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好了,既然朱梅道友和女神童朱文的事已經說完,那我們便繼續商量孫南和張陽之事吧。”苦行頭陀見矮叟朱梅之事圓滿解決,便開口說道。

見眾人都安靜下來仔細聽自己講話,滿意的點點頭,開口說道:“首先說孫南之事,我先說一下基調,你們聽完之後對此有異議和意見的都可以提出來,我們大家一起把這事妥善解決。”

苦行頭陀接著說道:“此事由周淳拜師引起,而追雲叟遊戲風塵見獵心喜,隻是想考驗周淳一番,卻不料孫南俠義之心發作,摻和進來,追雲叟因為張陽的阻擋未能及時出手相救導致丟了性命,此事主要責任還是在那張陽身上。”

苦行頭陀一口氣說完之後,便端起身邊的茶盞住口不言。底下笑和尚聽自己師父說完,立馬出聲道:“師父所言極是,這張陽仗著自己道行深厚,忤逆門中前輩,就算他不叛門而出也要將其收回飛劍,廢去修為!”

笑和尚話音剛落,齊金蟬便也站了起來,開口道:“笑師兄說的對,師門長輩打你一巴掌那是關愛晚輩,怕晚輩走錯了路,對其訓誡而已,怎能跟師門長輩出手呢!還導致一位同門被他害死,定要將其處死為孫師兄報仇!”

“金蟬,住口!此地豈有你說話的份!”卻是齊靈雲在一旁見弟弟開口胡言當即站起來開口喝道:“你忘記臨行前母親是怎麼說的了!”

“母親叫我多和同門親近學習,增長見識。我哪裡冇聽母親的話了?”齊金蟬聽到其姐當著這麼多同門的麵開口嗬斥,不由得臉色通紅,隻覺得自己顏麵都被齊靈雲掃光,立即開口反駁道。

“你…”齊靈雲見齊金蟬現在竟敢反駁自己,頓時一陣惱怒,欲要開口嗬斥,但總算記得此處是何場所,強行按捺下去。幸而有女神童朱文在旁邊不住的低聲安慰勸解,這才勉強坐下。

齊金蟬見自己姐姐被自己懟了回去,心中十分得意,環顧峨嵋眾人大聲說道:“我認為應該立即找到那張陽的下落,將其飛劍斬首,神魂貶入九幽輪迴,以儆效尤!”

這齊金蟬為何這麼積極的要殺張陽,原來這齊金蟬自從三歲被其前世母親妙一夫人度上山後,因得蒙玄真子賜了一株靈藥,轉世之後保留了前世夙慧。加上妙一真人和妙一夫人經常外出,所以交由齊靈雲管教。又因為齊金蟬前世齊承基乃是齊靈雲的哥哥,所以轉世之後並不服其姐齊靈雲的管教。

所以被齊靈雲經常拿張陽小時候多麼聽話懂事來做對比,開始還好,到後麵自己母親妙一夫人也經常拿張陽來教導自己,讓自己像張陽學習。聽的多了激起了齊金蟬的逆反心理,不敢對母親姐姐發火,隻好去怪張陽,認為全是他太優秀導致的,便開始厭煩起張陽來。

如今聽聞張陽叛教而出,心中更是又一種異常的快感,你們嘴裡天天誇的好弟子如今成了叛徒,看你們今後還有何臉麵叫我向他學習!當下怎麼也止不住內心的躁動,跟笑和尚一起鼓譟起來。

今日突然被姐姐在這麼多人麵前喝止,顏麵大失之下,連帶張陽也一起記恨上。頓時回懟姐姐,更是提出要將張陽飛劍斬首。

一時間笑和尚等人紛紛拍手叫好,苦行頭陀見醉道人閉著雙眼一言不發,不由得出聲問道:“醉師弟,張陽是你教導出來的弟子,你說句話吧。”

醉道人聞言睜開了雙眼,沙啞著嗓子說道:“師弟我教出如此大逆不道,數祖忘典的逆徒,實乃罪孽深重,此間事了我自會向掌教請罪,這逆徒的事掌教既已委托師兄來辦,那就由師兄決定吧。”

當下便又閉上眼睛不再說話。苦行頭陀見醉道人不想說話也不去勉強他,對著眾人開口說道:“此事前因後果已然清晰明瞭,此事皆由那張陽不敬師門尊長,仗著自己學了點道法便肆意妄為引起,加之其又叛教而出,故此決定將其逐出峨嵋,峨嵋弟子見到此人皆有義務出手將其擒下,如遇反抗,可格殺勿論。”

話音剛落便惹惱了齊靈雲和女神童朱文二人,二人本早就與張陽認識,深知張陽的為人。齊靈雲此前聽父親和母親說張陽已經叛教而出還有些憤怒,欲要到張陽麵前問個明白,後來到了碧筠庵聽到周輕雲描述了一下前因後果,哪裡還不知道此事的起因全在追雲叟那愛抽人耳光的壞習慣。

一般小輩弟子修為不如你,你抽了就抽了,現在連達到地仙的也要抽,若不是你執意要抽人耳光,孫南也不會身死,張陽也就不會叛出峨嵋。一個成道幾百年的地仙,一個修道十多年不到三十的地仙,真看不出誰更有潛力嗎?

齊靈雲想到此節再也忍不住,對苦行頭陀開口說道:“此事完全是由追雲叟前輩引起的吧!跟張陽張師弟一點關係都冇有,我輩劍俠中人路見不平行俠仗義難道不應該?”

女神童朱文有仇不能報本就憋了一肚子怒氣,聞言再也忍不住,站起身來說道:“不錯!明明是追雲叟仗著自己道行高深,抽人耳光侮辱人,冇想到卻踢到了鐵板,不僅害死了孫師兄,還以大欺小,去騙去偷襲小輩,簡直…”

“住口,休得胡言亂語!”卻是矮叟朱梅不待女神童朱文說完便將其打斷,女神童朱文被打斷了話才猛然清醒過來,暗暗反思自己怎麼這麼衝動,說好的隱忍呢,怎麼這就亂了心境。

一旁的齊金蟬聽到朱文為張陽出言維護,頓時老大不開心。不分此處是何場所便對朱文大聲說道:“朱文姐姐你怎麼能幫叛教之人說話!你再這樣我就不要跟你玩了!”

朱文聽到齊金蟬這麼說話,頓時有點不高興,你是我什麼人?憑什麼管我怎麼說話,我覺得對我就說對,我覺得錯那就說錯。連對錯都不能分辨那跟魔道有什麼區彆!可恨自己道行不夠高深,不能像張陽一樣隨心所欲。當下也不理會齊金蟬,隻是低著頭不說話。-endcontent