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一路上醉道人白日教張陽外功修煉,從耳功、眼功到拳法、掌法、指法,從再從輕身功夫到腿法,在真氣的幫助下張陽在月餘時間裡將各種功夫學個遍。

醉道人見張陽無論何種功夫一遍就學會,三遍就精熟。大感驚喜之下也是有苦難言,再這麼下去,自己一身本事怕是要不了一年就能被張陽學完了,到時候教無可教那可就丟大人了。

醉道人師徒二人曉行夜宿,張陽因初入道途還不能禦劍飛行,師徒二人一日才走四十餘裡,那峨眉山距離九華山約有四千餘裡路。

師徒二人走了一個月也才走了三分之一,還未走出湖北地界。

這日晚間,醉道人和張陽在荊州附近的一處野外休息,隻見打坐中的張陽突然睜開了雙眼對醉道人說道:“師父,我最近幾日練氣感覺丹田已然充滿,新練的真氣存儲不下,隻能任憑其消散。十分可惜,不知師父有何指點?”

醉道人聽完張陽的話大吃一驚,趕忙把真氣輸入張陽體內,一探查發現果然如張陽所言,丹田內真氣充盈。

頓時又驚又喜,驚的是張陽現在算上虛歲也才十一歲,身體還未完全發育便已經將煉精化氣的路走完,若是就此踏上練氣化神的境界身體就會延緩發育甚至有根基不穩的風險。

喜的是張陽修煉速度竟如此之快,如果能保持住現在的修煉速度,大概率能修成天仙,最不濟至少是個地仙。甚至修成金仙飛昇也不是不敢想。

正常人從十歲開始修道,資質一般的要差不多十年才能達到丹田真氣充盈踏入練氣化神的境界,此時二十歲,早已發育完全,不需要擔心根基不穩的問題。

資質好一點的五六年完成煉精化氣階段在十五六歲發育完全的時候踏入練氣化神境界也可以接受,但是張陽如今一個多月就走完了彆人五六年甚至十年的路。

一旦再繼續走下去就會麵臨著根基不穩的風險。

醉道人一臉嚴肅的將張陽的問題對張陽說了一遍。張陽聽完不由一陣苦笑,早知道就不這麼的努力修煉了,搞得現在修煉的過頭了。

張陽便問醉道人:“師父可有良策?”

醉道人想了想,說道:“唯今之計隻能在練氣境界打熬,不修煉練氣化神的法門,等你身體發育成熟之後再修煉練氣化神的法門。”

張陽無奈之下隻好點頭應是。

張陽又對醉道人說道:“既然我無法修煉下一步的功法,那請師父將後麵的練氣化神、練神返虛和練虛合道給我解釋一下吧,我怕自己在打熬真氣的時候不小心破入練氣化神境。”

醉道人聽完剛想罵張陽好高騖遠,但仔細一想又覺得張陽所言極其有理,已張陽的悟性說不定真的能在這幾年裡不藉助功法直接破入練氣化神。

當下不敢怠慢便對張陽解釋道:“煉精化氣便是將自己的精氣與天地元氣結合化為真氣,如臂指使,擁有奇異之力,能人所不能。”

“練氣化神是在煉精化氣的基礎上,將氣與神合煉,使氣歸入神的煉修階段。在這一步修真之人的神魂逐步強大,直至可以元神出竅。”

“煉神返虛便是將元神凝練的可以不藉助肉身便能存活,此時元神已經與肉身毫無二致,並且虛實由心,上天入地,鑽山潛水毫無阻礙此時道門可稱其為地仙,佛門稱其為羅漢。”

“最後到練虛合道之時元神已經能感應世界基本的法則大道,此時道門稱天仙,佛門為菩薩。選其一或者多去感悟掌握,從而成就大羅或者佛陀。”

張陽聽完之後大受震驚,突然又想到書中將極樂真人稱為散仙,可散仙不是不受約束的仙人嗎?隨即向醉道人提出疑問。

醉道人聽完對張陽說道:“以前成仙有五種方式,天地人神鬼,這五種仙代表著五條成仙路。但是現在天仙和地仙已經成為一種果位了,肉身和元神同時飛昇的為天仙,元神圓滿而拋卻肉身飛昇的為地仙,元神未滿而僥倖飛昇的隻能去天宮做個仙娥天官端茶倒水。脫去軀殼修出元神嬰兒的都叫做散仙。”

醉道人隨即正色的說道:“境界是一回事,實力是一回事。境界高的不一定就能勝過境界低的,要看二者的法寶、神通以及戰鬥天賦。所以不能小看境界比你低的人,因為他可能有著威力巨大的法寶。”

張陽聽到肉身和元神同時飛昇之時便想到自己目前無法煉神但是可以練體啊。便問醉道人有冇有修煉肉身的法門。

醉道人言道:“玄門中有一門玉骨仙肌的修煉之法,但我不知道修煉法門,等我們到了峨嵋山之後,我便駕馭劍光再回九華山替你討要這道法門。以為師的劍光速度不過一日夜便可往返。”

“既然我現在又冇法練氣冇不能練體,師父該教我劍術了吧?”張陽向醉道人問道。醉道人冇法,隻能對張陽講解起峨嵋劍術,“峨嵋劍術博大精深,分為煉劍和禦劍兩個部分,煉劍可以提升飛劍的品質和威力,禦劍可以殺敵於千裡之外。”

醉道人喝了口酒,又接著說道:“我玄門飛劍一般以劍光顏色及純粹程度簡單辨認,以金色劍光為上,銀色次之,其他單一顏色再次之,多種顏色劍光最次。但這隻是一般規律,本門有紫郢青索兩把飛劍一為紫色一為青色,雖不是金色劍光但就威力而言猶勝一般金色劍光。還有一對劍光是紫紅色的鴛鴦霹靂劍,威力之大遠勝普通金色劍光。”

“下麵再說說劍術層次,簡單的分為真氣禦使飛劍,身劍合一,劍光分化,煉劍成絲,劍氣雷音幾個境界,更高的還有一劍破萬法,遠不是現在的你能奢望的。”

醉道人又停下喝了口酒,才接著說道:“首先是將真氣浸染飛劍到一定程度之後,飛劍便可以隨著主人的心意而動,你道行越高飛劍禦使的距離就越遠,飛劍的數量也就越多。”

“再者是身劍合一,當你道行足夠高的時候便可以嘗試身劍合一,這招可以將你化身到劍光之中,在禦劍飛行的時候阻力更小速度更快。”

“之後的劍光分化,顧名思義就是這個境界可以將一道劍光分化成兩道三道甚至上萬道,全看你道行有多深。”

“劍氣雷音就是你的劍光在飛行時的速度極快,發出雷鳴般的聲音。”

醉道人解釋完之後便將玉匣從腰間拿出,打開之後將裡麵一把寶劍拿出,正是妙一夫人贈送的那把。隻見那劍為青銅所鑄,無鞘,長約二尺,寬有兩寸,厚脊薄刃,劍刃寒光閃閃。

張陽接過寶劍,握把握住剛好,想來妙一夫人是計算好自己的身高手掌大小才特意選的這把劍吧。

張陽按照醉道人的指點將真氣輸入進寶劍中,那寶劍發出一聲輕吟,隨後張陽按照峨嵋煉劍術的方法開始祭煉這把寶劍。

片刻之後寶劍再度發出一聲輕鳴俄而便在半空中飛舞起來,把那醉道人看的目瞪口呆,心中直呼妖孽。原來張陽先前已經學過五台派的禦劍術又經許飛孃的指點。

此時再運用峨嵋禦劍術便駕輕就熟的將飛劍禦使起來,甚至還有餘力感受真氣禦劍和靈魂禦劍的不同。

張陽禦使了一會飛劍便將手中法訣一變,那寶劍便化作一道丈許長短的黃綠色劍光在張陽的頭頂飛舞盤旋!

隨著張陽加大真氣輸出,那劍光突然暴漲一倍,直接化作兩丈長短,瑩瑩光華映照的張陽和醉道人滿身皆碧。

張陽繼續加大真氣也不見劍光再有變化不由的心中升起一陣明悟,這把劍本身的材質便不是頂級,以我現在的道行和劍術最多隻能將劍光催發至兩丈了。

隨即又指揮劍光向遠處飛去,同時在心裡估算劍光的速度,發現自己全力催動劍光,劍光速度也才一秒十五丈,持續時間不過短短十幾分鐘。

張陽心中快速的換算了一下也就是一百六十二千米每小時,但是隻能飛不到二十分鐘,也就是一口氣全力飛行最多能飛五十四千米。再換算一下也就是提一口真氣便能飛行百裡。

張陽感受丹田內到快要見底的真氣,默默不語,施展劍訣將劍光收回後,寶劍複原成原來的青銅劍樣式,又在心底悄悄和自己的第一把飛劍清霜劍做了一下對比,發現這把飛劍差了清霜劍何止一倍。

醉道人見張陽情緒不高便出聲安慰:“徒兒不必難過,你一晚上便能禦使飛劍,更驅使飛劍化作劍光已經是少有的奇才了,這把飛劍本身材質就不算頂級,且化成的劍光為黃綠二色交雜,乃是我玄門最次一等的飛劍。”

“可惜為師手上也隻有一把飛劍,冇有額外的飛劍傳授於你,說起來是為師的不是。”

醉道人頓了頓語氣低沉的說道:“當時我冇有想到徒兒你的天資如此之高,道行精進的如此之快,說起來我最近也一直在想當初把你要過來做徒弟是不是做錯了,以你的資質,我很快就教不了你什麼了,我們這輩的師兄弟可能都不夠資格做你的師父。”-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