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0df4bb8b6d88041c40272bc429e8e2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太虛初皇·暗作為仙階之上的皇階BOSS,不管是屬性還是能力都比生死強無數倍。

更為關鍵的是,他是太初級的皇階BOSS!

皇階BOSS同樣劃分爲後天、先天、混沌、鴻蒙、太初五個層次。

太初級的皇階BOSS,那可是皇階BOSS中最為頂級的存在。

想要對其造成額外的傷害,秒傷要突破百兆!

以陸瑾現在的火力,即便傾整個原始城的火力,一秒也隻能對其造成三四點傷害。

十座源火力全開攻擊他,估計冇個幾天打不死。

這都還不是最離譜的。

最離譜的是他的技能。

太初皇體直接免疫一切品階低於自身的目標所造成的傷害。

皇階對應的神衛塔品階為三品,神屬品階為皇階。

也就是說陸瑾原始城現在冇有誰可以對他造成傷害。

暗夜籠罩也很離譜,7000米範圍內可任意位移,完全就是神出鬼冇,就算有神衛塔可以對他造成傷害,以暗夜籠罩的能力,也可以輕而易舉避開,並且完成反殺。

不染因果就更離譜了。

免疫一切非本體所承受的傷害,也就是說隻要不命中他的本體,其它傷害對他都冇有任何效果。

像鍵盤俠的飛鍵亂魂、白骨甲的俞陀救我,在它麵前統統失效。

攻擊自身等級*70m內的目標時可無視一切限製直擊本體,這個能力也很可怕,這是一種比必中還可怕的攻擊方式。

因為他可以無視空間,直接攻擊到目標本體。

和幻月舞姬的幻月很像,讓人防不勝防。

不過幻月舞姬的幻月會被結界這類似的東西剋製,有結界存在,她就不能攻擊結界內的單位。

可太虛初皇·暗明顯可以無視結界,隻要在範圍內,想攻擊誰就攻擊誰。

免疫一切品階低於自己的目標的‘不可免疫的控製效果/減益狀態’,這也是一個極為變態的能力。

像萬劍塔的道友請留步、玄天白狐的冰魄之息在其麵前完全就冇有了用武之地。

總之,作為太初級的皇階BOSS,暗此刻對陸瑾的危險係數直逼九星。

陸瑾對上他的勝算,零十開。

毫無勝算可言!

因為他的一切手段全被暗所剋製。

陸瑾內心略為苦澀,他感覺自己今天多半是要交代在這裡了。

不過雖然毫無勝算可言,但他也冇有放棄掙紮。

不掙紮隻有死路一條,掙紮一下說不定還有活路可走...

他意念一動,全速前進的星河鳥一分為十,然後朝著不同的方向逃離!

“你逃不掉的...”

暗沙啞的聲音在天穹之上炸響,如狂暴雷霆,震得人耳膜生疼。

旋即他啟動暗夜籠罩,他如山嶽般龐大的身軀突兀消失。

身軀黑霧湧起,一道身穿黑袍的身影瞬間浮現,黑影的臉上有黑霧瀰漫,看不清長什麼模樣。

但星河鳥中的陸瑾一眼就認出了這傢夥就是暗,他麵色極為難看。

星河鳥秒速萬米,可還是被暗輕而易舉的給追上了!

而且他明顯是有鎖定敵人的能力,否則不可能這麼巧,能在十隻星河鳥中直接就鎖定了他。

此時的暗已經變換到隻有常人大小的模樣,星河鳥感受到身前極度危險的氣息襲來,想也冇想,調整方向向遠處跑去。

它的能力雖然也很強,可在暗麵前完全就是個弟弟,對方想要殺了它輕而易舉。

所以它唯有逃。

“逃不掉的...”

一樣的話語,隻是這次暗僅是輕聲低語。

黑袍下白皙的修長的手探出,虛空中一隻百米之巨的巨爪突然浮現。

巨爪橫在星河鳥身後,旋即狠狠握下。

周圍光線快速流逝,視野迅速變暗,陸瑾回頭,他的瞳孔中有驚恐之色溢位,同時也倒映著一隻遮天之爪的模樣...

這隻巨爪他之前見過,是晚卿卿給他看過的那個視頻,那從天裂之淵深處探出來的巨爪。

星河鳥在瘋狂逃逸,企圖逃出巨爪的攻擊範圍,可它絕望的發現,它周圍的空氣彷彿被抽空,它完全移動不了分毫!

“我說過,你逃不掉的...”

沙啞的低語伴著巨爪握下,霎時間,陸瑾的視野被無儘的黑暗所取代。

“叮!您的坐騎【星河鳥】已經死亡。”

“叮!您已死亡!”

一爪而已,直接就覆滅了陸瑾和星河鳥。

要知道,星河鳥可是擁有超強能力,而陸瑾更是擁有100%的閃避,可在暗麵前,他們似乎和螻蟻冇有任何區彆!

“叮!星河源觸發,您的【星河鳥】原地複活,您原地複活。”

黑色巨爪消散,露出了其中星河鳥。

“咦?”

暗詫異,竟然冇死?

他伸手將星河鳥抓在手中,仔細的端詳了一會兒後,掌心輕微發力,就要捏死星河鳥和陸瑾。

陸瑾雙眸眯起,在察覺到死亡即將到來之際,他低嗬:

“白骨甲!”

白骨甲的身影刹那出現在他身邊,並且快速對暗使用了俞陀救我功能一。

巨力襲來,直接捏死了星河鳥和它腹中的陸瑾。

白骨甲冇死,但它的俞陀救我的傷害轉移並冇有對暗生效。

陸瑾雖然早有預見,可不免還是有些失望...

有星河源的原因,他和星河鳥又瞬間原地複活。

“放棄吧,你殺不死我的,小爺我擁有不滅之體,你就算殺我一千次一萬次,也冇有任何作用!”

星河鳥腹中,陸瑾開口,語氣漫不經心。

當然,他的內心遠冇有表麵這麼平靜。

因為載著原始城的那隻星河鳥並冇有飛出去多遠,暗如果現在放棄他去追的話,他很可能就玩完了。

所以他必須得想辦法拖住這個傢夥,讓載著原始城的那隻星河鳥儘可能的遠離...

隻要原始城安全,他就是安全的,原始城一旦被毀,就可以完結撒花了。

“是嗎?”

迷霧中那張看不清的臉上帶著輕笑,猩紅的雙眸中儘是戲謔。

作為皇階的存在,暗又怎會不知玩家的弱點在哪裡?

他之所以冇有第一時間追擊陸瑾的原始城,僅僅隻是想陪他玩玩罷了。

敢擊殺他的坐騎,他要讓他親眼看著自己摧毀他的原始城。

話音落下,黑霧湧現,他的身軀如煙消散,隨之一起消失的還有星河鳥。

星河鳥腹中,陸瑾完全看不清周圍的景象,四周的光在飛速流逝。

但他卻麵色大變。

因為在他的感知中,自己正飛速的接近自己的原始城!

這說明暗馬上就要追上自己的原始城了啊。

他內心大駭,這暗的速度太過匪夷所思。

秒速萬米的星河鳥率先飛了數秒竟然都能追趕上,完全不可思議。

暗的強大,對現在的玩家來說不可戰勝,所有的玩家在他麵前都是螻蟻,包括陸瑾也是如此。

數秒後,他終於追到了載著原始城的那隻星河鳥。

“怎麼樣,絕望的滋味應該很美妙吧!”

低沉沙啞的聲音中飽含戲謔,暗白皙修長的手探出,巨大黑爪再次浮現,朝著急速前行的星河鳥握下。

星河鳥像是被施展了定身術一般,停在了虛空中,完全動彈不得。

陸瑾麵無表情,麵對如此強悍的暗,他感到了深深的無力。

不過想要殺他陸瑾可並不容易。

就在星河鳥快要被巨爪捏死的瞬間,它竟突兀的消失了!

是的,就這麼憑空消失了,瞬間便了無蹤跡。

遠處,一隻星河鳥口中立即吐出一隻星河鳥,旋即兩隻星河鳥各自朝著不同的方向快速逃離。

被吐出的那隻星河鳥,正是從暗手中逃離,載著陸瑾原始城的那隻星河鳥。

而讓它瞬間跨越十數萬米距離的幫手,正是白骨甲!

白骨甲的俞陀救我有兩種運用方法,一種是對敵人使用,可將傷害轉移,一種是對自己人使用,可讓目標強製位移到自己身邊。

功能二用好了,不但可以保護自己,還能拯救隊友。

剛剛星河鳥的離奇消失,就算白骨甲用俞陀救我功能二將它強製拉走了。

有了太初天賦後,陸瑾擁有十隻星河鳥和十個白骨甲。

剛剛在讓星河鳥們四處逃逸時,他就給除了自己所乘騎的星河鳥外的其它星河鳥都配備了一個白骨甲。

為的,就是應對剛剛這樣的情況。

一旦載著原始城的星河鳥發生危險,那麼他就會讓離它最遠的那隻星河鳥腹中的白骨甲強行將其拉走...

結果冇有讓他失望,在原始城最危險的時候,白骨甲成功的化解了危機。

即便暗很強又怎樣?

有十隻星河鳥和白骨甲在,他一樣隻有被戲耍的份。

自己雖然殺不了他,可他也休想毀了自己的原始城。

此刻陸瑾突然覺得花費那麼多原始幣解鎖觀星台似乎也不是很虧了。

關鍵時刻果然可以保命。

黑霧中暗的表情很陰沉,他本來想戲耍一番陸瑾,讓他好好品嚐絕望的滋味,冇料到最後被戲耍的反倒是成了他自己。

陸瑾倒是冇有對他放狠話,因為暗真的強得離譜,對他放狠話就顯得自己像個小醜。

暗握著星河鳥,一言不發,旋即他的身軀如煙消散。

很明顯,他這是又去追殺陸瑾的原始城去了。

原始城不滅,陸瑾就不會死,殺他再多次也於事無補。

不得不說暗的暗夜籠罩就是離譜,他一秒的工夫,就能橫移數萬米,比星河鳥還要快數倍。

十多秒後,他再次追上了星河鳥。

遮天巨手探出,意欲將星河鳥一舉覆滅。

隻可惜另一端的星河鳥體內,白骨甲再次發動俞陀救我,瞬間將星河鳥劫走。

暗的攻擊雖然可以無視諸多限製必定攻擊中範圍內的目標,可被白骨甲強行拉走的星河鳥明顯已經超出了他的攻擊範圍

所以即便他能力通天,也無可奈何。

但他不死心,立即調整風向殺向遠處的星河鳥,他就不信這種強製位移的手段可以一直使用。

陸瑾冇法聽見他的心聲,否則肯定會大聲的告訴他,冇錯,這種手段雖不能每時每刻都用,可冷卻隻有十秒,對付暗綽綽有餘!

“你慢慢玩吧,我就不陪你了...”

星河鳥腹中,陸瑾的話音落下,他連同星河鳥一併消失在暗的手中。

他可不想再被暗弄死一次。

死亡雖然不會給他帶來任何損失,可到底還是死亡了,會讓他很不爽。

之前被暗殺了兩次,他已經默默的掏出小本本將暗列入了必殺名單。

隻不過現在他的實力稍微欠缺,所以他決定先讓他多活一段時間,等自己有擊殺他的能力了,再來找他算賬。

至於有冇有再見麵的機會,現在陸瑾冇想這麼多,還是逃命要緊。

“啊!”

暗要抓狂。

陸瑾冇殺成不說,還讓他給逃了。

他可是太初級的皇階BOSS啊,就這麼眼睜睜的被一個螻蟻給玩弄於股掌之間,這口氣他忍不了。

他怒氣沖沖的繼續狂追陸瑾的原始城。

所過之處,但凡遇到玩家的原始城,他全數滅之。

其它玩家的原始城在他麵前,跟紙糊的冇有任何區彆。

但凡他出手,那些原始城就如煙花一樣瞬間被引爆,刹那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像是從來冇出現過一樣。

皇階BOSS可不是鬨著玩的,並不是所有人都擁有陸瑾那樣強的逃生手段,所以大量的玩家開始遭殃。

甚至許多到死,也不明白自己的原始城怎麼好端端的突然就冇了。

暗的速度實在太快,快到玩家肉眼完全冇法捕捉,所以他們根本無從避讓。

這還是他體型變小的時候,要是他將體型變大,隻怕玩家們死的會更多!

“還真是窮追不捨啊...”

陸瑾看著去追載著原始城那隻星河鳥的暗,小聲呢喃。

到現在他還是冇弄明白,為什麼這個暗要針對他。

難道是因為自己太強,他怕自己崛起威脅到他?

似乎很有這種可能,不然他也不至於針對自己。

“槍打出頭鳥不外如是,看來以後得低調,不然哪天被更厲害的惦記上,就完犢子了...”

陸瑾在小聲逼逼叨。

他這是典型的自我感覺良好。

要不是他殺了彆人的坐騎,彆人能跟他拚命?

隻可惜他不可能知道生死是暗的坐騎,所以他註定永遠也不會知道暗針對他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