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隻見那乾天火靈珠在張陽元神的催動下散發出巨量的光和熱,將方圓數裡之內照得如同白晝一般。

張陽禦使著乾天火靈珠發射出一道道大日真火殺向峨嵋眾人,峨嵋眾人見那火焰為熾白色,將虛空燒得一陣扭曲,料知火焰厲害,不敢硬接,隻得不停的閃躲,以規避火焰帶來的傷害。

而虹劍經乾天火靈珠的光芒一照,本就耀眼的七彩之光更加奪目,七色流光流轉不停,映得周圍幾人臉色也是七彩變幻。

苦行頭陀見玉清大師、周輕雲和笑和尚三人被那大日真火逼的狼狽不堪,毫無招架之力,當下便主動將元神遁出化為一座蓮台,不斷旋轉間將襲來的大日真火全數接下。

待到將所有的大日真火儘數接下後又驅使著蓮台將乾天火靈珠吞下,蓮台吞下乾天火靈珠之後層層盛開的花瓣便一一閉合,將乾天火靈珠死死的困住。

張陽見乾天火靈珠被苦行頭陀收走,不敢怠慢,略一感應發現與乾天火靈珠的感應冇有被隔斷,當下心中略鬆,趕緊禦使乾天火靈珠左衝右突,想要衝破蓮台的阻隔。

那蓮台花瓣看似隻有薄薄一層,但卻十分堅韌,任乾天火靈珠在裡麵橫衝直撞,也無法破開花瓣飛出來。

張陽無奈之下隻好運使乾天火靈珠全力噴出大日真火,準備將苦行頭陀元神所化的蓮台煉化。

苦行頭陀感受到張陽的乾天火靈珠厲害,不敢怠慢,趕緊全身貫注的維繫蓮台的穩定。

苦行頭陀使出渾身解數,這才堪堪將乾天火靈珠敵住,其餘人見到張陽的乾天火靈珠被苦行頭陀困住,玉清大師、周輕雲和笑和尚等人頓時稍稍喘了口氣。

各自努力打起精神禦使飛劍將張陽的飛劍敵住。

白穀逸和朱梅對視一眼,多年的默契讓彼此明白了各自的心意,二人各運玄功,向張陽殺去。

張陽見乾天火靈珠一時被困出不來,而二老一起又趁機向自己殺來,不敢以身試法,立馬將雪魂珠和玄牝珠一起放出。

雪魂珠化作一輪銀月敵住白穀逸,玄牝珠化作一隻大手敵住朱梅。

二老見張陽又放出兩顆珠子頓感無奈,又見兩顆珠子均非凡品,在張陽的禦使下,眾小輩恐不是對手,隻得各自對上一顆。

準備先敵住著兩顆珠子保證小輩的安全之後,再伺機找機會殺了張陽。

雪魂珠和玄牝珠不比乾天火靈珠被張陽銘刻了大日道痕,兩顆珠子張陽到手後隻是稍稍祭煉了一番,對上二老根本不是對手,隻能暫時阻止二老一番。

二老和苦行頭陀分彆被張陽用三顆珠子暫時纏住,張陽的飛劍冇有了三個高手的壓力頓時威力大增。

隻見張陽將原本的七道劍光先是合成一道,再分成四道,各自敵向玉清大師、周輕雲和笑和尚三人。

因為笑和尚有兩支飛劍,一把無形劍,一把金色劍光的飛劍,故張陽將劍光分成四道。

一時間空中六道劍光兩兩捉對廝殺,絞成三團異彩。唯有一道七彩劍光在空中不斷快速遊弋,想要找出笑和尚的那支無形劍。

清大師、周輕雲和笑和尚三人本來就在勉力支撐,又加上二老和苦行頭陀要全力施為對抗乾天火靈珠、雪魂珠和玄牝珠,將各自的飛劍收了回去。導致現在每個人的壓力瞬間大了一倍不止。

玉清大師正凝神抵抗張陽的劍光,卻發現不知何時空中多了一顆正散發出清冷銀光的寶珠,在那銀光的照射之下這燥熱的空氣彷彿都帶上了一絲絲的冷意。

玉清大師定睛看去,發現那珠子越看越眼熟,突然玉清大師好像想起了什麼。對著張陽大吼道:“雪魂珠!這東西怎麼在你這裡!八姑呢?你把八姑怎麼樣了?”

白穀逸聽到玉清大師說隻見眼前這顆散發著無窮冷意的珠子竟是金光烈火劍的剋星雪魂珠。

瞬間心中危機感升起,這顆珠子絕不能落在張陽手裡,不然日後的正邪大戰,將會勝負難料。

玉清大師見張陽並不搭理自己頓時有些著急,劍法也有些散亂,不複之前的嚴謹,張陽的感知何等敏銳,在玉清大師的劍法出現破綻的一瞬間便發現了。

但是顧忌笑和尚那把還未現行的無形劍,暫且放過。

張陽想到乾天火靈珠日後會被笑和尚取走,頓時心生一計。

張陽對笑和尚說道:“看到和你師父打的不分上下的乾天火靈珠了嗎?這顆珠子我推算出來你會在今年的端午纔會從文蛛那裡獲得,但是現在卻被我搶先取走了,還用來對付你師父呢。”

笑和尚聞言驀地心中一緊,彷佛自己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一般。手上的劍訣不由得出了一絲遲滯。

張陽元神瞬間便感應到了笑和尚出現的這絲的遲滯,再順藤摸瓜,頓時抓住無形劍的蹤跡,也不給笑和尚調整的機會,直接加大真氣輸出將一隻在空中遊弋的那道劍光對著笑和尚的無形劍軌跡斬去。

鏘的一聲清脆的劍鳴在漫天的叮叮聲中十分的突出,笑和尚的無形劍被虹劍擊飛了老遠,瞬間從無形狀態脫離了出來。

笑和尚見此一驚,想要施展劍訣將無形劍喚回,卻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對無形劍的感應,這一驚非同小可,這無形劍可是師父賜給自己的至寶,若是就此遺失,對自己將會是一個重大的打擊。

當下顧不得再對張陽發起進攻,趕緊飛身脫離戰圈去尋找被擊飛的無形劍。

笑和尚一走,幾人脆弱的平衡瞬間便被打破,張陽一擊得手更不饒人,空出來的一道劍光也不收回,直直的朝還冇調整好狀態的玉清大師斬去。

一時間張陽隻覺得自己勝券在握,這劍斬了玉清之後便可輕鬆乾翻周輕雲和笑和尚,冇了這三人在一旁糾纏,自己的飛劍便可順勢乾翻二老,隻剩下一個苦行頭陀那裡會是自己的對手?

玉清大師等張陽劍光裡自己不足十丈才反應過來,見張陽的劍光襲來,顧不得再擔心好友的安危。

趕緊收回自己的飛劍進行防守的同時,在心裡埋怨自己在大戰中還敢走神,,卻發現自己的飛劍被張陽的另一道劍光纏的死死的,根本來不及回援。

玉清大師見飛劍回不來,不願坐以待斃,一手不停的從懷中掏出法寶扔向襲來的飛劍,企圖能將飛劍的速度阻止一二,好讓自己能暫逃此劫。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