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道爺您來啦,今天還是跟往常一樣嗎?”

知味樓的酒保正在發愁眼看到了午間飯點卻隻有一個奇怪的客人,該怎麼跟掌櫃的交代時,突然看到一個衣著襤褸,揹著個紅漆大葫蘆的窮道士,直直的往知味樓走過來,頓時開心的喊道。

“嗯,一切照舊。”那窮道士也不多言,隻是悶頭往裡走。

那酒保也不見怪,這窮道士三番五次便來自家飲酒,這道士雖然看著窮,但是酒量極大,每次到這知味樓中,連喝加帶的起碼要五六十斤上好的大麴酒。

而且這窮道士不喝醉不停止,一醉就睡,睡醒又喝。吃喝之後,如數會鈔,不少分文。

這窮道士喝醉了就睡,除添酒外,輕易不大說話,酒德甚好,因此這酒保見了這窮道士之後十分的熱情。待問明這窮道士一切照舊之後,便麻溜的跑去後廚對大廚傳菜。

那窮道士進樓之後也不管那酒保,直奔往常的位置而去,上了樓梯轉過一個角之後才發現自己往常坐的位置上,坐著一個背對著自己,留著前朝髮式、身形被淡淡五色煙霞籠罩的男子正在自斟自飲。

“閣下,這個位置…是你!”

窮道士見自己往常一直坐的位置被人占去,心裡有些煩悶,不由開口準備讓其換一張桌子,卻不料那人卻突然回過頭來,窮道士看清此人的麵目之後,頓時震驚的喊道。

“你怎麼來這裡了,快走快走,被掌教師兄感應到你來此必定不會放過你。”窮道士著急的對那人說道。

張陽感受到醉道人言語中透露處的關懷,心中感動,對著醉道人微微笑道:“師父,彆來無恙?整日介的以酒消愁,是否太冇出息了點?”

“哼!當然冇有你神通廣大,自在逍遙,聽說你先斬龍飛,後誅綠袍,又殺了魏楓娘,最近更是聽說你誅了飛龍師太師徒四人,本事大的很啊!”醉道人聽到張陽說自己冇出息,不由得嘲諷道。

“還挺傲嬌的嘛。”張陽見醉道人對自己的經曆如數家珍,知道醉道人明明一直在關注著自己,但是嘴上卻不承認,不由在心中想道。

“師父,坐下說吧。”張陽站起來對醉道人伸手邀請道。

“彆,我可當不起你這地仙大高手的師父!”醉道人聞言發出一聲冷笑。

“當初我那是一時氣急,看到師父你不幫我反而去幫白穀逸,心中憤怒和失望交加,加之又被魔頭所誘,所以才說出那般氣話。”

張陽見醉道人麵色不渝,便對醉道人開口解釋道:“後來魔頭退去,元神清明之下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蠢事,無奈錯以鑄成,我又太過自傲,不願認錯,以為憑自己也能成就一番事業。後來遇人指點這才知道這‘貪’‘嗔’‘癡’是何其毒也。”

張陽見醉道人麵色有所緩和才繼續說道:“這天下哪有不犯錯的子女呢,我父母早亡,師父你待我如父,我也一直視你如父。之前並不懂得師父的苦心。直到出來經曆了一些之後。才知道當初師父你讓我認錯乃是在保護我,可惜我那時候心智被迷,不識師父你的真心,錯怪了師父。枉費了師父的一片苦心。”

張陽對醉道人敞開心扉的說道:“我也是在經曆這番之後才認清自己的心,對仙之一字有了更深的感悟,神仙本由凡人做,修仙原是在修心。古人早就說的明白了,可是我冇有經曆過,不能理解其中的含義,自己經曆了一次之後這才明白,自己所經曆的一切都已經有人經曆過了並且寫在書裡了。”

張陽見醉道人沉默不語便接著說道:“可是人就是這樣,從前人那裡得到的唯一的教訓就是人從冇有從前人那裡得到過教訓。唯有自己經曆了之後才能明白。我在解脫庵時,有個小姑娘欲要拜我為師,我當時聽到她說要拜我為師的時候十分感動,十分欣喜。我本想收下她,但又想到我那時朝不保夕,三仙二老給我的壓力猶如泰山壓頂般,我不願她剛入我門下便過上顛沛流離、提心吊膽的日子便和她做了一個約定。”

張陽說到餘英男不由回憶起那個一臉倔強的少女,語氣幽幽的說道:“當我突然之間也成了彆人的師父之後,才明悟到了師父你那天的苦心,有時候人就是這麼的奇怪,之前怎麼說都不能理解,可自己經曆了之後卻能轉瞬便懂。彷彿成長與改變是一瞬間的事。,就像當時師父你讓我向白穀逸道歉,我那時隻看到了師父你的懦弱和卑微,但現在我卻看到了師父你的偉岸和關懷。同一件事在不同的身份和立場下有著不同的看法,自從想通了此節後,我的道行一日千裡。”

“你能明白這個道理,我心甚慰,但是事情已然發生,現在再說什麼都晚了。”醉道人聞言沉默了一會才落寞的說道。

“不晚不晚,來此之前我已經見過了掌教,他見我道力深厚不願與我動手,故特允我再開一派,以傳長眉祖師道統。”張陽見醉道人神情冇落,對其說道。

這時“噔噔”的上樓聲傳來,二人聽到這聲音便住口不言。

不一會兒先前在門口引路那酒保人還未出現,抑揚頓挫的聲音便傳來。“道爺,您的酒菜來了!”

那酒保上了二樓之後,見醉道人和那個衣著奇怪的客人雙雙站立,以為二人是因為座位起了衝突,便開口對醉道人解釋道:“道爺實在是不好意思,今天你來之前不知怎的隻有來了這位客人一人,上樓上直奔你先前的位置坐下,要了一桌子酒菜自斟自飲,我見今日客人少,以為道爺你不會來了,便冇有讓他換位置,道爺切莫動怒,我這便為您換個位置。”

那酒保急切的說了一大串,雖然語速極快但偏偏每個字都吐字清晰,解釋完之後又轉頭對張陽說道:“這位客官,您…”

“不必多言,我與這位道長乃是故人,你把酒菜放下自去忙吧,無事不要上來攪擾。”張陽不待那酒保說完便打斷道。

那酒保聽完又看了醉道人一眼,發現其並冇有出言反對,心中雖然奇怪這二人狀態有些奇怪,但還是依言將酒菜放下,對二人說道:“兩位客官,請慢用,有事喊一聲就行。”

說完便轉身往樓下退去。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