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玉清大師怕峨嵋眾人有所損傷,會丟了自己的麵子。當下把心一狠,從懷中取出一把子午火雲針,猛一回首,朝著明珠禪師放去。

那明珠禪師正被佟元奇的劍光逼得氣喘汗流,忽見有數十點火星飛來,喊聲:“不好!”

急忙將身拔地縱起,還好明珠禪師反應的快及時縱身躲避,冇有立時斃命,但是左腿上卻中了兩針,直讓明珠禪師感到痛徹心肺。

明珠禪師知道敵人厲害,稍一疏神便有性命之憂。

玉清大師趁他心慌神散之時,玉清大師的劍光又將他飛劍絞斷一根。

正在危急之間,恰好日月僧千曉趕到出手相助。

智通見來了生力軍,正在高興,忽聽一片哭聲。回看後殿,四處火起,知道峨眉派有人再後殿殺人放火。

自己現在正在苦苦支撐也冇法分身去救,寺中門下雖多,但會劍術的了一不知去向,其他人人皆非敵人對手,去了也隻是給敵人加盤菜。

眼看多年基業就要毀於一旦。即使曉月禪師能在辟邪村得勝回來,要想重整基業,也非易事。況且峨眉敵人又絕不會放過他。

想到此處智通不由得一陣心酸,把心一橫,拚命上前迎敵。

當下六個人七八道劍光絞作一團,正在各奮神威,兩不相下之際,忽然雲開天朗,清光四澈,照得院落中如同白晝一般。

雙方又力戰了一陣。那明珠禪師漸漸覺得腿上的傷越來越痛,佟元奇的劍光聲勢更盛,眼見難以支援。

正要想法逃走時,猛覺腰部被一個東西撞將過來,來勢甚猛,一個立腳不住,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前一撞。

忽然對麵又一道白光,直朝他頸間飛到。他來不及收回劍光,急忙將身縱起,用手一擋,被那白光削去五根手指,還直往他腰上捲來。

明珠禪師見情勢危險萬分,顧不得手腳疼痛,情急冒險,衝入劍光叢中,收回自己的劍,趕緊身劍合一化作一道劍光,逃向東南而去。

這時智通右臂上又中了玉清大師幾根子午火雲針,正在恐慌萬狀,忽見明珠禪師好似被什麼東西一撞,接著出現了一個小和尚同一個白衣少女。

眼看白衣少女劍光過去,明珠禪師受傷逃走。那小和尚又飛起四五道金光捲了過來。

自己臂上所受的傷奇痛非常,二支飛劍又被斷去一支,雖然日月僧飛劍厲害,但是雙拳難敵四手,不能前來救援。

正在焦急萬分,忽聽一聲長嘯,聲如鶴鳴,庭院中落下一個道者,口中喊道:“智通後退,待我來擒這一乾業障。”

玉清大師定睛一看,發現來人正是玄都羽士林淵,聽他喊智通後退,知他妖法厲害。

於是暗中準備,忙喚周輕雲和笑和尚走向自己這邊,一起站立,以便抵擋林淵。

玄都羽士林淵下來後,日月僧首先收回飛劍。林淵先放出紫、紅、黃三道劍光,抵住玉清大師的劍光,讓智通退將下來。

隨向懷中取出一樣東西,往空中一撒,立時便有十丈紅雲夾著許多五彩煙霧,直朝玉清大師等當頭落下。

萬裡飛虹佟元奇不知破法,見勢不佳,收回劍光,化為一道長虹破空而去。

玉清大師早年曾入異教,知道敵人放的是彩霞紅雲瘴。

這彩霞紅雲瘴乃是收煉南疆毒嵐煙瘴而成,人如遭遇這種惡毒瘴氣,一經吸入口鼻,不消多日,毒發攻心,全身紫腫而亡。

幸虧自已早做好了準備,當下忙令笑和尚等同時將劍光運成一團,讓大家圍個風雨不透,先將自身防護住,等萬裡飛虹佟元奇回辟邪村求得救援來。

那佟元奇見妖法厲害,正待趕回辟邪村求救,才飛起不遠,便遇見苦行頭陀等三人。

當下四人不及交談,同時趕到慈雲寺。

恰好神尼優曇也從空降下,不待二老等動手,伸出一雙長指,朝著那紅雲堆上彈去,隨手便有幾點火星飛入雲霧之中。

那紅雲煙霧一見到火,便燃燒起來,映著裡麵的金光劍氣,幻成五色霞光異彩,奇特絢麗,煞是好看。

玉清大師感受到那火冇有溫度,也不灼人,隻有一股奇臭觸鼻氣味。

玉清大師見師父同二老、苦行頭陀同時來到,破了妖法,外麵紅雲煙霧被火引著,隨著順風隨燒隨散,知道事已無礙。

心下一鬆,但是仍然令眾人用劍光護體,不可大意,待妖雲散儘之後再離開。

不過一會兒工夫,那些毒瘴妖嵐,便已消滅無存,依舊是月白風清。隻是慈雲寺後殿真火越燒越大,漸漸燒到前麵,隱隱聽見一陣婦女哭聲以及遠處人們的喧嚷聲。

玄都羽士林淵為人陰險狡猾,智謀深遠。

因同明珠禪師有嫌,所以起初袖手旁觀。及至見明珠禪師敗走,他纔下來,使用彩霞紅雲瘴,打算將眾仙一網打儘。

玄都羽士林淵正在得意自己的彩霞紅雲瘴建功時,忽見二老、苦行頭陀、神尼優曇同時趕到,便知事情不妙。

又見神尼優曇從十指中彈出佛家的石火電光,想收回紅雲瘴業已不及。

林淵便顧不得眾人,因智通離他較近,伸手一拉他的臂膀,說道:“還不快跟我逃!”

說罷,林淵便破空逃走。

智通也知道二老既然來此,曉月禪師必然已敗,現如今是逃命要緊。

智通飛身起來,不到三五丈高下,倏地飛來一道金光,疾如閃電。

智通見狀連忙喊聲:“不好!”

剛想用飛劍去抵擋,已經來不及了,被那金光繞向兩腿間,頓時將他的雙隻腳削了下來,智通疼痛難忍,倒栽蔥般的往下便落。

那智通雖然姦淫擄掠無惡不作,但是其劍術卻是甚為了得,智通從空中墜落的時候,還想駕劍逃命。

在離地數尺時候,咬著牙忍著疼痛,將身子一扭,使了一個雲裡翻身,往上升起。

還不代暗自高興自己逃得一命時,便有一青一金兩道劍光同時飛來,隻繞著他轉了一轉,立時便把他分成三段。

卻是周輕雲和笑和尚見智通想要逃跑,立馬放出飛劍,將智通斬殺。

智通的三段屍首先後跌到塵埃,就此了賬。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