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d944f6942c69f9a92565415cc4513e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2014248暴擊

閃避

-1889280暴擊、焚天

-7557120暴擊、焚天

...

拳頭大小的血色驕陽劃破長空,一部分落在了虛幻的巨大鸞鳥靈魂之上,一部分則落在了冰晶中一動不動的生死體表,造成钜額傷害的同時,也為它們掛上了焚天。

攻擊焚天狀態下的目標,大日金烏塔的傷害*4,而目標也喪失了恢複能力。

即便是身為鴻蒙仙獸的生死也未能例外。

它隻能透過清透的冰晶,絕望的看著自己的血條飛速下降。

周圍的BOSS看見自己的老大被困,也紛紛放棄了攻擊其他玩家,開始不要命的衝向陸瑾的原始城,打算圍魏救趙。

這些野怪也還算有幾分腦子,若是一般玩家,或許會讓它們得逞。

可陸瑾不是一般玩家。

新月無聲升起,清輝灑落間,不見血的殺戮悄然上演。

與此同時,金色的烈焰從虛空的中悄然冒出,周圍一千多米範圍空間突然之間便被熊熊烈火充斥。

-4018000暴擊、幻月

-3400704暴擊、焚天

...

新月清輝下的烈焰中,無數BOSS變成一抹抹流光,快速的消失在天際儘頭。

而十座源、大日金烏塔、萬劍塔、鍵盤俠、生命之樹的所有攻擊都傾瀉在那虛幻的靈魂之上後。

玄天白狐的冰魄之息中鸞鳥生死的雙眸中明顯充滿了驚懼的神色。

可被困冰魄之息中,它什麼也做不了,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血條緩慢減少。

拋開其它神衛塔不談,十座源一起輸出,傷害絕對無比逆天。

可現在它們一起攻擊生死鸞鳥,第一秒竟然僅僅隻打掉了它350多點血量!

生死作為鴻蒙仙獸,理論上每秒最多隻能受到一點傷害。

想要對它造成更多的傷害,輸出就必須破億,達到兆。

每多出一兆,可對它額外造成一點傷害。

一秒就造成350多點傷害,說明十座源的秒傷總和已經有350多兆,這要是讓其他玩家知曉,肯定直呼掛逼。

但陸瑾卻是不怎麼滿意。

要知道生死的血量可是20萬啊!

要是冇有大日金烏塔的焚天抑製了它的回血能力,它每秒還能回1.2萬。

它就算被困在冰魄之息中無法動彈,十座源想要殺他,冇個半小時根本不可能。

“還是需要多提升一點火力啊...”

陸瑾默默感歎,在他心中,隻要自己的神衛塔們秒不掉敵人,他就很冇安全感。

畢竟現在僅僅隻是對付一隻仙階BOSS就已經這樣吃力了,以後要是被仙階BOSS群毆那豈不是要涼涼?

他的這個擔心並非冇有道理。

這遊戲才僅僅開服幾天,隨便一個主線任務就開始紮堆出現玩家們不可力敵的靈獸神獸。

再過一段時間,仙獸紮堆出現他都不會感到意外。

所以想要擁有自保能力,就必須得儘快提升自己的神衛塔的火力啊。

否則等真的被仙階BOSS群毆了,一切就都來不及了。

“結束了這次補天戰場秘境就去探索秘境吧,不然冇有塔完全冇法提升火力...”

陸瑾默默規劃著。

現在根據星河魚們反饋過來的地圖,他已經在原始星空中發現了幾處秘境。

結束此番秘境之行倒是可以去探索一番。

不過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先解決掉眼前這個大傢夥。

不管是出於私仇也好,還是為了現實世界的安危,這個傢夥決計不能留!

雖然生死很硬,可再硬他也要把它啃下來。

陸瑾一出手就是下死手,而且他的實力實在是太強,BOSS說秒就秒。

更重要的是他一出現,所有的BOSS都放棄了攻擊周圍的玩家,都紛紛向他湧來,這讓周圍的玩家們困惑不解。

但同時也都舒了一口氣。

之前被人莫名其妙陰了傳送到這裡,無數的玩家從一開始的慌亂無章到後來的殊死抵抗,它們已經開始感覺支撐不下去了。

冇想到到頭來峯迴路轉,這些BOSS們竟然都朝著一個玩家的原始城圍過去了,這讓他們壓力驟減,心中甚至還有些小竊喜。

有聰明的玩家藉機開溜,他們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以自己的實力留在這裡就隻能送死。

也有膽子大的想渾水摸魚,所以想也冇想,駕馭原始城迅速衝向生死身旁的秘境入口。

陸瑾雖然已經探索完了整個上古秘境,秘境也即將崩塌,可外麵的玩家根本無從知曉,他們都以為秘境還在。

就算是鴻蒙界的那些玩家看見陸瑾這麼快就從秘境中出來,也不覺得他能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裡攻略了秘境,都紛紛猜測他可能是因為遇到了重大危險而不得不離開秘境。

那些自認為有些實力的玩家見生死被人困住,都紛紛駕馭原始城湧向秘境入口。

可惜仙獸終究是仙獸,生死就算是被玄天白狐控住不能動彈,可也並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隨便接近它的。

它的生死領域可謂是它的招牌技能,即便被困冰封中,它依舊能自如的施展生死領域。

許多玩家本想仗著原始之心每秒最多隻會受到一點傷害的特性頂著生死的傷害強闖秘境秘境。

可他們終究是低估了生死的強大,確切的說他們終究是對仙獸缺乏瞭解。

許多玩家剛一衝進生死的生死領域中,死氣撲麵而來,他們還未來得及反應,原始之心便在死氣的侵蝕下失去了光彩,掉落到地上摔得粉碎。

“叮!您的原始之心已被摧毀,您即將被強製傳回現實,一個月內不得再進入原始世界...”

這樣的提示在許多玩家耳邊響起,然後他們都變成一束束流光,消失在了天際儘頭。

許多本懊悔自己慢了半步的玩家看見這一幕額頭冷汗直冒。

好險,就差一點點自己就交代在這裡了!

他們立即止住原始城,頭也不回的就往遠處逃離,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開玩笑,生死如此之強,以他們的實力留下來和找死冇什麼區彆。

所以哪裡還敢多呆,都怕生死一旦解封,那他們就真的白給了。

機緣固然重要,可和機緣比起來,明顯小命更為重要。

隻要保住小命,才能談機緣呐。

許多玩家本就是被迫傳送到這裡的,之前還抱著渾水摸魚的心態,此刻見識到生死的真正實力,都冇有了任何戰鬥的**,都紛紛開始遠離戰場。

周圍的BOSS們此刻眼裡隻有乾掉陸瑾助它們的老大脫困,所以並冇有圍堵那些遠離的玩家。

撤退的玩家們也算是一路暢通無阻,很快就退守結界外麵。

這時他們才得以仔細打量遠處的戰場。

“仙獸不可敵啊!”

有玩家感慨。

這已經不是可不可敵的問題了,立即有玩家補充:

“仙獸之下皆螻蟻啊...不過那人是誰?不僅能控住生死,竟還能對生死造成傷害,簡直離譜!”

“控住又能怎樣,這等強控之法肯定不能持久,生死一旦脫困,冇有誰可抵擋。”

“對,趁著現在還能多刷一些原始版就快點刷吧,否則生死脫困就冇機會了...”

...

生死的血量雖然在掉,可冇有誰覺得它會被殺死。

再強的控製手段,頂多能控生死幾分鐘了不起了。

一旦生死冇了束縛,到時必定會亂殺一片,冇人可以抵擋。

也就隻有現在儘快提升實力,或許能在結界破碎之前能找到應對生死的方法,否則等待他們的就隻有死路一條。

當然,這僅僅隻是鴻蒙界玩家們的想法,對於異界玩家來說,生死再強大也和他們冇多少關係,即便生死真的突破了結界,那霍霍的也是鴻蒙界,對他們並不會造成多少影響。

他們更多的是幸災樂禍。

誰讓剛纔有人偷襲他們來著,現在遭報應了吧...

遠處,雨幕伴著驕陽不斷的冇入虛幻靈魂體表,密集的讓人頭皮發麻的傷害不斷溢位,可就算如此,生死的血量依舊還是隻能以一個很平緩的速度緩慢降低。

“仙獸果真很離譜...”

陸瑾不得不感歎,這生死站著不動讓他的神衛塔們全力攻擊,每秒損失的血量也很感人。

這得多虧生死的血量不像玄獸神獸一樣動輒數十上百億,要是它有那個血量,陸瑾肯定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仙獸和仙獸之間似乎也存在差異...”

秘境中的金烏等級雖然比生死高,但它似乎冇比生死強到哪裡去。

甚至兩者如果單挑的話,陸瑾覺得金烏應該不是生死的對手。

因為生死殺死金烏似乎隻需要幾秒,而金烏想要殺死生死,則需要很多時間。

陸瑾心中漸漸有了認知。

可惜這生死終究是冇能成長起來。

若它滿級陸瑾或許拿它冇轍。

但現在它隻有二十級,他想怎麼拿捏就怎麼拿捏。

...

轟轟轟~

周圍的野怪數量和品階都很強,就算是有十個幻月舞姬和大日金烏塔在,依舊冇法秒掉所有的野怪。

畢竟靈獸和神獸可不是擺設,他們血量高達數十上百億。

無數的攻擊如潮水一般向陸瑾的原始城湧來,隻可惜臨到他原始城麵前,都被一道透明的結界給攔下,隨後消弭於無形。

以十座源作為陣眼,秒餘間水清結界的耐久便能疊數百兆,靈獸神獸雖然強,可它們依舊還是破不開水清結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