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城還在繼續。

白骨甲在作死的邊緣反覆橫跳,【俞陀救我】技能一冷卻,它就主動衝向虛空白蛇,讓它們瘋狂攻擊自己,然後它再將傷害迅速轉移到一條白蛇身上,再瞬間撤回。

每隔十秒一次。

效率雖然不高,但好歹能獲得些許修為。

阿苦就簡單粗暴得多,他咒語念得飛起,金龍從天而降,總能帶走一條虛空白蛇。

黛黛則站在遠處時不時的為他們治療,從而蹭修為。

至於陸瑾,他則是在試驗萬劍塔的【道友請留步】功能。

功能一的禁錮能力很強,直接讓目標在原地停留十秒。

功能二的減益效果比較隨機,他試驗了許久,發現了許多減益狀態,如:

【攻速減】、【攻擊減】、【致盲】、【流血】、【免傷減】、【恢複減】、【暴擊減】....

總之【道友請留步】的減益效果無窮多,減益效果大部分為10%。

這些減益效果的數量完全是隨機出現的,有時可能是一個,有時可能是十個,冇有任何規律可言。

“似乎有些雞肋了...”

10%的減益效果確實並不怎麼明顯,不過現在的道友請留步畢竟才一級,或許等級提升上去了有大用...

陸瑾如此想著。

“阿苦一個人就能擊殺一半多的虛空白蛇,前途無量啊...”

等級升到兩級後,月下苦冥僧的大威天龍攻擊範圍也變成了40米,再加上兩秒可以召喚一條金龍,讓苦冥僧瞬間化身炮台,嘴炮的炮,因為現在的苦冥僧輸出全靠吼。

要不是將他的聲音給遮蔽了,陸瑾估計自己或許會慘死在他的大威天龍的魔音之下...

幾分鐘後,苦冥僧成功的升到了三級。

生命值變成了90,攻擊變成了216,大威天龍攻擊距離60米。

不過他擊殺虛空白蛇的頻率冇有任何改變,仍舊是兩秒一條。

但值得慶賀的是,月下苦冥僧現在的單次傷害已經超越了紅杏塔,成為了陸瑾原始城內單次輸出最高的存在,達到了5443.2,就很離譜。

要是讓其他玩家知道了,鐵定得嚇尿!

超強的輸出加上超遠的攻擊距離,將苦冥僧低生命值的缺點無限縮小。

陸瑾大概瞭解了三個神屬的戰力以及戰鬥風格後,他便屁顛屁顛的跑到了黛黛身邊。

“黛黛啊,你的手好漂亮呀,我可以摸一下嗎?”

他殷勤的奉承著,笑容諂媚且猥瑣。

黛黛眉目如畫,她完全不知道人心險惡,衝陸瑾甜甜一笑:“城主哥哥想摸就摸啦,不用征求我的意見的。”

“真的嗎?”

聽她這麼說,陸瑾臉上笑容越發燦爛,雙眼冒光。

火熱的目光掃過黛黛高聳的巨兔,饞得差點流下了口水。

不過最終他還是冇有真上手。

他雖然好色,但卻並不是一個合格的騎士。

簡而言之就是有賊心冇賊膽...這點沙雕書友都比陸瑾強。

不想當騎士的lsp不是好司機,陸瑾的騎士之路,任重而道遠啊。

接下來的時間,陸瑾就一直苟在黛黛身邊,不時的會給她講兩個笑話。

諸如:

我與賭毒不共戴天。

什麼,黃哪去了?

好吧,我黃某與賭毒不共戴天。

什麼,我不姓黃?

抱歉忘了,黃天在上,我與賭毒不共戴天...

隻可惜黛黛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畢竟作為一張魂卡,她並不知道黃賭毒是何物,所以get不到陸瑾的點。

最終陸瑾無奈,隻得放棄了講笑話的路子,然後他開始讓黛黛跳舞。

卻在這時,他收到了一條來自係統的提示。

“叮!玩家【清涼巨兔】請求新增您為好友,是否通過。”

陸瑾點開社交係統,果然看見了一條閃爍的好友請求。

“清涼巨兔,誰啊?”

他有些疑惑,但還是點開了這條好友請求。

“好傢夥!”

一打開,陸瑾雙眼放光,直呼好傢夥。

他連忙點開對方的頭像放大了十倍看。

“這也太清涼了吧!”

然後他果斷的選擇了同意。

“小姐姐你好呀...”

他剛想編輯資訊發過去,冇想到對方卻先他一步,直接發來了一條語音。

“小哥哥你好呀,想看清涼兔兔照片麼?十枚原始幣一張噢!”

聲音嫵媚動人,聽得陸瑾骨頭都酥了。

陸瑾哪裡經曆過這種誘惑?他想也冇想,立即編輯資訊回覆:

“想想想...有多少發多少,我有的是原始幣...”

發完訊息,他又不著痕跡的撇了一眼身旁的黛黛。

對方的頭像清涼是清涼,可終歸是不及黛黛的。

“哥哥你需要先支付原始幣噢~”

對方撩人的語音響起。

這卻讓陸瑾很不爽。

作為白嫖怪,要錢就是要他的命。

最終他隻得忍痛,將對方拉黑了。

“我竟然被盯上了...”

同時他也在反思,自己一直都隱藏得很好,怎麼就被人盯上了呢?

而且這是遊戲世界啊,不應該被大數據分析纔對,她是怎麼知道自己好這口的?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對方之所以找上他,完全是因為他在守城榜上,覺得他是大佬,很有錢,所以想跟他交易一點原始幣...

而在這之後冇多久,陸瑾陸陸續續收到了許多好友請求。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這些人也太瘋狂了吧...”

幾分鐘的時間裡,他至少收到了數萬條好友請求。

一開始他還不明所以,直到後來他才漸漸明悟過來。

現在大部分玩家都守住了第一輪野怪攻城,開啟了守城榜。

這些玩家們應該是通過守城榜新增他的。

陸瑾煩不勝煩,索性關閉了被搜尋及被新增功能。

如此,好友請求總算消停。

然後他便又開始繼續逗弄黛黛。

黛黛麵容清純無雙,身材火爆無比。

很純也很欲。

唯一遺憾的是她背後長著一對虛幻的翅膀,時刻在提醒著陸瑾,自己與她並不是同一種族。

陸瑾見過太多的龍騎士、鬼騎士、獸騎士、禽騎士...

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青城草蟒人和蘭若禦鬼生。

不過他是有潔癖的人,這種能無視種族存在的騎士,也就隻能看彆人了。

換了他自己,他過不了心裡那道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