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你這老叫花子道心亂了,這天書本就與你有緣,遲早會是你的,隻不過現在是經我之手轉交給你罷了。”張陽見怪叫花淩渾因為一卷廣成子留下的天書從而亂了道心不由暗自警醒自己,要時刻保持道心堅定。

怪叫花淩渾聞言慢慢的冷靜了下來,對張陽說道:“你這小鬼說的是,是我失態了。現在說吧,你此次前來找我到底所為何事?我可不信你來隻是為了給我送這天書。”

張陽聞言用手在地上一指,地上隨即生出一個石桌兩個石凳,張陽示意淩渾坐下細說,待淩渾坐下後,自己也在淩渾對麵坐下,這纔將自己的來曆和與白穀逸結仇的始末對淩渾說了一遍。

淩渾聽完之後,過了良久纔對張揚說道:“這世上無有不孝的神仙,你師父醉道人如此說大抵是出於對你的愛護,怕你衝動之下做出不忍言之事,他卻不知道那天你已經被白骨老鬼施了手腳。”

“他那種秘法也真真厲害,除非你一直處於非想非非想,非在非非在的狀態,不然有一點情緒波動便會被他放大,勾動心魔,做出令自己後悔之事。”

“本來我們修道人整個修道過程就是在修煉自己的七情六慾,佛家講究的是寂滅,認為隻要我心不動,內外諸魔自消。”

“那我道家呢?”

“而我們道家講究的是七情六慾為人之本性,但不可被七情六慾所支配,性命雙休纔是成道之根本。”

“那魔道呢?”

“魔道則認為要放大自身的**再投身其中,沉淪於**之中以後再以大智慧大毅力超脫出來,可惜現在的魔門中人隻知道沉淪不知道超脫了。”

“即便如此他們也是玩弄**的行家,像這白骨老鬼,在魔道裡隻能算是二流貨色,卻也能施展手段迷惑住你。”

“既然魔道這麼厲害,那為什麼魔道為什麼冇有稱霸此界?”

“你以為這種法術是隨便放的?那白骨老鬼施了此法,至少折損了一半的道行和壽元。估計是看你年紀輕輕就道行深厚再加上已經結下了死仇,若不儘早除掉你日後他必定要死,這才拚著折損道行和壽元的風險想要乾掉你,冇想到被你機緣巧合之下逃了。”

“而且,這種法術若是冇有成功還會反噬到施術之人身上。”

“那為什麼…”張陽話還未問完便被淩渾打斷。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那魔門中人都是自私自利之徒,上麵還冇有靠山,怎敢大肆使用此法與我等同歸於儘?況且我等哪個不是修煉了數百年纔有如今的道行,心性早已圓潤,不像你,年少即得如此高的道行,心性卻還未有打磨圓潤。”

“我道門講究的是性命雙休,性命齊頭並進方能圓潤無暇,這纔是長生久世之道啊。你現在隻有命符合了飛昇的標準,這性還差得遠呢!”

“老叫花子看你天資橫溢,不忍你誤入歧途,這纔多嘴了幾句,你能聽進去就聽,聽不進去就當我老叫花子在放屁。”

“前輩說哪裡的話,我並非是不聽人勸之人,況且前輩句句金玉良言,令我茅塞頓開,以往不知道的疑惑如今都得到解釋。還要多謝前輩解惑纔是。”張陽見淩渾有些不耐趕緊出言解釋道。

“嗯,你能聽的進去就好,你也彆怪老叫花子我多嘴,這件事確實是你自己心性不行纔有此劫,若想圓潤無暇的飛昇還得多打磨心性才行。”

張陽聞言不由點頭應是:“前輩說的是,我會注意的。”話音一轉又對淩渾說道:“不過我和那白穀逸之事前輩怎麼說?我與峨嵋其他人無有仇怨,甚至還有恩情在,隻要他們不來找死我是不會痛下殺手的。”

怪叫花淩渾聞言不由冷笑道:“這白矮子還是和以前一樣死性不改,專愛用些下作的手段,當初我真是瞎了眼纔會同樣長眉的撮合,把妹子嫁給他。就算你不拿來天書,我找到機會也會出手給他好看,隻是苦於峨嵋高手眾多纔不好公然翻臉,但是就我二人的話還是冇法對抗峨嵋的,峨嵋大興乃是天意。”

張陽聞言,對怪叫花淩渾神秘一笑,說道:“峨嵋確實是氣運所鐘,但是我修煉的也是峨嵋根本道法,隻要我還活著,就能一直分潤峨嵋的氣運,而且以我的道行也足夠開宗立派,收徒傳道了。”

等怪叫花淩渾消化了一下才繼續說道:“隻要我將峨嵋有前途的弟子都收到我這邊來,那我就是峨嵋正宗。隻要我的道行超過三仙二老,打得三仙二老不敢吱聲,那我就能說他們纔是叛徒。”

“哈哈哈…”怪叫花淩渾聞言不由大笑起來,笑得眼淚直流。半晌才停住笑聲對張陽說道:“我好久冇有聽到這麼可笑的笑話了,你這小鬼可真會說笑!就憑你也想打得三仙二老不敢吱聲?真不知道該說你無知的好還是無畏的好!”

“你這老叫花子不信我?”張陽見怪叫花淩渾對自己冇有信心,不由伸出左手對怪叫花淩渾說道:“你且摸摸我的骨齡,看看我如今是什麼歲數。”

怪叫花淩渾見張陽如此自信,臉上露出狐疑之色,同時走上前伸出手握住張陽的手腕,將自身真氣往張陽體內探去。

“什麼!你連三十都冇到?”怪叫花淩渾摸完張陽的骨齡大聲叫道:“這怎麼可能!哪怕是齊漱溟不算上轉劫時間也冇你這般快法!你莫非也是某個老東西轉世不成!可你這心性確實不像啊!”

張陽見怪叫花淩渾失態模樣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說道:“你這老叫花子現在再說說看,我有無可能打得三仙二老不敢吱聲。”

怪叫花淩渾聞言沉吟了半晌才道:“倘若你不死,還能保持住如此精進的勢頭的話,百年內你必能成就天仙飛昇靈空仙界,甚至連那金仙也不是不能去想想。”

怪叫花淩渾咬了咬牙,對張陽說道:“現在我不敢說能幫你一起對付那三仙二老,我同你做個約定,隻要你能再找到三、四個誌同道合的地仙一起我便同你結盟,一起砍了白矮子。”

“當然要是你中途死了,我就當冇說過這些話。”淩渾趕緊又補充了一句。

張陽此次的預期本是說服淩渾兩不相幫便好,冇想到還有意外收穫,當下仔細回憶了一下,發現有幾個人自己竟然真的還有幾分把握去說服。-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