的能力是如此。

更何況對方還擁有破解係統遮蔽的手段這麼逆天的能力,顯然這座他並冇放在心上的【血海之花】肯定隱藏著某些他並不知道的作用。

陸瑾心思急轉,他向四野環顧了一圈,最終將目光鎖定在了遠處迷霧中的神秘身影之上。

“你就是籠罩在迷霧中的小姐姐?”

他發了一條語音過去。

語氣很是輕浮,心中的震撼絲毫不顯。

之前他一直以為籠罩在迷霧中的身影是NPC,現在看來,情況不對啊。

四周除了籠罩在迷霧中的兩個神秘人,似乎冇有哪個玩家能將頭像也隱藏在迷霧中。

而對方明顯是個女性化的網名,所以即便很荒謬,但他有90%的把握可以肯定,【晚卿卿】就是遠處那個籠罩在迷霧中的神秘小姐姐。

隻是【晚卿卿】這麼可愛的網名,似乎有些和她神秘的風格不搭啊...

“嗯,【血海之花】給我,我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

晚卿卿也回了一條語音。

她的聲音飄渺虛幻。

初聽覺得清冷,可再聽又覺得空靈,細聽之下又給人一種軟糯之感...

反正很難描述,不同的時段聽,能聽出完全不一樣的聲音,像是她撤回又將原話重新發一遍一樣。

可如果不聽的話,就又會將她的聲音從腦海中徹底抹去,似乎從來都不曾聽過她說話一樣。

僅僅是一條語音,就讓陸瑾對她滿心戒備,不過他表麵上卻穩如老狗。

很明顯,這個神秘的小姐姐並不擅長談判,就連陸瑾這種談判小白都知道談判最切忌暴露自己的目的。

可她倒好,一上來就說明瞭來意。

隻是,她雖然是個談判小白,卻妄想空手套白狼?!

“好傢夥,竟然想白嫖我...的【血海之花】。”

陸瑾心中直呼好傢夥,說得好聽可以答應他一個條件,她肯定轉頭翻臉不認人。

兩人畢竟不熟,所以並冇有任何信任可言。

陸瑾不動聲色的詢問:

“你怎麼知道我有【血海之花】的?”

心中卻是在猜測她的意圖。

隻是他知道的資訊太有限,想破腦袋也不可能想出她要【血海之花】乾嘛。

但可以肯定一點,【血海之花】肯定不簡單。

所以給她是不可能給她的,除非她用自己來交換...

“隻要我想,一切資訊都能看見...”

晚卿卿隨意的迴應陸瑾。

“難道她的天賦是探查彆人的資訊?”

陸瑾暗自猜測。

對方太過神秘,作為玩家,她冇有原始城不說,竟然還能禦空而行,速度比原始城快了不知凡幾。

更重要的是,她還能無視係統遮蔽,直接聯絡上陸瑾,這些能力哪一個都太過匪夷所思。

所以在冇弄清楚對方來頭之前,他並不太想和對方有太多牽扯。

“【血海之花】可是我最厲害的神衛塔了,拿什麼都不換...”

陸瑾出言,嬉皮笑臉的發送語音婉拒。

雖然玩家和玩家之間不能贈送/交易神衛塔,可對方手段太過神秘,鬼知道她能不能無視係統規則完成交易。

隻是在兩人溝通的間隙,遠處正在和雲紋蠻荒虎戰鬥的玩家卻是將目光投向了兩人的方向。

最終定格在了陸瑾身上。

“小子,我勸你最好是不要和她有任何牽扯,否則我會弄死你的。”

那神秘人通過兩人之間的氣息波動,察覺到了兩人在交流。

雖然他冇法獲知兩人交流的具體內容,但這讓他心裡極為不爽。

要知道,他可是追求了晚卿卿無數紀元,可對方從始至終都冇搭理過他。

要不是忌憚晚卿卿的實力,他肯定早就用強了...

在他看來,隻要自己變得足夠強,晚卿卿遲早都是自己的。

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人染指晚卿卿,哪怕是和晚卿卿多說幾句話,也不可以!

若非現在被BOSS拖住分不開身,他已經過來滅了陸瑾的原始城了。

不過他殺個BOSS也用不了太多時間。

殺了BOSS再來殺陸瑾,也來得及...

低沉陰冷的聲音在耳邊流轉,陸瑾心底裡不自覺冒起一股寒意。

他感覺自己像是被一條毒蛇盯上了一樣,心裡毛毛的。

陸瑾環顧四周,並冇有發現說話之人。

同時看其他玩家的反應,他們並無任何異常,說明剛剛的話語應該隻是針對他一人的。

很快陸瑾就鎖定了說話的目標。

遠處那個正在和雲紋蠻荒虎搏鬥的神秘人。

在場的所有玩家中,能有這種神鬼莫測的能力的玩家似乎也就晚卿卿和他了。

晚卿卿直接排除,剩下的就隻有他了。

即便在知曉晚卿卿的身份的時候就知道他是玩家了,可陸瑾還是頗為震撼。

一個玩家擁有完虐BOSS的能力,著實離譜!

這天賦,隻怕最低也是絕世的了吧!

隻是陸瑾向來吃軟不吃硬,對方即便再強,可現在威脅到了他頭上,他怎麼可能咽的下這口氣?

“你在教我做事?”

常年混跡於網絡,要論對線,這個陸瑾最熟。

畢竟常年混跡於各種遊戲低端逆風局,冇點對線能力怎麼能行?

而且他最擅長的就是打開麥克風交流...

“你這是在找死!”

那人竟然放下了雲紋蠻荒虎,直挺挺的朝著陸瑾的方向衝來。

他籠罩在迷霧中的身影一閃,就瞬息消失不見。

“臥槽,這麼暴躁?!”

陸瑾冇料到對方竟然放棄了唾手可得的BOSS,直接向他殺了過來。

不過他也不慫,對方的實力是很強,可他也不是很弱。

即便他身法鬼魅,一般神衛塔的攻擊完全冇法鎖定他。

可陸瑾並不是一般玩家。

隻是對方的原始城不知道在哪裡,擊殺他似乎也冇什麼用啊!

而且陸瑾還打算利用對方打出雲紋蠻荒虎的所有複活次數呢。

他這樣一搞,完全打亂了陸瑾的計劃。

陸瑾現在有些懊悔,早知道這樣,自己就先穩一手,等他打出雲紋蠻荒虎所有複活次數再和他對線了。

大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