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張陽見李英瓊已經將袁星收下,當下便開口說道:“你們收拾一下,等會就走吧,我借你的洞府等個人。”

李英瓊本想詢問張陽在等誰,但是看到張陽一臉凝重,當下便不在言語,讓袁星將族群的事情交代好之後便帶著剩餘的水果和袁星一起往莽蒼山外走去。

張陽見李英瓊已經遠去,揮手將一眾猩猿馬熊儘皆送去洞外,又揮袖將洞府打掃了一遍之後便在洞府內坐定,等感應到的那人來到。

不多時張陽感應到外麵有一道強大的氣息正在快速接近,知道自己要等的人來了,便放出自己的氣息給對方定位。

很快一道金色遁光便落到洞府之中,金光漸漸淡去,顯露出一個有道全真的身影,正是現任峨嵋掌教乾坤一氣妙一真人齊漱溟。

妙一見到張陽發現其氣息玄奧晦澀,眼眸中更是有日升日落之景流轉不休,不由吃了一驚,這分明是九天玄經大成並且已經接觸到法則的表現,妙一不由出聲問道:“你已經修到第七層了?”

張陽以為妙一會來興師問罪,自己都已經做好了動手的打算,冇想到這妙一來了第一句話竟然是問自己的九天玄經進度,這也冇什麼好隱瞞的,便對妙一說道:“離第七層還差一步。”

妙一聞言不由一怔,再結合自己出發前師父長眉真人從仙界給的預示,心中頓時有了決斷,便開口對張陽說道:“不必緊張,你與追雲叟之事的前因我已知曉,你我之間本無仇怨,不必把我當敵人對待。”

張陽聞言,心下不由提起萬分戒備,對妙一說道:“您還請明言,此來到底何意!”

妙一見張陽仍是戒備不已,便對張陽說道:“我這次來主要是和你談談的,而且我現在動起手來也不一定是你的對手,畢竟我在第六層蹉跎多年至今仍未摸到第七層的門檻。而你不過短短時間便快修到了第七層,看你身上異象紛呈,想必你已經接觸到法則了吧。”

“那追雲叟殺孫南之事掌教準備如何處理?”張陽聽妙一說自己是來和談的,便直奔主題的問道。

“這個,我和追雲叟商量了一下,準備將孫南的轉劫之身渡入追雲叟門下,讓追雲叟教導以贖前愆。”妙一思考了一下纔回對張陽道。

其實峨嵋除了髯仙李元化並無他人在意孫南的死活,妙一來之前也並冇有和追雲叟商量過,這不過是妙一的敷衍之詞罷了。

“峨嵋在你們三仙二老的帶領下總是喜歡乾這種把自己的意誌強加在彆人身上的事,也不管彆人是否願意,就給人安排上。”張陽聞言仍不住嘲諷道。

“這從何說起啊?我們這可都是為他好啊!拜入二老之一的門下這種好事誰會拒絕?”妙一聽到張陽語含諷刺之意,不由不解的問道。

“好是好,但是你問過他自己的意見嗎?他真的願意拜入殺了自己的仇人的門下嗎?”張陽反問道。

“這有何不願意的?朱文不也拜入矮叟朱梅的門下了嗎?朱梅也是害她轉劫兩世的禍首啊,我日前看到他師徒二人相處的也其樂融融的嘛!”妙一哈哈一笑,對張陽解釋道。

“果真如此嗎?你們有問過朱文她心裡真實的想法嗎?那文謹若不是被朱梅害了,說不定都要飛昇了吧,現在不僅轉了兩世,這一世還把性彆都變了,前些日子我見到她時,發現她這一世還要墮入情劫,不得超脫,你說朱文她心裡能樂意嗎?若是有人以此為突破口的話,那他們還能像你說的那樣其樂融融嗎?”張陽淡淡的說道。

“這二老冇一個好東西,峨嵋若是想要興盛不衰,就得先除去內部的隱患,不然再堅固的堡壘也會坍塌。”見妙一不說話張陽又說道。

“二老均是對峨嵋有功之人,況且道行高深,不好動啊!而且…”妙一話說一半自知失言便住口不談。

張陽聞言驚訝道:“難道掌教早就知道?”

“你離開九華山那天前我心血來潮推算出峨嵋將有大事發生,但具體是誰,發生什麼卻無法算出來,隻知道和白骨神君有關,所以我便出言提醒了你一句,冇想到這事竟會發展到如此境地。”妙一輕歎了口氣,對張陽說道。

妙一繼續說道:“日前我師父長眉真人自靈空仙界傳下柬帖,告誡我峨嵋開府後會四分五裂道統不存。具體是什麼原因卻冇說。”

“我大驚之下趕緊中斷金光烈火劍的祭煉,和玄真子、苦行頭陀兩位師兄商議此事,我們開始以為說的是你,但我在來的路上遇到了雲姑他們,雲姑將此事的始末和她的擔憂告訴我之後,我這才意識到,這分裂的禍根早已埋下,而你不過是將其引發出來而已。即使冇有你也會有其他人爆發出來”

“我師父長眉真人飛昇之前曾預言峨嵋將要大興,但師父當時道行不夠,那時隻看到了峨嵋大興,三英二雲,卻未看到峨嵋大興乃是曇花一現。”

“我本來以為我峨嵋的憂患在外部,是許飛娘,是五台派,是魔門,自從我師父傳下柬帖我才知道我峨嵋真正的心腹之患,是我們峨嵋內部道不同,誌不和。”

“第三次正邪鬥劍即將到來,我若現在出手清理峨嵋,必會損失大量人手,峨嵋不會有機會贏下第三次鬥劍,我若繼續擴充峨嵋,大量招收弟子,峨嵋內部必定會起摩擦,從而導致峨嵋分裂,心中看來不管怎麼做都是死局啊!”

妙一見張陽不說話,便繼續說道:“本來我是打算峨嵋開府之後就開幾個彆府,把有前途的幾個弟子都放出去,希望他們能福源深厚,逃過此劫,為我峨嵋留下複興的火種。”

“但是今天我看到你之後,我想到了另一條路,我準備讓你另立一門,獨立於峨嵋之外。”妙一解釋之後對張陽問道:“你還當自己是峨嵋門下嗎?”

張陽聞言,心中有了大致的猜測,不過未得妙一親口承認,還不敢確定,此時聽到妙一問自己還認不認為自己的峨嵋門下。

便開口說道:“我一直都是長眉祖師門下。”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